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65:推銷!(二合一)

1065:推銷!(二合一)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8-13 10:39  字數:4665

?1065:推銷!

負責人的額頭已經冒出一些冷汗,他現在只希望,大食堂里的情況沒外面聽起來這麼糟糕。

凌蘭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那個表情有些僵硬的負責人,三步並做兩步走,眨眼就來到了大食堂門口處。

負責人見狀,趕緊跟上,一到門口,就看到大食堂中一片混亂,所有人都在瘋狂打架。

這一幕,讓負責人差點吐血,他剛剛還在說這裡的軍人聽話,不會惹事,轉眼就來個打群架的場面,他只覺得一張老臉都被這群混蛋給敗光了。

他剛想大喊讓大家停下,突然飛來一根軍棍,沒有半點準備的他,直接擊中當頭。

「啪!」負責人仰面倒下,作為文官的他,被流彈擊中,光榮昏迷了。

凌蘭雙眉微微一揚,驚訝負責人這麼容易被擊暈。不過,負責人暈與不暈,與她此次來的目的並無關係,凌蘭也就淡定地讓負責人暈過去了。

不得不說,被流放到置統辦的刺頭們,都有真材實料的,妖風大隊原本就是野路子出來,實力都靠打出來的,應該說,實戰經驗,肯定比刺頭們這些學院派來的豐富紮實,加上人多心齊,應該說,有很大的優勢。

不過,打到現在,那些刺頭們並未太過劣勢,依然頑強的反抗著。若沒有人阻止,這場群毆的結果,妖風就算勝利,那也是慘勝。

「能力的確不錯!」凌蘭看了其中表現最活躍的六個人,心中大體有了認識。

不過,最讓凌蘭高興的是,置統辦里竟然有她熟悉的人——妖風。

剛剛見到這些熟悉的人,的確讓她吃驚,但下一秒凌蘭就明白了,這一定是自家老爸給他安排的後手,何大參謀長讓她來這裡看看,可不是真的讓她過來大浪淘沙,而是實實在在地將金子放在這裡,等她來拿。

那一刻,凌蘭心中充滿了溫暖,她的老爸,從一開始就在布局準備,將最好的都留給了她。

凌蘭畢竟是凌蘭,感動只有一秒,就恢復了平靜。

「哼!」

兩邊的人正打的熱火朝天的時候,耳邊突然聽到了一個極冷的冷哼聲。

這個聲音,對大部分軍人都沒有什麼影響,可妖風大隊的人,聽到這個聲音,身體猛地一顫,菊花頓時一緊。

哎喲媽呀,這個聲音怎麼這麼像他們沒完成訓練任務時,凌團長很不高興的冷哼聲?

「我只給你們三分鐘時間!結束戰鬥!」緊接著,一道清冷的聲音響徹整個食堂。

我的媽呀,真是他們魔鬼團長!

妖風所有人,包括燕三,寒毛根根倒立,想都不想,各個雙眼赤紅嗷嗷叫撲向自己的對手。

團長的指令,若是沒完成,那是要死人的。

妖風的人不想死,所以,只能他們的對手死了。

「哇呀,你咬人!」為了完成任務,妖風隊員直接上了十八般武器。嗯,牙齒也算一種武器。

「你們瘋了!」看到妖風的人不講道理,各種陰招都拿出來,那些刺頭們開始有些慫了。

其中最強的六個人,已經看到站在門口的凌蘭,那個邱上尉無疑是個狠客,他硬是吃了燕三一招,借著燕三的那道攻擊力量,整個人飛騰起來,兇狠地撲向凌蘭。

他早就注意到,讓妖風瘋狂的,正是因為此人的一句話,也讓他們因此徹底失勢。

但他不想就此認輸,他之所以被丟到置統辦,前途渺茫,正是因為他不肯低頭,這是他骨子裡的驕傲,現在這個情況,他同樣也不肯低頭。

唯一能扭轉局面的,就是將此人拿下,擒賊先擒王。

邱上尉眼看著自己的右手就要扣到對方的喉嚨,而對方,也因為自己出其不意的攻擊,而被嚇到了,竟然動都不動一下,應該是個剛來軍隊沒多久的小菜鳥吧……

凌蘭儘管帶著面具,但充滿活力的氣息讓人一眼就知道,這必然是個年紀極輕的人。而匆忙之間,邱上尉並未發現凌蘭白色披風下,穿戴的軍裝有些特殊。

暗自得意的邱上尉雙眼的餘光瞥到了愣在原地不動的燕三,是個上校又怎麼樣,還不照樣被他玩弄與手掌之中?

咦?為什麼那個燕三毫無驚慌神色,還有,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

邱上尉還未想明白,就感覺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撞擊了一下,一股強烈的劇痛直襲而來,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回去。

「噗!」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邱上尉愕然地看著前方那個面無表情的年輕軍人,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邱上尉因為注意力在燕三那裡,所以沒看到,在他右手即將碰到對方喉嚨的時候,一道白影閃現,然後他整個人就被打飛了。

「嘭!」邱上尉重重地砸在一張飯桌上,飯桌直接碎裂,邱上尉再掉落到地上,滾出了數米,將這一路的餐桌都掀翻了,這才讓自己的身體止住,可見那一擊的力量如何的大。

停住的邱上尉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他掙扎著爬了起來,好幾次都失敗摔倒在地,卻不肯放棄,依然頑強地站了起來。

就這點傷,就讓他認輸?沒門!骨子裡的傲氣讓他不肯倒下,終於他蹣跚地站了起來。

邱上尉一擊重傷,嚇住了那些刺頭們,畢竟邱上尉可是他們之中體術最強的一個,很快,大食堂陷入了安靜之中,所有人都停住了自己的拳頭,有些驚懼地看著門口站立的那個年輕軍人。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大門口,同時也發現了,倒在門口的那個負責人。

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