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62:八大天王!

1062:八大天王!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8-09 16:52  字數:2377

1062:八大天王!

「謝學長!」

「洛學長!」

所有第一男子軍校的新兵,不約而同地站起來,激動地喊道。

雖然他們各叫各的,喊的很是混亂,但毫無疑問,此起彼伏的正是洛浪謝宜這兩人的名字。

當年一統第一男子軍校的帝王凌蘭,其最重要的八名夥伴助手,被他們這些好事的學弟們暗地裡稱為八大天王,而洛浪謝宜正是其中兩位。

當然,他們的名號在他們離開軍校之後才流傳開來,凌蘭他們根本不知道,在軍校竟然有了屬於他們的傳說。

凌蘭當然就是那個天下無雙,第一無二的霸道蘭帝了。

而八大天王分別是:

忠王:齊隆!

誰叫他長了一張忠厚老實臉,讓小學弟們認為,對凌蘭最忠心的必然就是他了,於是忠王這個稱呼自然而然地給了他洛浪哭暈在廁所了,扎著齊隆的小人,立志一定要將最忠心老大的寶座給搶回來。

美王:洛浪!

顧名思義,一看就知道是靠臉得到的封號。

陽王:謝宜!

謝宜是個陽光燦爛的人,無論跟什麼人,都能打成一片,對謝宜的封號,大家意見並不統一,所起的封號那是五發八門,不過最後還是陽王這個稱呼獲得更多人的認可,最終被確定了下來。

籌王:韓繼軍!

因為凌蘭稱王的時候,李蘭楓等人已經離開軍校,那些小學弟們並不熟悉,也不清楚在凌蘭的身邊有一正一邪兩位軍師。只看到韓繼軍出謀劃策的他們,當然將籌王的封號交給韓繼軍了。

勤王:林中卿!

林中卿的封號是八人中最早確定的,後勤保障之王,當之無愧。也就是確定了林中卿的封號,才按照這個模式,逐一確定了其他人的封號。

理王:武炅!

事實上,無論在凌蘭統一軍校之前還是之後,就從來沒管過事,真正統籌管理的是武炅,而武炅出色的管理統籌手段,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理王封號當然非他莫屬。

暴王:李英傑!

好吧,每次找茬鬧事的總有他的身影第一男子軍校所有師生心中清楚,一個團隊,總要有人來做惡人,而李英傑就是這樣的角色。

事實上,很多人想給李英傑起個惡王,歹王等名號,但想到凌蘭一統軍校畢竟是個傳奇事迹,被記錄在軍校史中。八大天王要是真有一個名號這般遜的王者,他們臉上也沒光。最終,為了保住大家的臉面,中和了一下,起了一個算是中性封號的暴王,勉強符合了李英傑在眾人心中的形象。

鋒王:葉絮!

若說李英傑是各種不順眼扎眼的化身,那麼葉絮便是讓人喜愛的正義使者。哪裡不平哪裡就會出現他的身影,是蘭帝開疆拓土的先鋒人士其實就是打手,因此就給了鋒王的封號。

儘管,武炅、葉絮兩人最終選擇軍團時,與凌蘭分道揚鑣。但在軍校中,凌蘭能成為軍校帝王,這兩人是立下汗馬功勞的,不能無視,最終還是將兩人列了進來,合稱八大天王。

聽到大家激動的喊聲,洛浪詫異地看了謝宜一眼,滿眼的困惑,這些都是什麼人啊?

在軍校中,洛浪是一心只為老大狂,兩耳不聞外界事。在他心中,除了老大就是老大,另外剩下的一點點空間,就是體術格鬥、機甲格鬥

這裡的人,洛浪一個都不認識,哦不,還是認識一個的,那就是表現出色的凌逸。讓洛浪記住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凌逸這個人挺能打的,可以找來練練手。

謝宜十分了解洛浪,看到洛浪的眼神,便低頭跟他解釋了一下,眼前這幾百人,都是來自第一男子軍校的學弟們。

洛浪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推出可親的笑容向眾人點頭示意,表示自己從沒有忘記這些學弟們。

謝宜不忍直視,悄悄地轉了一下頭。

洛浪感覺自己對學弟們的友好已經表達到位了,下一秒,他俏臉一沉,對著那名某兵團的少校軍官冷冷地道:「剛才,是你對我們250機甲團有意見?」

這咄咄逼人的態度,讓那名少校氣涌當頭,身邊的夥伴見狀,忙拉了拉他的袖子,提醒他要冷靜。

雖然凌蘭中校重傷無法康復,被解除了250機甲團團長一職凌蘭官復原職,晉級少將的事情還未正式公布,23軍除了一些高層知道外,下面的兵團軍官並不清楚這些事情,讓整個250機甲團前途未卜,但它畢竟是凌蘭中校一手帶起來的,凌霄大將短期內必然會對250機甲團多多優待,誰讓凌蘭中校是凌霄大將之子呢,不看僧面也會看佛面。

這個時候,與250機甲團鬧矛盾,於己無利,還不如先忍耐下來,待以後,若250機甲團真被放棄沉沒了,再來報復也還來得及。

能成為兵團高官的,都不是蠢貨,被夥伴提醒的少校頓時冷靜下來,他擠出一絲笑容,放低姿態道:「怎麼可能,洛中校,你誤會了。」

讓少校放軟,還是因為洛浪比他軍銜高一級,這可不是什麼虛銜,而是實權。

洛浪可是一支大隊的大隊長,儘管他現在的隊員比不過他們團里一個小隊的人,但編製在哪裡,250機甲團隨時隨地都能成為一個滿編的兵團,洛浪的大隊長也就會變成名副其實的大隊長。而他想要達到對方的位置,不知道還要奮鬥多少年,可能又是一個二十年或者三十年。

想想自己已經過了四十的年齡,又想想對方剛剛當兵兩年的新人,少校心中很不是滋味,羨慕嫉妒恨樣樣不少,當然嫉妒恨更多一些。

「沒有最好。」洛浪滿意了,轉頭離開,走向凌逸幾人。

洛浪並沒心思去考慮少校這話是真還是假,他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行。

雖然洛浪的行為直了一點,看起來很沒心沒肺,但他處理事情,往往要比別人來的更乾淨利落,更不會多起什麼波瀾。

今天只有一更!果然人不能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不能喝酒的我,硬是喝了幾瓶雞尾酒,趴下不說,還腦子遲鈍了一天,然後不幸地卡文了。

希望明天腦袋可以恢復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