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29:不送!

1329:不送!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320

1329:不送!

「也是,無緣無故冒犯我們,的確需要你們給我們一個交代。」洛浪不亢不卑地道。

就算是十三主又如何,洛浪不相信有人會強過他老大。萬事有老大扛著,他底氣十足。

紀護法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竟然這般狂妄,心中有些不快,就算五光十色在冒險界是數一數二的冒險團,可在無序地帶,拔得頭籌的可是他們十三主,五光十色想要在這裡參一腳,還要看他們同不同意。

紀護法決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小子,讓他明白,既然到了別人家的地盤,就算是條龍,也要給他像條蛇好好盤成一團安靜待著。

心念一動,就見他們周圍升起無數圖案精美的土製大門,將他與洛浪團團捆住。

「八重婆羅門!」紫袍青年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艮主那位紀護法,直接用出了他的成名領域絕技,這可是讓他隊友都吃過虧,差點沒命的絕招,此時,紫袍青年心中為那少年深深擔憂起來。他現在只希望紀護法還顧忌五光十色,不要對對方下死手,否則,那少年絕對是凶多吉少的。

「土系嗎?」感覺到濃厚的土元素,洛浪皺了皺眉,他手指微微顫動,就見三道鎖鏈狠狠地刺向其中一道厚實的土門。

「噗噗噗!」鎖鏈梭狠狠地扎進土門,可只進入二三十厘米,便再無寸進,土門的防禦值明顯高出他的攻擊力太多,洛浪根本打不破那些土門。

「沒用的,這種攻擊力量,只能給我撓痒痒。」紀護法冷笑道,只見他右手一揮,一道大門拔地而起,狠狠地砸向洛浪的站立的位置。

「嘭!」

巨大的力量,似乎讓空港地面開始晃動起來。

洛浪一個空翻,便躲過對方的攻擊,只見飛到半空的他,雙手暗合做了一個手勢:「解!」

就見周圍的鎖鏈網突然化成一團煙霧,瞬間消失。洛浪的身體突然兩道虛影飛出,與此同時,手勢微微有些變化:「合!」

又有幾道虛影又重新與他合為一體,洛浪右手一握,左手從右到左緩緩拉出一把明晃晃的利刃,模樣極似古華夏圖文記錄中的唐刀。

洛浪穩穩落地,右手挽出一個劍花,斜斜地指向紀護法,原本一身黑色勁裝的他,已經變成黑色的長擺風衣,在空港人造微風吹拂下,緩緩飄動著。

紀護法眉頭一皺,左右兩手快速揮動,就見無數土門從各個角落襲向洛浪,絕對是屬於無死角的攻擊。

紫袍青年心中一驚,還未做出反應,就見洛浪突然從原來的位置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紫袍青年愕然,以他現在的實力,竟然看不到那少年……他閉上眼,右手食指猛地一點眉心:「開!」

隨著這一聲,他慢慢張開眼,就見原本黑白分明的雙目中,竟然有紫色雷電在其中閃爍。

這是雷電系十分有名的雷眼,可以增強動態視力,看到一些平常視力下看不到的東西。

在雷眼的輔助下,紫袍青年終於看清了洛浪的動作。

洛浪不是突然消失,而是用他那超出動態視力的速度,閃避這些土門的攻擊,因為速度實在太快,普通動態視力跟不上,才會出現突然沒了影子的錯覺。

「這是另一種領域法則。」紫袍青年臉色微變,他還從未看到有雙重領域的人,而且還不是普通領域,看對方從容閃避的模樣,他第二個領域,絕壁也進入了封號領域。

「靠,這誰啊,這麼妖孽?」紫袍青年在無序地帶也是屬於妖孽的一種,他也是在極小的年齡就進入領域的超級天才,除了同期還有另外兩個超級天才,他自認不會輸給其他人,但這個五光十色派來的少年,年齡感覺比他還小,可展現出來的實力,竟然讓他有種自己比不上對方的錯覺。

就見洛浪左躲右閃,最終全部閃過,然後出現在紀護法的對面,手中的唐刀狠狠地橫掃過去。

「嘭!」紀護法站立的位置被一道婆羅門代替,洛浪冷哼一聲,手腕一抖,五道寸勁疊發。

「唰!」

就見唐刀快速將拿到厚重的婆羅門掃成兩段,就連防禦值極其強悍,甚至有些變態的婆羅門也擋不住洛浪單刀的攻擊力。

在洛浪落刀十多米位置,一道婆羅門慢慢地變成了紀護法的樣子,他雙目凝重地看著洛浪,他想不到對方換成單兵攻擊,攻擊力竟然可怕到這個地步,他還是首次看到他的婆羅門被人如此輕易地劈開。

另外,讓他心驚的是對方的速度,在對方攻擊他的一瞬間,他才發覺,若非婆羅門可以無差別任意轉化,或許,對方那一刀,他就劈到了。

「果然不愧為五光十色的人,佩服佩服。」紀護法臉色變了幾變,最終笑容滿面地握拳道。

洛浪並未答話,只是冷冷看著他。

洛浪這態度,讓紀護法心中更是激怒不已,但想到自己孤身一人,而這裡卻是對方的大本營,也不知道,裡面會不會再有一個類似對方這樣的強者。紀護法能活那麼久,除了實力,還有就是他從不會將自己陷入不確定的危險之中。

他忍下心中的憤怒,依然笑道:「我乃艮主旗下紀明,旗下有些蠢貨,有些不聽話,冒犯了。為表歉意,明日,我們會正式登門拜訪。」

洛浪冷笑一聲:「不送!」

誰知道這個歉意是不是來找茬的呢。

紀護法臉再次冷了冷,他猛地一揮衣袖,下一秒便消失不見了。

觀戰的紫袍青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道:「看來,我得儘快彙報震主,或許,有好戲看了。」

紀明可是記仇的很,絕對不會就此罷休,明日,必然會來報復。而他們震主與艮主關係一直很一般……嗯,說一般還是客氣的,他們兩個組織的關係,其實真不怎麼好。若非前不久乾主坤主撮合,他們主子也不會跟艮主聯手合作。

不過,合作,也只限上次,了解震主的他,一旦知道艮主要對付五光十色,就算沒有五光十色團長的關係,他家主子也會很高興助對方一把,給艮主增加點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