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299:拳頭最大。

1299:拳頭最大。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3-28 19:57  字數:2259

1299:拳頭最大。

「不過,我們也沒想到,堂堂一名中將大人,竟然隱姓埋名男扮女裝潛入此地。」那男人繼續說道,「既然中將平安無事,為何不回軍部報到,反而這般鬼鬼祟祟?難道真如我們大隊長說的那樣,凌霄大將犧牲很蹊蹺?」

凌蘭聞言微微皺了皺眉,暗自推測他們來自哪個軍部機構。對方的話中雖然沒有惡意,甚至還隱隱站在自家父親那邊的,但這又能代表什麼?父親在軍界經營許多年,雖然有一些助力,但同時也因為太過優秀,暗中嫉恨他的人更多,誰知道對方是不是故意消減她的防備,想出其不意地攻擊她呢?她不能不防。

「不過,若凌霄大將的犧牲真有問題,中將這麼逃避也不是辦法,不管如何,中將總要回軍部,理越辯越明,你要相信聯邦,相信軍部。」黑衣人勸道。

凌蘭神情淡然地看著對方,並未為他的話而動容。自從父親為救她失蹤後,她就不再相信任何人,她只信自己。

「好吧,我們大隊長知道你對軍部誤會重重,你不願意去也無妨,不過我們大隊長想見你一面。」黑衣人似乎對凌蘭這態度早有預料,接著又道。零九

凌蘭依舊冰冷看著他,還是沒有答話。

「真是的,都被大隊長給預料到了。」黑衣人無奈地拽了拽眼前擋住一半視線的大罩帽,「大隊長讓我提醒你,當年你剛進軍隊激活戰隊的時候,有一場是他受你父親委託安排的考試,他是你父親最信任的朋友。」

凌蘭雙目微微眯了眯:「龍翔的。」

後來她才從父親的口中得知,她當年激活戰隊考核的時候,一場是與齊耀陽打,一場是跟龍翔打。齊耀陽是齊隆的父親,是十三軍軍團長,絕對不是什麼大隊長,那麼唯一可能的便是龍翔的,而她在穆朝然唐寧宇那裡得知,龍翔都是以隊為單位,很符合這個大隊長的稱呼。

「啪啪啪!」黑衣人再次鼓掌起來,「凌中將不愧為是中將大人,馬上猜出了我們的身份,的確,我們龍翔大隊長想要跟你見個面。雖然我們龍翔不參與軍部的決斷,但卻有監督權,只要凌霄大將犧牲的確有問題,大隊長說了,他一定會請示首長大人,為凌霄大將主持公道。」

「不過,這一切,都需要中將大人切實說出真相,否則大隊長想為凌霄大將做點什麼,都師出無名,沒有依據。零九」黑衣人嘆道,自從他從大隊長得知這一切的時候,也曾憤怒過,只是,他一個小小的暗部隊員,又能有什麼辦法?還好大隊長也有這份心,才讓他們有機會出點力,比軍部早一步找到了凌中將。

「不必,我父親的事,我自己可以解決。」凌蘭搖了搖頭,拒絕道。

誰知道,對方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一個聯邦終極武器神級師士,一個正式軍團的一把手軍團長,一個聯邦只有十個大將的大將,都能輕易被算計捨棄,還有什麼不能被算計捨棄?就算對方真是好心,一個只有監督權沒有人脈與勢力的龍翔,又怎麼可能將那匹早已脫韁許久的野馬重新拽住?

「哎呀,中將這麼回答,就讓我很難做了。」黑衣人話中帶著一絲不快道。

「是不是,你大隊長還吩咐過,若我執意不肯,就算用強也要壓著我去見他?」凌蘭嘴角微微一翹,一抹嘲諷隨即掛起。說到底,不就是拳頭最大嗎?從小到大,她就知道這點,就入軍隊,這種感覺越發深刻。若自己父親不是神級師士,在軍部平均年齡七八十的,怎麼能以四十這種幾乎少一半的低齡做到大將位置,擔任23軍軍團長?歸根究底,就是強到讓任何人無法忽視你,不給你,就無法向全**民交代。

「果然是聰明人,中將若執意不肯,就別怪我們對你不敬了。」畢竟是龍翔的人,一向自視其高,當然也因為中將以上觸犯聯邦軍法的實權將軍,基本上都是龍翔出面逮捕,龍翔隊員面對這些軍部高級大將,還真是一點都不犯怵。

「其實,從一開始就可以這麼幹了,你話……有點多。」凌蘭挑眉道,若不是她想從對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以她的性格,在對方還未準備好之際,就動手了。凌蘭可深深記得,反派都是死於話多。當然,別人話多,她不在意,因為死的是別人。

「你……」凌蘭的話讓黑衣人差點吐血,他說那麼多話,不就是想給對方一點面子嗎?這都不懂?

「上!」既然你不要臉,我還要給你什麼臉?黑衣人果斷怒了,手一揮,準備給凌蘭一個下馬威。

在黑衣人心中,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就算是領域強者,又豈能敵得過他們四個封號領域?想要拿住凌蘭,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就見三個黑衣人,從不同的方向,齊齊撲向凌蘭,以此同時,他們右手同時一揮,三條鎖鏈憑空而出,想要鎖住攻擊中心的凌蘭。

凌蘭雙目冷芒一閃,身體嘭的一聲,化為一團白霧,四下散開,與這片空間融為一體,根本看不到一點痕迹。

三人毫不慌張,左手一揮,與坐在樹杈上黑衣人手中相同的圓環吊墜鏈子出現,圓環吊墜在他們身邊周圍環繞,在轉到某個方向的時候,原本晶瑩的圓環吊墜,突然出現了血紅之色,這血紅帶有漸變這色,一頭紅的發黑,而另一頭,紅的鮮艷。

「東南方向。」三人異口同聲喊道,右手的鎖鏈同時向他們所說的方向射去。

「嘭嘭嘭。」三道鎖鏈狠狠地砸在地面上,這一擊徒勞無功,根本沒有擊中什麼物體。三人並未氣餒,左手吊墜依然環繞著他們的身體旋轉,果然,在某個方向又出現剛才發生的一幕,鎖鏈再次揮向他們判定的方向。

「嘭嘭嘭。」依然砸中了地面,依然徒勞無功。

但其中一人卻露出一絲喜色:「剛剛,我擊中了實體。」

眼睛可能看不出來,但手中的感覺卻不會欺騙自己,剛才那一擊,絕對不是擊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