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301:唯一的元帥。

1301:唯一的元帥。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3-31 09:44  字數:2430

1301:唯一的元帥。

「頭,你再不醒,那我就不客氣了。」另一個也是夥伴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咬牙切齒。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聽到啪的一聲,然後左臉一陣巨疼。

「,誰打我?」他猛地跳起,一直睜不開的雙眼,竟然輕鬆睜開了。

然後就看到三個原本已經變成一攤血水的夥伴,正一臉無奈地看著他。

「頭,你到底怎麼回事,叫你老是叫不醒。」一個夥伴一邊說話,一邊悄悄地將自己的右手放在了背後。

「不就是死了,一時半會被反應過……」黑衣人下意識回答,但說到一半卻看到了熟悉的環境,頓時沒了聲音。

「頭,你是不是做噩夢了?什麼死不死的。」另一個夥伴聽到他的話,很是詫異地道。

「不對!」一直沉默的一個夥伴突然開口道,他臉色已經有些難堪,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你們什麼都沒察覺到嗎?」黑衣人臉色凝重地問夥伴們。

「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是看到你突然睡著了,還以為這些日子天天盯著這裡,太累的緣故。」一個夥伴答道。

「現在看來,頭你突然入睡,已經不正常了。」察覺到不妥的那個夥伴答道。

黑衣人抬頭看向樹杈上方泄露下來的陽光,嘆道:「技不如人,還能說什麼呢。」

已經反應過來的夥伴,只能對視苦笑,這樣的人物,就算真的實打實地打,估計他們也討不到好。

「回去,知道怎麼彙報了吧。」黑衣人提醒道。

「我們什麼都沒看到,一點發現都沒有。」畢竟是老隊員們,馬上明白自家頭這句話的意思,趕緊表態。頭可是愛面子的人,要是被其他暗隊的人知道被人無聲無息地放倒……他們就慘了。

還不想過凄慘生活的他們,當然要給自家頭守口如瓶。

黑衣人一看他那三個老隊員誤會了他的意思,但也沒有開口解釋,若真這麼想,也好。

他始終沒忘記,他在夢中死之前的感悟,不想讓自己後悔,那就什麼都不參與。

凌蘭從大院區閃了出來,突然有所感覺,往身後某個方向看了一眼,但很快,她皺起了眉頭,微微搖了搖頭,然後果斷離開了。

雖然後面傳來的感覺讓她很是困惑,有種衝動想要去看個究竟,但她更擔心商業區的李蘭楓與洛浪。為了了解聯邦最新的情況,她故意將其中一個實力最強的領域強者拖入她製造出來的洞悉領域,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聯邦軍部研究院研究出來那個能夠探測領域法則能量元素的儀器,毫無疑問,會帶給他們很大的麻煩,她現在最擔心的是李蘭楓洛浪那裡也出現了這種儀器,一旦出現,李蘭楓洛浪兩人就會暴露,恐怕有危險了。

此時,凌蘭有感覺的地方,一個黑袍人正站在一顆高高的大樹上。

「果然,就那四個人,是攔不住凌蘭的。」黑袍人遙望凌蘭離開的方向,淡淡地道,「不過,想要離開這裡,可沒那麼容易。」

他剛想過去將凌蘭攔下,突然感覺到了什麼,猛地一轉身。

「誰?」黑袍人警惕地道,他偽裝來到這裡,絕對不希望有人看到。

「很久沒見,你果然強大了許多。」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人影從虛無的空氣中信步游庭地走了出來。他身穿上將服,帶著一抹淺笑,明明應該很溫和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人覺得冷颼颼,甚至有種邪氣在裡面。

「你,是誰?」黑袍人抓著樹榦的手指猛地一緊,五根手指硬生生地扣進了堅硬的樹榦之中。

「怎麼,都不認自己的上司了?」凌霄笑道。

黑袍人沉默不語,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滄浪,你一動,我就知道了。」凌霄並不在意對方回不回答,開門見山道。

「為什麼?」黑袍人褪下大罩帽,露出了一張英武清瘦的臉,比起凌霄,以及凌霄目前這個身體任飛宇,滄浪要更滄桑一點。

「什麼為什麼?」凌霄挑眉。

「二十多年,你放任龍翔,什麼都不管,為什麼這些日子,卻連下多道命令?」滄浪雙目冷凝地看著凌霄,「而這之前,你卻去了日暮戰場……這讓我很懷疑,凌霄大將被埋伏這件事,是不是與你有關。」

「凌霄是聯邦大將,也是聯邦棟樑之才,我作為龍翔首領,怎麼可能對他下手,你太多心了。」凌霄淡淡回道,當然他說的是現在,至於這個前身么,既然死了,以前的帳就一筆勾銷。

「至於連下多道命令……你不覺得你做的太糟糕,讓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嗎?」凌霄似笑非笑地看著滄浪。這個滄浪,也沒那麼簡單,雖然滄浪與他交情不錯,也稱得上是朋友,但兩人最終走上了不同的路,二十多年來,早已經漸行漸遠。只是他們之間沒有直接的利益之爭,關係也就沒有變糟罷了。

滄浪雙目眯了一眯:「任上將,你這是準備排除異己了?」

「也不是,只是,我不喜歡不聽話的人,尤其是我的副手。滄浪大隊長。」凌霄之所以放任滄浪行動,其實也是想借他的手,告訴自家女兒,聯邦軍部研究院最新的研究成果,讓她小心防備一些,免得什麼都不知道,一頭扎進對方設置的陷阱中。

「我不會一直聽著你的話嗎?任首長,你這麼說,讓我很傷心。」滄浪臉上露出鄙夷之色,「其實,你只不過覺得沒了凌霄大將,就無人能威脅到你,也就無需再韜光養晦罷了。」

「滄浪,不得不說,你很了解我。你若放低一些你的野心,或許我們會是很好的合作夥伴。」凌霄沒有反駁滄浪,事實上,他現在的確想要權力,越多越好,這樣他才能找三大元帥算賬,才能為自家女兒將來回歸聯邦保駕護航。

「你容得下我嗎?」滄浪冷笑,任飛宇此人,心眼很小,他這些年來,努力架空於他,他怎麼可能不嫉恨於他呢。

「我為什麼容不下你?你想要龍翔?給你就是了。」凌霄笑道,「當然前提是,我做了元帥,唯一的一個。」

「唯一的元帥?!」滄浪雙瞳猛地一縮,他一直知道任飛宇有很大的野心,也曾想過是不是肖想軍團長一職,又或者是三大元帥中的一個,卻想不到,對方的野心竟然這麼大,他不要三分之一的元帥,他要的是獨一無二的那個元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