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25:讓他發泄一下。

1325:讓他發泄一下。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6-13 16:10  字數:2350

1325:讓他發泄一下。

這話一出,就見那清麗佳人嘴角抽動起來,眼中露出想踢開眼前這個礙事還不會說話的少年,眼不見為凈。

「是男生又怎麼的,長成這樣,不就是造福我們的嗎?」對面那男人嘴角露出一道惡意的笑容,事實上,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那清麗小佳人是個男生,只不過,既然是去無序地帶的,這種手無寸鐵的小妖精,不就是進館子的料嗎?既然如此,還不如早早便宜了他們,也好讓他們開個葷,好好滿足這段枯燥的旅程。

也許他的注意力太過集中在清麗佳人與少年身上,沒注意被他們這離吸引的執勤船員,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臉色微微一變,一抹殺氣在他們眼中一閃而過。

「你最好識趣一點,否則,怎麼死都不知道。」隨著對方這一聲,與他同夥的四五個人,直接圍了上來。

已經跟出來的中年大漢臉色大變,連忙衝過去,低頭哈腰道:「對不起,對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我馬上帶他離開。」說罷,便想拖著自家侄兒離開。

沒想到他這個侄兒看起來很軟綿,性子卻有些倔,他猛地掙開自家叔叔的手,喊道:「我不走,落落是我的朋友,我一定要保護他。」

中年大漢臉上怒火燃燒,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耳光直接揮上:「你什麼都沒有的孬種,說什麼大話。」

少年一臉的不能置信,不相信一向疼愛自己的叔叔會動手打他。

中年大漢很後悔,後悔自己以前將他保護的太好,這種性子,在無序地帶根本活不下來。

「你給我回去。」中年大漢一手拖住的衣領,將少年直接拖回去。

在這個吃人的世界,沒有足夠的力量,同情心根本就是多餘的,還是一個容易惹事的東西,若是可以,他不介意給自家侄兒上這一堂課。

「落落,落落。」少年掙扎,卻如何掙得動叔叔的鐵掌,他只能轉頭無助地看向落落,他從小跟著叔叔流浪,每隔一段時間換一個地方,根本沒有什麼朋友,上了這艘飛船,這長長的一段路程,讓他無意間碰到了同樣孤獨的落落,是不是會遇上聊了幾句,從那時起,他就將落落當成自己的好朋友,可現在,這僅有的好朋友,他也保護不了了嗎?

此時,少年心中無比的悔恨,自己偶然是個廢物,要是他能強一點,有他叔叔一半的實力,或許就能憑自己的力量,將落落保護下來了吧。

中年大漢將自家侄兒扯回自己的房間,那幫人原本想攔下來,卻被帶頭的那個陰鬱男人用手制止了下來,任由中年大漢帶人走。

因為,中年大漢出來,儘管表現的很慫,可還是讓他有種危險的感覺,他們這群作惡無數,染血無數的凶客,對這種直覺極為重視,若非萬不得已,絕對不想惹上預想不到的麻煩。

待中年大漢帶人消失,這陰鬱男人這才收回眼神,落到了被拋棄的清麗佳人身上。

「怎麼樣,是你乖乖地跟我們回房間,還是讓我親手請你過去?」陰鬱男人陰狠地道。

這邊的動靜,也引起了其他客人的注意,但這些人深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最終都淡漠地收回自己的視線,不再關注。

清麗佳人聞言,眼神閃了閃,然後笑了起來,這一笑,千嬌百媚,原本只是清麗感覺,頓時變得魅惑無比。

陰鬱男人眼神一亮,無法控制地舔了舔自己的舌頭,原本只是看著漂亮,便隨便拉回去發泄一下,現在看來,他運氣大發,遇到一個頂尖好貨,但這份媚態,在床上,絕對會是一個不可方物的絕世尤物。

「既然你這麼熱情,我都不能拒絕了。」落落眼角帶著魅意,一眼望來,讓那陰鬱男人渾身都熱了起來,不僅如此,他那些同伴,都無法控制了咽了幾口口水。

船長室中,天方虎著一張臉,一臉嫌棄地看向端坐一邊,正閉目眼神,冷然一身的少年:「頭,要不要我將他拿回來?」

既然他們現在是海盜團,稱呼什麼的都改了,他還是柒角號船長,而凌蘭則是他們所有人的頭。

凌蘭張開眼,看了一樣屏幕上正在發生的事,淡淡地道:「讓他發泄一下,也好。」

謝宜的死亡,給洛浪打擊太大,之前因為著緊逃亡,讓洛浪沒空去想這一些,但這段時間,在來無序地帶這一路,讓洛浪真正有時間體會這份傷痛,也讓他的情緒變得更為壓抑,可表面上,洛浪卻沒有表露半分,依然如往常一般。

但凌蘭卻知道,這不是好現象,有時候痛哭一場,反而更好。不過,洛浪不想哭,那麼就只能找其他發泄渠道,算這些人運氣不好吧。

凌蘭毫不在意這些人的生命,要去無序地帶的,真沒幾個好人,基本上都是手染鮮血的罪人。既然如此,讓洛浪發泄一下,也算是廢物利用。

天方看了凌蘭一眼,但很快又收回了。

「是不是覺得我很冷血,一點都不在乎生命了?」凌蘭雖然沒看天方,但天方的一舉一動卻瞞不過她。

「那些都是罪人,死就死了,也算是替天行道。」天方並不認為凌蘭有什麼問題。

「我可沒這個想法。」凌蘭輕笑起來,「既然我要成王,廉價的憐惜就要不得了。」

「日暮戰場,教會了我太多,太多……」

「不管怎麼樣,頭,你總是對的。」天方淡淡地道。

這些日子,與凌蘭一起,他親眼看著凌蘭一點點褪去那最後殘留的天真與熱血,變成一個合格的負責人,雖然有些可惜,但天方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凌蘭,才能讓他放心,才是可以帶著他們,在無序地帶打出一片天的首領。

在他們說話的這段時間,進去房間沒多久的洛浪,又一臉笑容地走了出來。

對著通道里的巡邏船員,輕輕點了一下頭,然後便走到了大堂,趴在窗口看著外面幽暗一片的星空。

過了不久,巡邏船員帶著兩個人進去清理房間,沒想到進去之後,竟然沒有什麼可處理的痕迹,他困惑之中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微微一變。很快帶人走出來,經過洛浪的時候,忍不住看了洛浪一眼,帶著一份驚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