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46:七彩宮?

1346:七彩宮?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326

1346:七彩宮?

相比紀明,於尚飛卻遲疑了一下,而另三個護法,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後,便跟著紀明喊願意認主。ewwんom

看到四人都願意投降,於尚飛只能輕嘆一口氣,低落地道:「我也願意。」

大勢已去,看震主留下的話,估計十二主也不會輕易與魂域開戰,他們不願低頭,也只是徒增一抹孤魂,罷了罷了,就這樣隨波逐流吧。

凌蘭伸手一揮,五人應聲落下。

凌蘭對著那五人指了指,李蘭楓笑了一笑,下一秒便出現在了紀明等五人面前,伸手遞出五支藥劑。

紀明等人臉色微微一變,抬頭看向坐在冰椅上的凌蘭。

就見凌蘭一手撐著額側,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

「怎麼,不願意?」李蘭楓開口問道。

儘管李蘭楓這話問得十分溫和,但紀明、於尚飛等五人,卻如一頭冰水澆頭,猛地打了個激靈,不敢遲疑,各自接過一支藥劑。

「喝吧!」李蘭楓笑眯眯地道。

紀明於尚飛對視了一眼,幾乎同時銀牙一咬,仰頭將這罐藥劑吞下。

在艮主旗下的護法中,紀明於尚飛要比另三名護法地位來的更高,看到他們倆都屈服了,其餘三人也不敢遲疑,吞下了藥劑。現在他們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哪有什麼資格反抗、

藥劑吞下,就覺得一股深入骨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滋味。劇痛,像是被人在活生生地撕裂自己,五人額頭冷汗直冒,無法控制地倒在地上捲曲哀號。若單純是劇痛,他們都是刀山火海里闖過來的,受傷無視,好幾次也是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的,單純的痛,絕對不會撼動到他們的靈魂,但那讓人難忍的劇痛中又有種讓他們瘋狂且無法觸摸的麻癢,同時在體內蔓延。

而這個感覺,卻在凌遲他們的驕傲,忍無可忍,讓他們有種情願死也不願意承受這種折磨。

或許有了這種暗示,一個護法突然抬起頭,然後猛地撞擊地面大理石,想要讓自己昏厥,或者死了也無妨。

「唰!」一根鎖鏈纏住他的頭,硬生生地將其扯住,洛浪冷冷地看著地上窘態百出,一片狼狽的數人,這次出手,五人的頭全部被他困住,誰想自盡,根本快不過他的手。

「想成為我的手下,可沒那麼容易,等你們熬過這一關再說吧。」最後他們只聽到那個高高在上冷然可怕的新艮主,淡漠地丟了這句話,之後,他們陷入一片混沌之中。

看到五人被痛暈,洛浪嫌棄地收回自己的鎖鏈,嘀咕道:「就一罐藥劑,就全趴下了,真是沒用。」

凌蘭淡漠地掃了那五人一眼:「他們身體不僅有先天缺陷,後天修鍊也問題多多,第一次使用基因2代,身體問題越嚴重,其藥性揮也就越強,若他們不暈,才比較奇怪。」

「這些人可信?」洛浪有些擔憂,這時候,他無比懷念凌天的小夥伴,老大想要一統無序,人手實在太少了一些。

「不可信也無妨,只要我是十三主承認的艮主,他們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凌蘭淡淡地道。

「小動作會不少就是了。」李蘭楓微笑補充道。

「這樣,難道不會壞事?」洛浪在這種勾心鬥角的事情上,的確有些小白。

「不會,只要十三主不動,這些人再怎麼動,都是無用功的。」李蘭楓解釋道。

「現在還不能放鬆警惕,雖然我有一半的把握,但另一半,卻掌握在十三主手中,他們信了,便好,不信」凌蘭輕吐一口氣,剛才她與震主一番謀算,真正是在刀口上跳舞,一旦有點差池,便會讓他們陷入死局,所幸,她騙到了對方。

事實上,凌蘭是空麻袋下場,除了那兩個信物,她什麼都沒有,算是精彩演繹了一場何為狐假虎威的大戲碼。若十三主最後依然不能容她,她只能帶著李蘭楓洛浪還有柒角號所有人麻溜地跑路了。

沒錯,凌蘭就是假借白帝的名頭,還有剛入軍隊做任務時,無意間收下的那名魂域手下,對方也是一名奇才,在混亂地帶抓住機會,與替代了冰帝的凌蘭聯手,獲得了混亂地帶的處置權,之後便在魂域步步高升,現在已經成為十八區域的負責人。那枚金色圓球,便是專屬於他的信物,是他投誠效忠凌蘭的表示。

「現在,我們要做什麼?繼續在這裡等?」洛浪掃了周圍一圈,一開始他們進來,便將這裡的奴僕侍從都震暈了,現在除了他們三人,四處都是橫七豎八昏迷的人。

「按照藥劑威力,他們恐怕還要兩個小時才能醒。」李蘭楓很清楚基因藥劑的藥效時間。

「我對這七彩宮很有興趣。」凌蘭抬頭看了看大殿的屋頂,每根柱子橫樑擺放的位置極為巧妙,似乎有奇門遁甲的原理在內。還有,在與艮主戰鬥的時候,凌蘭也感受到了七彩宮對於艮主領域無窮無盡的支援填補,這可不是一個普通宮殿可以做到的。

「我也感覺到了。」李蘭楓點頭道。

「老大,你們說什麼呢?還有感覺到了什麼?」洛浪一頭霧水,他好討厭老大與李大狐狸這種打玄機的對話,讓他有種自己被排斥的感覺。

「你可以找你的極致幫忙啊。」李蘭楓調侃道。

現在形勢對己方極好,李蘭楓也便有了玩笑之心。

「哼!」洛浪不滿地冷哼一聲,然後聽話地找他的極致冷靜人格去了。

凌蘭無奈搖頭,洛浪每次都會輕而易舉地被李蘭楓帶著跑,偏偏還從不上心,也虧得李蘭楓對洛浪沒什麼壞心,否則,洛浪怎麼死都不知道,特別是極致冷靜人格並不能天天守著洛浪的時候。

很快,洛浪得到了答案,細細感悟一下,才恍然道:「原來如此。老大的冰系法則正在減弱,而原來艮主的蟲系法則能量卻在增強。」

「七彩宮正在恢復蟲系法則,同時也在排斥非蟲系的一切法則。」凌蘭伸出右手,掌心緩緩冒出一把樣式簡單卻有著華麗感覺的冰棱軍刺。因為她釋放了冰系法則,才緩解了冰系法則的流逝,也暫時停止了七彩宮恢復蟲系法則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