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42:小白髮威!

1342:小白髮威!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252

1342:小白威!

艮主察覺到自己的領域在對方蜘蛛網的切割下,有種搖搖欲墜即將崩裂的感覺,他冷著臉,雙手揮動,又有無數毒蟲從地上冒出,而支持他整個領域的巨蠍,那七條寒光閃閃的尾勾,開始瘋狂地舞動起來,切斷纏繞在它身上,層層疊疊密密麻麻的絲弦。e小Ω┡說1xiaoshuo

兩人又一次陷入纏鬥之中,一個大力破壞,一個快彌補,就看誰的度更快,誰最後法則能量無法跟上。

就這樣纏鬥了十來分鐘,艮主看到覆蓋在領域的絲弦越來越少,而他一直有著七彩宮的法則能量之源,儘管消耗極大,但還保留一小半的法則,就算再來兩次大招,也是可以的。

正當艮主認為自己此戰必勝的時候,原本揮動七條尾勾十分有力的巨蠍,似乎有些疲憊,揮動的度開始減慢下來。

「老夥計,再努力一把,等我幹掉他,我就給你當晚餐,讓你好好大補一次。」艮主大聲吆喝道。一個帝王級領域強者的身體,對於他的本命蠱蟲來講,絕對是可以飛升的靈丹妙藥,原本被限制在帝王級的本命巨蠍,運氣好的話,就能晉級神域,那麼他晉級神域的時間,也不會遠到哪裡去。

原本這話,會讓本命蠱蟲雞血無比,會奮不顧身地攻擊對方,可是,巨蠍似乎太累,還是胃口不好,竟然一點都不激動,揮動的度不僅沒有加快,反而更加變得緩慢。

艮主又指揮一波毒蟲清理那接近尾聲的絲弦,這才有空回看一眼巨蠍,想知道巨蠍到底生了什麼事。

這一眼,讓艮主震驚無比,因為巨蠍自身的法則能量竟然在快消失,這也是巨蠍為什麼會越來越虛弱的原因,可這種情況,根本不符合常理。

七彩宮不僅可以補充他的領域法則能量,也可以補充巨蠍的。可就算在七彩宮補充法則能量的前提下,依然彌補不了消耗的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艮主知道這必然有蹊蹺,他認真查看,馬上現了原因。

雖然他們一人一蟲破壞了凌蘭布置的天羅地網,可斷裂的絲弦,很多都掛在巨蠍的身上,腿部,尾勾上。這些絲弦原本是透明的,可現在,那晶瑩的絲弦外部竟然散著一層黑色的波光,散出來的氣息是一種奇怪的法則能量,這種能量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似乎以前他曾碰到過或者看到過。

就是那股神秘的法則能量在吞噬他們的能量,他們運用法則的越多,那黑光便吞噬的更多。

一道靈光閃過,艮主失聲驚呼:「空間法則。」

沒錯,這法則能量便是前不久在柒角號對方實戰的空間法則。他想不到,對方竟然將空間法則與冰系法則成功融合這兩種根本不是同根的法則,怎麼可能相互融合呢?按照乾主的說法,同根繁衍出來的兩個法則可以做到,但兩種完全不搭界的法則,目前根本沒人能成功融合,強行融合,也會相互反噬,最終本體會承受不住兩種法則的對抗,而自爆而亡。

「已經晚了。」被對方完全破壞掉天羅地網的凌蘭,冷冷看向艮主。

「雙重開封!」隨著這一聲,額頭白色雪花印記向兩側蔓延開來,顏色秒變成黑色,布滿凌蘭整個額頭,那花紋,似雪花的延伸,又似吸血藤蔓花,讓凌蘭整個人顯得妖魅冷邪無比。

與此同時,巨蠍身上原本只是散一層黑色波光的絲弦,同時裂開口子,就像突然出現無數吞噬一切的巨嘴。

「給我滾!」艮主雙手猛推,領域法則爆,想將那些打開的空間關閉。

艮主很清楚,一旦這些口子連成一線,處在空間口子的巨蠍必然會吸入其中,毫無逃脫的可能。若只是普通巨蠍,丟了也就丟了,偏偏這隻巨蠍是他的本命蠱蟲,一旦失去,雖不會傷及他的性命,可他的實力會直線下降,別說是帝王級了,就是封號領域能不能維持住都還說不定。

一旦沒了帝王級的實力,他這個艮主必然會被其他主擼下,沒有艮主這個身份,沒有帝王級的實力,他以前得罪的人或者勢力,絕對會趁機下手。就連他那些手下,恐怕也會找機會出手。

艮主手段一向狠戾毒辣,他知道他手下那些護法手下,有些人挺恨他的,只要給他們機會,一定會殺了他。

就在艮主抵制空間打開的時候,凌蘭突然厲喝一聲:「小白!」

一隻小圓球突然在最靠近艮主的積雪內撲了出來。

這東西太小,度太快,而且毫無困難地破開艮主的領域法則,等艮主反應過來,那小東西已經來到他的面門。

「找死!」艮主左手衣袖狠狠一抽,眼見小白被艮主的衣袖抽中,艮主突然覺得眼前一黑。

下一秒,便進入一個巨大的黑洞,同時與他一起,還有他的本命蠱蟲七尾巨蠍。

小白合上自己巨大的嘴巴,打了一個飽嗝,那巨蠍實在太大,它有些吃撐了。不過,它肚子大的很,先丟一邊,以後再找機會慢慢吸收。

「該死的小白,你要壓死我了。」凌蘭狼狽地被小白壓趴在地,小白突然巨大化,將七彩宮主殿全部佔據,而她也一個閃避不及,被小白直接壓在屁股下面,只露出一隻手拚命地扒開小白的大屁股,好拯救自己不要被壓扁。

「嘰!」小白驚恐地用觸手護頭,哎呦媽呀,它將主人坐在屁股下了?它一定死定了,嗚嗚嗚,誰來救它?它不要被主人各種煎炸炒煮啊啊啊啊啊啊

驚恐中的小白「嘭」的一聲,再次變成自己的袖珍體,抱著頭趴在地上索索抖,等待自家主人的懲罰。

「原來不是我一個人受罪。」凌蘭掃了一眼大典,頓時樂了。

「小白,你以後恢復真身,能不能事先提醒一下?」洛浪摸著被砸的七暈八素的頭,坐在地上看著一邊渾身抖,一副小可憐模樣的小白,十分鬱悶地道。

剛才那一下,真將他砸的夠嗆,他都以為自己會變成肉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