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234:我是你爸!

1234:我是你爸!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7-01-18 08:41  字數:2162

1234:我是你爸!

「原來如此。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像齊耀陽這種級別的戰神,無需說的很明白,只要一二句話便知曉凌蘭的大體安排,「一明一暗兩線,的確是個不錯的想法。」

齊耀陽很認同凌蘭的安排,他接著問道:「我只是想知道,晴日通道戰役,一支皇級機甲大隊,真的被你們全部剿滅了?」

齊耀陽很乾脆,將此行的目的直接問了出來。

「不就是一支皇級機甲大隊嗎?這又難不倒我們凌天。」齊隆驕傲地抬頭,回道。

「臭小子,別得意了,給我老實說,你們到底怎麼做到的。」齊耀陽知道,凌天獨立軍只有隊長副隊長有資格分配皇級機甲,滿打滿算,也就四十來架,與情報上日暮一百多皇級機甲數量上相差甚遠,靠他們,別說剿滅日暮一直皇級機甲大隊,就連自保都很難。這其中必然有他不知道的內情。

齊隆聞言,連忙搖頭:「這是我們凌天的底牌,不能告訴你。」

「丫的,我是你爸。」齊耀陽頓時怒了。

「我是凌天的兵,就算你是我爸,我也不能泄露軍情。」齊隆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家老爸。

齊隆的態度直接點爆了齊耀陽,他怒火衝天道:「混蛋小子,我還是十三軍軍團長,軍銜上將,是你長官。.La」

「我直系首長是我家老大,凌蘭凌中將,不是你,老頭子。」齊隆根本不吃他老爸這套,要是吃,也就不會被他老爸揍的那麼多次,依然沒有低頭。

「臭小子,幾年不見,膽子大了,皮也癢了,找揍是不是?」齊耀陽猛地站起,眨眼就來到齊隆面前,抓住他的領子,準備教訓這個混蛋不孝子。

丫的,凌霄命為什麼這麼好,他那兒子凌蘭不僅實力強悍,智慧驚人,還是個十分聽話的乖兒子,處處為他老爸著想,就算出點什麼讓凌霄時不時頭疼,那也是太出色的原因,跟惹是生非毫無關係。

所以,每次凌霄在他面前炫耀的時候,他真是羨慕嫉妒恨啊。自家大兒子二兒子,雖然比較聽話,但天賦普通,就算在他麾下,一路護著,順風順水,一輩子混到個大校也就頂天了。小兒子雖然天賦驚人,年紀輕輕便做到了少將,可這個兒子出色的成績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事實上,從六歲開始,齊隆更像是凌霄的兒子而不是他的兒子……

想到這裡,齊耀陽心中悲憤異常,凌霄這個傢伙,都有了凌蘭這麼優秀的兒子了,為什麼還不滿足,還要拐走他家出色的小兒子呢。

齊耀陽選擇性忘記,是他家兒子硬是哭著喊著抱著凌蘭求收留。因為這個事實,讓齊耀陽更吐血。

楊明治劉福榮見狀,速度極快,連忙拉住齊耀陽,連聲勸解道:「上將,請息怒,請息怒。」

就在楊明治劉福榮出手干擾下,齊隆如滑不溜秋的魚兒,瞬間脫離了齊耀陽的掌控。

一步就遠離齊耀陽足足三米之多的齊隆,鎮定地理了理領子,然後說道:「老爸,齊上將,我現在可是凌天獨立軍的人,想要教訓我,也得讓我家老大同意是不是?否則,你便是越權了。」

「丫的,越權?老子教訓兒子,還教訓不得了?」齊耀陽剛剛被勸消的怒火,騰的一下又上來了。

「上將,上將,請息怒,請息怒。」這次連齊耀陽帶來的參謀副手都圍上來勸解了,總不能讓他們父子自相殘殺吧。

「齊隆,你就少說兩句。」凌天的趙駿韓繼軍李英傑紛紛勸阻齊隆別像只鬥雞一樣,這對父子只要一碰頭,一個不注意,就會讓現場變成一場災難。

在齊家,還有齊媽媽當中緩和,兩父子就算再彆扭,也沒鬧到這種程度,而現在,沒了齊媽媽這個潤滑劑,也沒有凌蘭對齊隆的壓制,就徹底失控了。

齊隆也覺得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便做了個嘴巴用拉鏈拉住的動作,表示自己不說話了。

齊隆乖覺地坐到角落裡,打定注意盡量不出現在自己老爸的視線中,惹怒他家老爸。

而齊隆只要不惹齊耀陽,齊耀陽也沒那麼多氣生。看到齊隆自動規避,齊耀陽也只是冷哼一聲,沒再繼續理睬那個不孝子。

終於避免了一場災難,楊明治劉福榮暗暗鬆了口氣。楊明治就齊隆的回答,對齊耀陽一臉歉然地道:「上將,就如齊隊長說的那樣,這關係到我們凌天的底牌秘密,我們無權回答,若上將真想知道,待遇到我們軍長,上將可以親自詢問。」

「算了,不問了。我算是看出來了,沒凌蘭的同意,你們絕對不願意說出來。」齊耀陽有些無奈,眼中卻帶著一絲讚許。

「或許,我直接問凌大將可能更容易知道真相。」齊耀陽笑道。

「的確如此。」楊明治也微笑回道。

若自家軍長告訴了凌大將這些,而凌大將怎麼回答,那就是凌大將的事情了,與他們無關。

齊耀陽又問了晴日通道戰鬥日暮皇牌機甲上的標誌與編號,以及此行一路,運輸艦隊三位指揮官的情況,最後道別之際,來到魔殲的主腦身邊,輕輕拍了拍它,問道:「這一路,這些魔殲表現如何?」

「比在役的戰鬥星艦要好很多,特別是轉向與速度上,不過也只能與同類星艦相比,若是遇到多架王牌機甲以上的圍殺……結果沒什麼區別,只在於,堅持的時間更久一些。」楊明治淡淡地回道。

「也就是說,依然是雞肋……」齊耀陽若有所思道。

對齊耀陽這句話,楊明治笑而不語。這種話齊耀陽可以說,但他卻不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