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165:他是少雲弟弟!(彼岸花

1165:他是少雲弟弟!(彼岸花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11-14 14:34  字數:4526

1165:他是少雲弟弟!

白少將當然不會什麼都不做,就默認這個影像是真實的,儘管它來自一位聯邦少將。(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很快,他聯繫了紀監科的駭客組,對凌蘭提供的視頻進行真實校對。

整個會議現場變得靜默,某些就算心懷不軌的軍部成員,在這當下,也不敢冒犯紀監科以及被這影像深深震動的眾人。

凌蘭走下彙報台,回到側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臉淡定地閉上雙目。

就這份寵辱不驚,便吸引了下面不少軍部成員的好感,就連前來質詢凌蘭的白少將,也忍不住眼底閃過一抹讚許。

他不由地想起前來時,他的首長跟他說的那句話。

「不管凌蘭應對是否妥當,你必須控制局面,儘可能地拖延時間……」就憑首長這句話,就表明了紀監科的立場,無論凌蘭有沒有殺虜,紀監科都沒有想要治罪的意思。

的確,紀監科監控著整個軍界,查腐敗查暴政查結黨營私,對內查案講究的是寧願誤殺也不能放過一個可能的準則,在軍中可謂是讓人談虎色變。

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面對的都是中高級軍官,有些甚至是隻手遮天的軍中大佬,若手段不狠又如何能保護普通軍人的權益?

不過,紀監科只對國內那些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的軍人負責,敵國的軍人?死再多,又管他們何事?或許,多死幾個,他們還高興呢。所以接到這種殺虜的舉報,若非證據確鑿,他們可是理都不會理的。

當然,紀監科也不是沒有那些「正義感」爆棚的腦殘……不過那種腦殘,在首長英明安排下,不是踢出去了,就是被排斥到了最外圍,絕對不會動搖紀監科的根本。

而此時,看似淡定自若的凌蘭,其實內在並不淡定。

經過小四的多重定位分析,他確定了舉報影像拍攝的方向位置。正是凌逸的機甲。

「老大,這個白眼狼,竟然舉報你殺虜,啊啊啊啊……氣死我了。」凌蘭還沒什麼,小四首先爆了。

「小四,先別生氣了,這件事,不易太早下定論。」凌蘭安撫道。

「老大,你到現在還為凌逸開脫?」小四很不解,要是凌逸沒有這份心,他就不會錄下這段影像了。

「因為他錄下影像的本意並不是為了舉報我,而是想舉報李蘭楓。」對凌逸錄下殺虜這些片段,凌蘭是生氣的,但生氣歸生氣,凌蘭並不會因此失去判斷力。

「可為什麼最後變成舉報你了?」小四困惑道。

「不用想也知道,那個組織的人,成功混到了他的身邊,並且得到了他的信任。不過,能瞞過你與李蘭楓的監控,將這份影像資料成功傳送出去,也算是個能人。」凌蘭讚許道。

「嗯,我也很意外,明明每個發送出去的資料,我都分析過,安全才放行的。(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小四皺起了眉頭,他還是第一次吃癟,這段明顯壞事的影像會在他的眼皮底下溜過。

「所以說,就算這個時代的虛擬技術不及你的夢多拉,但這裡的駭客,他們覺醒的某些特殊技能,可能就會成功避過了你的監控,不容小視。我們以後要更小心些,免得再次栽了。」凌蘭知道小四在虛擬世界所向無敵,多年來平安無事也就有些大意了,這次吃虧,倒是個好時機,讓小四明白,小心謹慎的重要性。

其實,一開始的小四,是個稱職的智腦。但隨著小四多次的進化,讓他擺脫了智腦的刻板,變得感情豐富。現在的小四,更像一個人,而不是一隻智腦。

所以,他也擁有了人類一些毛病,比方說粗心大意,比方說思維有些跳脫,想一出是一出。不過凌蘭並未失望,作為智腦,小四不再那麼完美,但作為她凌蘭的弟弟,毫無疑問,現在的小四比以前的小四更讓凌蘭的寶貝疼愛。

感情是雙方的,親情同樣如此。只有彼此交了心,這份情,才會變得更深更濃更醇。

凌蘭的話讓小四用力點了點頭,以前小四一直認為這裡的駭客是不可能給他帶來麻煩。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看來,我要好好研究駭客的各種天賦能力了。」小四終於對這個世界的駭客提起了興趣。

一開始的不重視,是小四骨子裡的傲氣,認為科技達到巔峰九級文明的夢多拉,根本不是這個才剛過三級文明的低端星系可以相比的。

不過,這次的吃癟,讓小四認可了這個三級文明世界駭客覺醒的天賦技能,或許他們擁有著連夢多拉星系都沒有發現的技能也說不定。

「現在能分析出,是誰潛伏在凌逸身邊嗎?」凌蘭問道。

「正在排查,可能要有一些時間。」小四這次謹慎了,以前幾秒搞定的事情,這次寧願花點時間,反覆排查,反覆確定無誤,這才放行,速度明顯比以前慢了許多。

「不著急,慢慢找。」凌蘭相信小四的能力,而且她現在時間充裕的很,看到小四知道謹慎了,心中十分欣慰。這我家兒郎初長成的自豪感,是從哪裡出來的?凌蘭察覺到自己的心思,頓時囧了囧,天生老媽子的命啊~!

那邊紀監科在校對,這邊小四忙著排查,等待兩者找到答案的凌蘭,腦袋真正算是放空了一回,整個人顯得縹緲出塵,原本迫人的冷寒之氣,頓時消散了許多,讓她整個人顯得溫和了一些,臉上那有些駭人的傷疤,此時也看起來沒那麼觸目驚心,顯得順眼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