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275:小四,消失!

1275:小四,消失!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3-01 03:46  字數:2254

1275:小四,消失!

「小四?小四?」凌蘭驚懼地喊道。

可意識海中,卻空空蕩蕩,再也沒有小四那咋咋呼呼,清脆響亮的聲音了。

凌蘭焦急地用精神力溝通學習機,可剛剛觸碰,就被反彈回來,她的精神力根本靠近不了那裡。

這是怎麼回事?凌蘭心中一痛,難道她失去爸爸凌霄之後,連最愛的弟弟小四也要失去嗎?

「小四,小四,小四,你快回答我啊,你不要嚇我好不好,小四,快回答我啊!」意識海中的凌蘭痛切心扉地喊道。

整個意識空間中,只有她蒼白的小四呼喚聲,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就連難得一見的小花,也沒有聲音。

凌蘭想到了小花,連忙大聲呼喚起小花來:「小花,小花,你在不在,在的話出個聲音,告訴我,小四到哪裡去了,為什麼他不出來,為什麼他不在這裡……」

依然沒有聲音回答,似乎這個意識海世界,除了凌蘭自己外,根本沒有其他人存在過。

「小四,小四……為什麼你不在這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凌蘭想不明白,一向在她身邊,常伴左右的小四會沒這麼突兀地離開,沒半點預兆。

突然,凌蘭想起在她傷心父親離開她的時候,她的意識海曾出現過暴動,直接將她震暈,這會不會就是小四消失的原因。

有了方向的凌蘭,開始探測自己的意識海,卻發現原本蓬勃生機的意識海,已經出現乾枯狀態,雖然沒有上一次那麼嚴重,但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一直傷神父親一事,意識海中的異狀竟然讓她忽略了。

果然,小四齣事了,學習機出事了。凌蘭心急如焚,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學習機進不去,她根本不知道小四的情況,以及學習機裡面,那個寄存在學習機的小花,以及九位導師,是不是沒有任何事情。

突然之間,凌蘭覺得自己被這個世界徹底拋棄了,愛她的父親凶多吉少,陪伴她的小弟小四消失了,還有戰隊中,那個常年愛笑,陽光的謝宜,也為了讓他們安然逃離奧義法則,而擋在最前頭,犧牲了。

這個時候的凌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如孤獨無助的小獸,捲曲著自己的身體,嗚咽地痛哭起來。

一直關注凌蘭的李蘭楓,聽到了凌蘭那幾近無聲的嗚咽聲,手對著大門動了動,最後,他無力地放下手,整個頭靠在大門上。

他的心在劇烈疼痛,為他所愛的那個堅強永遠不會流淚的,現在卻傷心暗自痛哭的男人而心疼,他的淚水,一向為目的而流,今天,卻因為心疼,真情實意為他愛的人那個人流淚。

凌蘭,我知道驕傲的你,是不希望我看到你軟弱的一面,看到你痛哭的樣子,現在的我什麼都做不了,連一句安慰都那麼蒼白無力。無能的我,只能這樣陪著你哭,多希望我幫你多哭一點,你的悲傷就會少一些。

兩個人,一個在門外,一個在門內,同樣哭泣,一個為了自己,一個為了所愛的人,不一樣的感情,相同的悲傷。

在兩人不知道的地方,洛浪捏著謝宜送給他的手環,同樣淚流滿面。當年他不明白對方送給他這個手環的感情,甚至還讓他嫌棄,而現在他卻明白了,可是他卻沒有機會回答當初他問的那個問題了。

那是軍校畢業之際,謝宜突然叫他出來,然後遞給他一個包裝的很漂亮的紙盒。

洛浪狐疑地看了紙盒一眼,不解地道:「這是什麼?」不會是什麼惡作劇盒子之類吧,謝宜一向喜歡開玩笑,洛浪不得不防。

謝宜一臉受傷:「這是送給你的畢業禮物,你別這麼不信任我好吧。」

「誰讓你的信譽在這幾年已經消耗殆盡了呢?」洛浪撇嘴道,若不是他心大,謝宜恐怕真的變成萬人嫌,沒人跟他玩了。

謝宜當做沒聽到,笑嘻嘻地看著洛浪,示意洛浪打開看看。

雖然謝宜很喜歡開玩笑,但這些年來,唯一沒被整過的人,除了凌蘭就應該只有洛浪了。

洛浪相信謝宜不會騙他,便喜滋滋地打開紙盒,畢竟有人送他禮物,他還是很高興的。

打開紙盒,就看到一個扁扁的樣式十分普通的手環,顏色也不是洛浪喜歡的綠色,而是接近他膚色的那種。

洛浪一見便有些嫌棄:「這是什麼東西,一點都不好看。」好吧,洛浪還是比較喜歡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按照齊隆說法,是外表協會成員。

謝宜急了:「洛浪,別看它普通,它內在可不普通。」

他連忙手把手地指導這個手環的使用方法,原來這個看似普通的手環,果然不普通,它竟然是一把可以變化無數形狀的武器。

可發射金絲鎖,帶人飛檐走壁,裡面還有多枚銀針可以發射,最重要的是,遇到危險,他只要用力一按手環,謝宜那裡便能第一時間鎖定他的位置,可以及時趕到。

聽到這裡洛浪十分唾棄:「若我都對付不了,你來了有什麼作用?還不如直接找老大來的有用。」

「那好,我留下阻敵,你找老大來救援。」謝宜並未生氣,而是一臉笑意地回道。或許,這才是謝宜真正的想法,他趕來,不是說要救洛浪,而是用自己來換取洛浪生的機會。

「我不要,帶著也是累贅。」洛浪不想帶這個在他眼裡一點用處都沒有的東西。

謝宜滿臉委屈道:「這是我定做好久的東西,花了我好多錢……你要是不要,我幾個月白餓肚子了。」

「啊……」洛浪沒想到謝宜為了這個手環,竟然過的那麼慘。

「是啊,我們的信譽點都在老大那裡,我連老大都沒送禮物,要是讓他知道我只送給了你,我就死定了。」謝宜一臉怕怕地道。

「那為什麼不送他們?」洛浪不解地道。

「他們用不上,都比我強。」謝宜聳了聳肩,一臉無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