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57:算賬!

1057:算賬!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8-05 23:32  字數:2353

?1057:算賬!

雖然李蘭楓被大家默認凌蘭不在時統籌全局,但明面上,作為第一大隊大隊長的楊明治,才是凌蘭不在接管250機甲團一切事物的人,所以,凌蘭一開口,就找楊明治了。

楊明治聞言,心中頓時一熱。他很清楚,作為半路加入的人,凌蘭包括他的夥伴肯定不能完全信託他,不在的時候,找更信任的人掌控全局這很正常。甚至有不少人,為了能讓自己心腹上位,不遺餘力地打擊其他人。

但凌蘭卻不是,無論何時何地,在250機甲團中,在眾人面前,一直很維護他的地位,就如剛才,他不問李蘭楓,不問齊隆,不問其他任何人,而是選擇問他,就是一種維護,同時也是一種信任。

楊明治畢竟是一名城府極深的老兵,瞬間就恢復了平靜,如往常一般,認真回道:「團長,這些日子,一直按照你制定的訓練要求訓練,從未懈怠。」

「楊隊長,要與時俱進!」凌蘭視線轉向那些老機甲師們,現在這群機甲師們各個恢復到了巔峰期,甚至有不少在戰場成功突破原來的極限,進入一個新的境界,單單靠以前的那些訓練量,怎麼可能夠呢?

耶?不是要發落這些新來的人嗎?怎麼話題轉到他們身上了?在場所有老兵看到自家團長那寒磣無比的目光,集體打了個哆嗦,心中大感不妙。

只有楊明治等人清楚,凌蘭要開始算賬了,剛才那即將出現的群毆事件,可不止只有新人參與,他們這些老人一個都跑不掉。

「呵呵,都精力旺盛到要打群架了,就表示原來的訓練還不夠。」凌蘭冷笑一聲,雙目冷芒一閃,「從現在開始,每日訓練任務增加兩倍!」

「兩倍?」

「這下慘了。」

「救命,我不要啊」

「團長,求放過!」

整個大食堂一片哀嚎,紛紛呼喚團長手下留情,可惜,凌蘭對此一向鐵石心腸的很。

「三倍!」凌蘭清冷的聲音頓時傳到每個人的耳中。

「不要啊,老大!」

「我們完成不了的。」

「會死人的。」

「四倍!」凌蘭面不改色心不跳,在眾人的絕望之中,又提升了一個等級。

「我靠!」齊隆終於從震驚中蘇醒過來,馬上跳了出來,大聲吼道:「03大隊集合!」

再不出聲,就不會是四倍了,齊隆很清楚,要是再有異議,恐怖的老大絕對會說出五倍六倍的話,那才是真正要死人的。

其他幾個隊長也反應過來,紛紛集合自己的大隊。四倍聽起來很可怕,但以他們的能力,再輔以李蒔瑜的藥劑,還是有那麼一線希望的。

再遲鈍一點,這一線希望都要沒了,五倍,那絕壁是絕望的數字。

很快,所有機甲師們都被自家的隊長帶走訓練了,四倍的量,不馬上開始,恐怕到半夜十二點都未必能完成。

很快,大食堂一下子少了不少人,不少後勤兵一臉驚恐地縮在後面,就連呼吸都盡量保持隱蔽,就怕一個不小心驚動到自家團長,被逮到算賬。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團長對群毆一事,很生氣,大大的生氣,rr的生氣。而他們似乎也在這場群毆中煽過風點過火,與那些機甲師相比好不到哪裡去。

躺在地面上的新機甲師們,驚疑不定地看著前方的凌蘭,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先處理他們,而是去懲罰那些老機甲師們,難道是因為忌憚他們各自背後的勢力?所以投鼠忌器了?若這樣,就真的太好了。

還沒等新機甲師鬆一口氣,就發現凌蘭的視線投到了他們身上,右手的短鞭輕輕地敲著左手心,似乎在盤算什麼。

突然凌蘭抬頭看向某個方向,喊道:「蒔瑜!」

一個外面披著白大褂,裡面穿著軍服的青年軍醫,帶著一絲淡淡地笑容,回道:「團長,有什麼吩咐。」

「你那邊缺不缺實驗體?」凌蘭淡淡地問道。

不用說明,一直與凌蘭配合干這種嚇人事情的李蒔瑜,駕輕就熟地道:「上一批已經用爛了,正好需要新的實驗體。」

李蒔瑜不僅言語配合,他還上前來到那群倒地的新機甲師旁,蹲了下來,右手帶上手術手套,然後輕輕地按了按其中一個機甲師的頸部,又捏了捏他的手臂,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站了起來,邊走邊脫下手術手套,路過一個智能垃圾處理器的時候,將手中的手術外套丟了進去。

來到凌蘭身邊,李蒔瑜笑道:「這批實驗體很健壯,活力十足,很不錯,可以支持我研究很長一段時間。」

躲在一邊的後勤兵此時突然想起他們聽到的,關於醫療部部長的一些小道消息。對方能坐穩250機甲團的醫療部長,掌握整個醫療中心,都是因為,他一直在為團長進行人體**實驗

萬萬沒想到,這個小道消息竟然是真的。原本一直沒人信,畢竟,李部長是一個笑容溫暖,氣質溫和的人,不像是作出這種可怕事情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也。

在場的後勤兵們驚懼地看著李蒔瑜,原本讓人感覺溫暖的笑容,此時在他們眼裡,也變成魔鬼的笑容了。

後勤兵的驚懼表情被這群新機甲師看在了眼裡,再聽到李蒔瑜的話,頓時渾身發寒。

難道他們沒戰死沙場,卻要死在自己人的**試驗中嗎?

「你們這是犯罪,犯罪」其中一個機甲師難忍心中的驚懼,突然怒吼起來。

凌蘭淡漠的眼神掃了過去,那名機甲師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