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49:做只寵物容易嘛?

1349:做只寵物容易嘛?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425

1349:做只寵物容易嘛?

洛浪打頭,手中幻化出來的一把唐刀提著,刀尖上,倒挑著觸手被打了一個結的小白。e小Ω┡說1xiaoshuo

對於小白不小心將凌蘭坐在屁股底下這件事,凌蘭其實是無所謂的,不過,為了讓小白明白,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凌蘭不介意用這種方法小懲一下。

小白身上瑩瑩的白光,將這一段通道照亮了不少,大約走了數百米,終於看到了盡頭。

三人加快步伐,走到那裡,卻現前方出現了三個岔路。

「怎麼走?」洛浪問道。

凌蘭雙目一道厲芒閃過,然後指了一個方向道:「這裡。」

洞悉告訴她,那是能找到答案的方向。

對於老大判斷,洛浪絕對不會懷疑,他沒有任何遲疑,便踏入凌蘭所指的方向。

三人又走了一段路,洛浪突然停下腳步。

前面突然變成了一個空曠的場地,一眼竟然看不到底,洛浪不知道這是他們的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我感覺到了危險。」看著這片空氣,洛浪臉色極為凝重。

不知道是誰在意識海中提醒他,那人很陌生,絕對不是極致冷靜人格。

李蘭楓閉上眼伸出右手,感應周圍的氣息,再次睜開眼,有著一縷困惑:「有股陰冷黑暗的能量,卻不怎麼像是原艮主掌握的那種蟲系能量。」

「闖一闖,就知道了。」凌蘭冷靜道。

洛浪點了點頭,再次前行,踏入這片一望無際的空地,儘管依然堅定,但與一開始相比,他變得謹慎許多。

又走了幾百米,突然,洛浪猛地跳起,他剛剛還落腳的位置,突然變成一片沼澤,一隻巨大的蛇頭,突然冒起,狠狠地咬向洛浪唐刀刀尖上,正晃晃悠悠的小白。

洛浪見狀,唐刀猛地一挑,將刀尖上的小白直接甩到高空。

一直被晃的暈乎乎的小白,突然看到一隻巨大的蛇頭想要吞食它mlgb,老子吞噬天下一切,竟然會有不長眼的傢伙敢吃它?真tm找死。

憤怒的小白觸手突然暴長,狠狠一鞭子下去,將已經沖入半空的巨蛇硬生生地給打落回沼澤。

「冰封。」凌蘭隨身一招,便將腳下一片沼澤冰封住,洛浪與李蘭楓緩緩落到凌蘭冰封的冰面上,眼神凝重地看著那在沼澤中翻滾的巨蛇。

「我記得前艮主在柒角號上,曾召喚過這種毒蟲。」巨蛇的模樣與那時候出現的巨蛇雷同,只是柒角號那蛇比較渺小,而不像現在這條巨蛇,龐大的身體,幾乎能將這片沼澤佔滿。

「不僅僅有巨蛇,還有其他。」凌蘭看向巨蛇的身後,眉頭微微皺起。

隨著凌蘭的視線,李蘭楓洛浪也看到了,巨蛇的身後,一隻土黃色蟾蜍隱約露出了半隻頭,金色倒豎的線性瞳孔正兇狠地盯著他們,因為與沼澤顏色相仿,加上對方一動不動,差點讓李蘭楓洛浪給忽略了。

「還有。」看到兩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蟾蜍身上,凌蘭再次提醒道。

聽到凌蘭的話,洛浪與李蘭楓將注意力分散,在更遠處,幾乎到了沼澤盡頭的位置,看到了,另外兩種生物。

沒想到,這片沼澤中,竟然有四種截然不同的毒蟲同時存在,原本不可以相容的四種毒蟲,竟然能夠如此融洽地生活在一個地方,當真十分的古怪。

這四種毒蟲,除了巨蛇與蟾蜍,還有一隻巨大的蜈蚣在沼澤淺水區域快地遊動,盡頭處,一隻巨大的蜘蛛正在快結網,沒多久,那網便結的極大,將後面的一切都遮擋了。

「若加上前艮主召喚出來的本命蠍子,五毒算是俱全了。」凌蘭若有所思道。

「這或許就是七彩宮蟲系法則源源不斷提供的原因。」李蘭楓凝視那四隻毒蟲,「按照它們散出來的威勢,這幾隻毒蟲都不會低於封號領域。」

「可以解釋,但我總覺得這還不夠。」凌蘭看向懸浮在空中的小白,淡淡道:「接下去,就交給你了。」

「嘰」明白,主人。

小白嘭的一聲,巨大的圓球直接向他們砸下,三人見狀額頭頓時黑線,一個倒退就在數里開外,才堪堪脫離小白本體的碾軋。

這傢伙,又什麼都沒通知,就恢複本體了。

小白原本以為自己會砸起無數沼澤泥水,沒料到落到地上,卻極為堅固,定睛一看,卻看到沼澤上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冰層,這冰層儘管看起來很薄,可卻無比的堅固,就算它這般巨大的體型從高空砸落,也沒砸出半條裂痕。

小白激動地嘰嘰叫了起來,它知道,一定是主人怕它危險,才用冰法則來保護它。嚶嚶嚶,它家主人是最好的主人,小白最愛最愛主人了。

巨蛇看到一鞭扇飛它的敵人終於落下來了,頓時激動地一嘴咬了過來。

但還未近身,就看到對方原本那一身軟毛,突然暴漲開來,瞬間變成直徑十來米的巨型觸手,鋪天蓋地地揮向巨蛇。

「嘶」我的媽呀,這是什麼怪物。

驚懼的巨蛇直接扎入沼澤之中,瞬間不見蹤影。

小白巨型觸手砸找了沼澤上,濺起無數泥水,卻徒勞無功,根本對付不了深埋沼澤深處的巨蛇。

鬱悶的小白,想找其他毒蟲下手,卻現沼澤表面一個都不見了,只留下一張空空蕩蕩的蜘蛛網。

「嘰嘰嘰」你們這群膽小鬼,老子好不容易能在主人面前表現一下,你們竟然都給我躲了起來了,氣死我了。

小白覺得,它就是想爭個寵,表現一下自己的能力,咋就這麼難呢。

「很想表現?」小白耳邊突然響起凌蘭的聲音。

「嘰嘰嘰」是的,小白要做有用的小白,主人請別拋棄我。

小白兩隻大眼淚水汪汪,它局的自己要是再不表現一下,它就真的被主人丟到後腦勺了。小白可沒忘記,自家主人每次行動,都忘記它的存在,將它丟給主人的小弟小妹們。這絕對是遺棄,最後還是靠它自己找到了主人,它這隻寵物做的容易嘛。

ps:qq那邊看到一位得了腦腫瘤書友的留言,一時之間百感交集,生命是可貴的,但生命又是莫測的,儘管我們不知道未來如何,能夠活多久,但我們可以將每一天過的美好,與凌蘭一樣,笑著面對一切,無愧於活著的每一分鐘。祝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