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298:她,已經走了。

1298:她,已經走了。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3-28 19:57  字數:2340

1298:她,已經走了。

「看到你沒事,我也就安心,接下去,你想幹什麼就去幹什麼,不用擔心媽媽,媽媽沒那麼脆弱,媽媽一定會笑著等你強勢回歸。」藍洛鳳明白凌蘭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不得不說,知女莫若母,藍洛鳳太了解凌蘭,沒等凌蘭說什麼,便主動說出讓凌蘭安心的話。

「媽媽,這一走,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歸,這次回來,我只是想告訴你,無論是誰對你說,我死了,或者出意外失蹤了,千萬不要相信。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爸爸的那筆賬,我會跟他們一筆一筆的算。」凌蘭眼神冷芒一閃,身上的煞氣一閃而過。

「好,我知道了,媽媽答應你,媽媽只信你的話,就算是你父親再次重生,跟我說你死了,我也不會相信。」藍洛鳳重重地點頭,原本暫停的淚水再次湧出,抱住凌蘭的手臂更加用力了。她知道,只要鬆開,她的蘭兒便會離開她的身邊,離開聯邦,踏向星空未知的旅程,那裡充滿危險艱辛,可這是凌蘭必須要走的路,蘭兒要活下來,要為她父親報仇,就必須擁有一個讓她自由發展變強的空間。而聯邦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留在聯邦,等待她的,只有算計,直到她被活生生地算計死。

分離只是為了更好的將來,藍洛鳳懂,可真要與女兒分開,她心中的不舍差點讓她說出帶她一起走的話

慢慢地,藍洛鳳鬆開了她的懷抱,慢慢地後退,她不能拖女兒的後腿,她是一個普通人,遇到危險,根本不能自保,她不能讓女兒在危險時刻,還要分心擔憂她。她也不能走,凌蘭原本就是失蹤人員,沒人知道她在哪,也沒人能找到她,可帶著她就不一樣了,一旦發現她離開了將軍星,聯邦就能推算出她們可能逃亡的幾條路線,完全輕鬆地設伏,將她們一網打盡。

更重要的一點,她不能讓凌霄費心建立的23軍最終成為那些幕後黑手的掌中物,她要守護住凌霄留下的東西,就像當年她守護凌霄的軍功一樣,這一切只能她的蘭兒才能繼承。

她就是這麼一個自私的女人,她沒有為國為民的偉大胸襟,她眼裡只有自家一畝三分地,屬於自家的,誰也別想拿走,就是這麼任性。

「蘭兒,別說再見,在我轉頭的時候,你就做你想做的事。」藍洛鳳咬牙道,她怕凌蘭對她說一聲再見,她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會失控地抱住女兒,哭著讓女兒帶她走。

凌蘭雙目凝視藍洛鳳,嘴巴動了動,最終卻沒有出聲,她懂,就像她現在,若藍洛鳳沒說這一句話,她也狠不下心選擇轉身離開。

藍洛鳳猛地轉頭,眼淚如泉水一般湧出,她恨聯邦,恨三大元帥,恨軍部,因為他們,她失去了丈夫,而現在,必須忍受自己女兒分離,短期不得相見,若說藍洛鳳以前心中對世界充滿善意,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往好的一面去想,但現在,她已經徹底失去這份心。

在藍洛鳳轉頭的時候,凌蘭看向木水清,在木水清一個肯定的眼神中,身體慢慢消散,最終無影無蹤。

數秒之後,藍洛鳳才聽到木水清幽幽的嘆息聲:「她,已經走了。」

藍洛鳳猛地回頭,看到原本凌蘭跪著的地方,已經空無一人,她猛地掩住嘴巴,低聲嗚咽起來。

「成為一個強者的母親,必須要忍尋常母親不能忍的痛」木水清慢慢閉上眼睛,無論是強者之妻,還是強者之母,都不是那麼好當的,藍洛鳳兩者都占,註定這輩子要過的坎坷。

藍洛鳳慢慢停止了哭泣,低頭沉默了數秒,再次抬頭,原本柔弱秀美的眉眼,變得堅毅冷冽。

她慢慢地提起右手,輕輕地撫了撫鬢角髮絲,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是啊,屬於我的戰爭也要開始了,我可不能給他們爺倆丟臉了。」

她看向木水清,輕輕道:「師傅,我走了。」

木水清點了點頭,藍洛鳳向他行了個禮,然後慢慢地走出院門。

藍洛鳳的步伐很穩,一步一步,不急不躁,慢慢地往前走,直至背影消失。

木水清張開眼,看向院門外的那條路,最終嘆息道:「凌霄你何其幸運,娶了這麼好的一個女人。」

這麼好的一個兒媳婦,他更不能讓她出事,否則就對不起凌霄出征前的囑託,以及凌蘭剛才離開前的那一眼懇求。

凌蘭離開了大將府,便快速趕往商業街,李蘭楓與洛浪在那裡為她吸引監視者的視線,她希望回去的時候,他們還未暴露。

大將府周圍都是各大將軍的官邸,這裡屬於高幹大院區,除了時不時出現巡邏的警衛大隊,還有零星外出的家屬外,根本不會有什麼外人出現。

整個區域,各個大道幹道都十分寧靜,一眼望去,廖無人煙。

凌蘭幾個閃動,就要離開這片區域,來到外面的普通區。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停下,凝目看向一邊木林處。

「果然不愧為凌霄大將的兒子。」一個遮住半張臉,兜著一大罩帽的黑衣人出現在一顆大樹旁。

「過獎。」凌蘭淡淡地道,她微微抬頭看向另一邊,接著道,「既然都來了,躲在一邊作甚?」

話音剛落,另一邊一顆大樹樹杈上,出現一個同樣穿著黑衣人,看不清臉面的人,正愜意地坐在那裡。

「怎麼,要我一個一個點出來嗎?」凌蘭看到只出現一個,便冷笑道。

「果然,瞞不過你。」坐在樹杈上的黑衣人,微笑地鼓掌,「好了,既然都被識破了,大家都出來跟凌中將認識認識。」

隨著這一聲,另外兩棵樹上,又出現一靠,一躺的兩個黑衣人。

「我只想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來了。」凌蘭不相信,他們只是在這裡守株待兔。

來人也不想隱藏什麼,坐在樹杈的男人,手一張,一根吊著圓圈狀吊墜的鏈子突然落下。他晃了晃那圓圈吊墜,笑道:「這是軍部研究院最新研發出來的,可以追蹤領域強者幻化出現的領域法則能量不巧,我們正好監測到了。」

凌蘭眼瞳猛地一縮,她此時十分擔心在商業街掩護她的李蘭楓與洛浪,會不會因此被軍部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