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34:誰?(濃油赤醬和氏璧+

1034:誰?(濃油赤醬和氏璧+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7-14 21:25  字數:2252

1034:誰?

丟出唐寧宇的穆朝然,一個轉身便面朝來襲的劍光,他猛地深吸一口氣,右手探出,只見他的右臂,整個化為熊熊燃燒的火焰,散發著炙熱的氣息。

「來吧!」穆朝然眼中閃過一絲決然,整個人猛地飛騰起來,火焰瞬間淹沒他整個人,就如一個人形的火球,極速迎向那可以劈盡一切的劍光。

火球與劍光終於碰上,事實就如眾人所料的那樣,沒有一點停頓,熊熊燃燒的火球瞬間被劍光分解光,直接露出了穆朝然的本體。若穆朝然沒有其他保命絕招,接下去,那些劍光就會將他的身體直接射成肉泥,最終變成一攤血水。

所有人都知道,穆朝然在劫難逃,帝王級與普通領域之間的距離,並不是明面上同等階那小小的兩個小境界,而是天與地的差別。

正當大家都認為穆朝然會死無全屍的時候,突然,半空中突然熒光一片,差點晃花了所有人的雙眼。

只見穆朝然與劍光相撞的地方,又出現了一把晶瑩剔透的利劍,狠狠地扎進劍帝的劍光之中!

「嘭!」兩股強大的力量碰撞,頓時炸裂開來。穆朝然被直接震飛了出去,巨大的能量直接將穆朝然震成重傷,在空中就噴洒出了無數鮮血。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被震飛的方向恰好是唐寧宇逃亡的方向。

因為在半空中,也因為巨大的能量爆炸讓周圍的人著緊保護自己,無暇顧及周圍的情況,幾乎沒人發現,被震成重傷的穆朝然,全身已經被一層冰層保護著,這也是他能在兩股強大能量碰撞中,可以活下來的重要原因。

穆朝然傷重已經無法動彈,但被這恐怖能量震飛的他,竟然很快追上了此時在地面上飛奔的唐寧宇。

唐寧宇似乎早有準備,在穆朝然飛到他的上方,一個飛身,就將穆朝然輕輕接住。

「誰?」穆朝然儘管半條命都要沒了,但還是想執意想要一個答案,救他的人到底是誰。

「不知道,不過也是他通知我在這邊接應你。」唐寧宇道出了他會事先準備的原因,右手就將早就準備好的治療藥劑灌入穆朝然的口中,最起碼在這段時間中,吊住穆朝然的命。

劍帝看到自己要殺的人被人擋住,沒有生氣,而是眼中露出一抹驚喜,他一直尋找的那個人,終於出手了。

沒錯,劍帝出手,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引出那個晚上,與他對上一指的超級強者。劍帝認為,此人必然與龍翔的這兩隻有關係,否則也不會在那一日為救這兩人而出手。

「你終於出現了!」突然半空中響起了劍帝的聲音,跟著劍帝的身影出現在了賭鬥場上的最高點,俯視著下方一切。

「你就知道我一定出手?」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地面上,一個穿著黑色風衣,帶著金屬面具的男人出現了。正是凌蘭。

「那天晚上,你不也因為那兩隻,跟我對上一指嗎?」劍帝胸有成竹地道。

「有嗎?」凌蘭只是模稜兩可地回了一句,沒有確定也沒有否定。

劍帝卻當他認可了,便繼續說道:「成為帝王級尊者,就得坐鎮一方,讓我沒機會與其他帝王尊者戰上一戰,這是我心中唯一的憾事,我以為,今生恐怕無法得嘗所願,卻想不到,竟然會有一位帝王級尊者潛入我邁爾發……」

「雖然不知道你為何要違背了人類共同宣言,來到我邁爾發。但對我來說,你的到來,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劍帝雙目神光閃現,閉關數十載,有了新的感悟,迫切需要一戰來激發這一切,只是帝王級戰鬥造成的危害太大,被諸國命令禁止,劍帝不得不強忍戰鬥**,困在此地動彈不得。

凌蘭沒有回答劍帝的疑問,難道她能說,其實她還不是帝王級尊者,只是一個靠雙領域增幅的偽帝王級嗎?

劍帝說這話,也沒想得到凌蘭的答案,他現在全身興奮的很,戰意越來越強,隨著戰意的增強,他全身上下都散發出可怕的劍意,將周圍一些阻礙物都擊成粉碎。

此時邁爾發賭鬥場的賭客在邁爾發的安排下,已經撤離,整個邁爾發除了各個勢力的領域強者,以及坐在包廂中,接受邁爾發保護的達官貴族,世家子弟們。也包括一直在包廂中,觀看到現在的蕭易秋。

蕭易秋看到出現在地面上的凌蘭,頓時眉頭一皺,他總覺得這個人他應該認識。

「奇怪,我到底什麼時候見過他呢?」蕭易秋拚命地想,也許想的太投入,他竟然感覺自己的頭開始劇烈抽痛起來。

「又來了。」蕭易秋痛苦地抱著頭,讓自己的思維盡量放空。每次,他想要深入的想,就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是手術後的後遺症,可那些醫師不是說,很快就會沒事嗎?為什麼都這麼久了,一旦他用腦過度就會發作呢?

蕭易秋原本以為這疼痛像以前那樣,很快就會停止,卻沒想到疼痛越來越強,竟然遠超以往任何一次。

「該死的,我一定要殺了那些庸醫!」蕭易秋無力地側倒在沙發上,整個人蜷縮起來,想要制止這非人的疼痛。

是的,他一定要殺了他們。竟敢對他說手術很成功?成功個P,明明就是手術失敗。要知道,真正手術成功的,是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後遺症。

不過這一切,都得等他熬過這一關之後才能做。蕭易秋咬牙,讓自己別想這些事情……至於那個讓他感覺熟悉的黑衣面具人,他再也不敢去想了,那可是要人命的。

唐寧宇感覺到身後強大的戰意襲來,他心神一陣動搖,有種想要跪下的**。

「噗!」穆朝然噴出一口鮮血,這鋪天蓋地的戰意壓迫,直接讓穆朝然傷上加傷。

穆朝然這一口血,卻讓唐寧宇振作起來,他鋼牙猛地一咬,差一點就能咬碎自己的牙齒,不過這巨疼也讓唐寧宇完全擺脫戰意的壓迫侵襲,逃亡的速度再次加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