|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55:不想狗帶!

1355:不想狗帶!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407

1355:不想狗帶!

帝王之核的能量源源不斷地進入凌蘭的身體,凌蘭只覺得體內的法則越發的醇厚,凌蘭不慌不忙,開始凝結壓縮體內的法則力量。她問過師傅木水清,進入神域,前提就是要將她自己的法則壓縮到無可壓縮,體內的法則更是到了已經無法再容納的時刻,這,便是衝擊神域的時候了。

離師傅說的那一步,凌蘭知道還有些遠,畢竟她才剛剛進入帝王級,也才剛剛開始壓縮,她只希望,這枚帝王之核能夠讓她進入半步神域,這樣,她也有底氣與那十三主一戰。

這段時間,越研究洞悉天賦越覺得心驚,一號導師說洞悉天賦是世間最強的天賦,凌蘭一直以為這只是體現在機甲操控上,而現在,她才真正明白一號導師為何會這麼說。就她現在掌握的洞悉天賦技能,已經足夠逆天了,若真正掌握住這個天賦那讓世人談虎色變的空間法則,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正是因為這一點,凌蘭才有把握與十三主最強的乾坤二主一戰。

凌蘭對體內法則的壓縮十分穩當,就這樣,反反覆復做著這件事,凌蘭不知道過了幾日,也不知道自己修鍊了多久。正當凌蘭認為會持續到帝王之核能量用盡,又或者有人打擾,她才會中斷修鍊,卻想不到,一直平穩輸出的帝王之核,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突然爆發了。

每個帝王級領域在臨死之前願意凝結帝王之核的,都有一定的目的。有些純粹是想給後代一個崛起的捷徑,有些則包含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若是前者,只要小心使用,不會有什麼問題,怕就怕是後一種,那才叫真正的防不勝防。

凌蘭的運氣看起來有點糟糕,這枚帝王之核並非是前一種,而是後一種。還是最讓人討厭的一種,帶著報復意識的帝王之核。

原本隱含這種意識的帝王之核,會泄露一些黑暗氣息,但這枚帝王之核,無論從外部,還是氣息上,都沒有這種感覺,這也是凌蘭會忽略的一點。

只能說,有些東西不能盡信書,帝王之核畢竟是極為珍稀之物,就算聯邦絕密檔案中有過統計,又如何能統計的完全,總會有疏漏之處。

凌蘭信了,對比檔案上寫的信息,以為這是前一類帝王之核,才會大膽的使用,若知道是後一種好吧,凌蘭還是會用,但一定會更加小心,更加防備。

但一切都遲了,帝王之核的能量突然掙脫精神力的控制,瘋狂地擠入凌蘭的體內。

「噗」凌蘭身體無法承受這龐大的法則力量衝擊,一口鮮血直接噴射而出。

不同的法則力量開始撕裂凌蘭的身體,凌蘭雙目狠戾一閃:「雙重開封!」

就見凌蘭額頭雪花印記浮現,然後變成黑色快速蔓延整個額頭,妖魅異常,同時頭髮暴長,秒變銀色。

「給我鎮!」雙重帝王級領域法則同時壓制體內暴亂的法則能量,同時凌蘭一次又一次地壓縮這些暴動的法則,這個時候,凌蘭已經顧不得裡面的不同法則力量了,儘管她知道這對她以後的晉級會有巨大的後遺症,但此時,為了活下去,必須忽略了。

兩股力量在體內對抗壓縮,對凌蘭體內的危害,更是上了幾個台階。

凌蘭果斷灌下一罐女媧二代,女媧二代迅速滋補凌蘭的體內。

就這樣,法則力量破壞凌蘭的身體,在凌蘭無法承受的時候,凌蘭便灌下女媧藥劑,周而復始,壓縮再壓縮,終於,凌蘭喝下最後一罐藥劑,可暴動的法則能量卻還未停止,凌蘭心中冷凝一片,難道她真的要在今天,在這裡,宣告自己的失敗嗎?

最後一罐藥劑的藥效在減弱,凌蘭身體的疼痛越來越重,她嘴角的鮮血正源源不斷地流淌下來。

自從到了這個世界,她有事沒事就在吐血,還屬於吐不死的那種,真是有點好笑啊。

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凌蘭腦海中浮現的竟然是這句話。

「是有些好笑啊,不過,也真是屬於吐血都吐不死的那種,所以,我才不會狗帶呢。」凌蘭張開嘴怒罵道:「想報復就去報復正主,我tmd不想跟你玩。」

「我更tmd不想狗帶。」

「我就是要活下去,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凌蘭咧嘴一笑,既然身體吃不消,那就不用身體。

凌蘭果斷將那些暴動的能量引到腦域,暴虐的力量讓她整個頭劇痛欲裂,還好凌蘭的精神力夠強悍,並未因這股劇痛而昏厥。

「你想沖,我給你沖,去吧。」凌蘭指引著這股龐大的力量直接衝擊學習機而去。

「啊!」凌蘭仰天長嘯,銀髮飛舞,衝擊的劇痛絕非常人可以忍受,此時的凌蘭,額頭兩側青筋暴起,表情帶著瘋狂決然,不成功便成仁。

一直在溫養小四等人的一號,猛地抬頭,一直冰冷沒有表情的臉,第一次出現了震驚之色。

下一秒他便來到學習機大堂,提起手掌猛地擊向學習機的入口通道位置。

「嘭!」一內一外兩股強大的力量,終於將封閉的通道擊穿。

「嗯?」一號感覺到這股法則能量並不是凌蘭的,眉頭微微一皺,下一秒便出現一道透明的屏障,保護住了幾處大門。

至於其他大門,一號並未理睬。

就聽到絡繹不絕的「我靠!」「什麼鬼?」「誰偷襲老子?」「mb,給老娘出來」等等怒罵聲,下一秒其他八位導師,十分狼狽地出現在大堂中。

一號淡然地抬頭看向通道位置,嘴角似乎有了一點點弧度:「雖然有些愚蠢,又蠻幹,但還好,終於打開了。」

然後便消失在了原地。

「那個剛剛一號,是不是笑了?」三號一臉震驚道。

「沒有吧,你一定看錯了。」木知木覺的六七八三位導師異口同聲地回答。

九號連忙收回自己的震驚之色,恢復以往的冷然模樣。

五號似笑非笑地瞥了九號一眼,無聲地做了一個嘴型:「你哥,真的笑了。」

九號果斷給了五號一個白眼,她不承認,她家那個冰山一臉,從來沒有過其他表情的哥哥會笑,絕對不承認。

四號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嗯,這個好玩,沒想到大冰山有點表情,竟然更帥了,老娘我真的太喜歡了。

ps:第二更!然後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