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29:小心!(Thr6?冰妖

1029:小心!(Thr6?冰妖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7-11 08:35  字數:2225

1029:小心!

凌蘭馬上讓小四聯絡上了凌霄,將她們發現的東西告訴了凌霄。

凌霄原本溫和帶笑的臉龐,漸漸地變得冷凝嚴肅起來,原本以為礦脈的事情已經麻煩到了極點,卻想不到,自家女兒發現了更加麻煩的事情,礦脈一事與此事相比,所謂的麻煩就不算什麼麻煩了。

凌霄看了一眼屏幕中冷然的凌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確定自家女兒一定擁有那種麻煩會自動送上門的體質了,無論到哪裡,就算不去主動惹麻煩,麻煩也會自動送上門……

他還得要變得更加強大,否則要HOLD不住這些事情了。凌霄可不希望在女兒心中那個可以為她撐起一片天的萬能父親,形象突然崩潰。

「還是那句話,邁爾發的事情交給我了,若是可以,現在就離開邁爾發,回家吧。」凌霄相信自家女兒不會衝動,不會惹事,但他實在怕女兒那個麻煩纏身的體質,萬一,那些事主動惹上來……還是回家最安全!

想到這裡,他冷眼瞥向站在自家女兒身邊那個帶著面具的李蘭楓,說來說去,還是這個罪魁禍首,讓自家女兒又招惹到了大麻煩。果然,他直覺很正確,這個人的確「危險」,真讓人放心不下。

凌霄對李蘭楓的印象再次急劇下滑,若不是他向來不插手女兒的事情,他都想找機會給這傢伙上上眼藥了。凌霄再次確定,他真的不喜歡這個叫李蘭楓的臭小子。

凌霄的話,讓凌蘭果斷搖頭:「父親,在機甲賭鬥大賽結束前,我是不會回去的。不過,我已經讓蘭楓放棄這個任務了,我們不會再主動插手這件事,一切等父親的通知。」

凌霄聽出了凌蘭的未盡之語,要是麻煩硬是要招惹,他們還是會出手的。

看到凌蘭眼中堅定的神采,凌霄知道自己無法拒絕凌蘭。因為這是屬於凌蘭的信念,若是阻止了,凌蘭很可能會心靈出現破綻,這對凌蘭未來的成長,會有很大的影響。

「那,一切小心了。」凌霄只能用這句話來結束這次的通話。

待自家女兒的臉龐消失在屏幕中,凌霄依然愣愣地看著已經變成一片黑色的虛擬屏幕,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看來,要加快速度了。」凌霄眼中露出一絲狠戾,原本還想徐徐圖之,可凌蘭一次又一次帶來的信息,讓他清楚,已經不容許他繼續從容安排了。

他很清楚,凌蘭不回來,何嘗不是因為不想影響他的布局。凌蘭的出遊,除了那些不該知道的,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一旦回歸,那些人的視線又將重新聚焦在他們「父子」身上,他的壓力要比現在更重,有些動作也就不好做了。

時間很快又過去了十天,這十天,機甲賭鬥也從一開始的水平參差不齊,逐漸將普通的王牌師士都淘汰出局,除了一些比較好運的機甲師,留下來的都是極限王牌,是王牌中的王牌。

更甚至,有一場比賽,兩名王牌師士殺紅了眼,最後竟然沒有按照賭鬥的相關規定,直接攻擊要害部位,最終一死一重傷。這也讓機甲賭鬥大賽開始變得血腥起來。

但吸引眾多賭客的正是這些,賭注開始翻倍增長,在這些賭客心中,只有參與這種生死之戰的賭博,才夠刺激夠滋味。

在一間特殊的休息室間,唐寧宇穆朝然正面對面坐在各自的床鋪上,相比十天前,他們的精神狀態並不怎麼美好,甚至有些萎靡。

「對手越來越強了。」穆朝然淡淡地說道。

「嗯,隨著普通王牌師士的離開,留下的都是精英,每場都不好打。」唐寧宇放鬆著自己的手指,今天的幾場比賽,對方狡猾如狐,他一個疏忽中了計,若非他的手速早就突破王牌師士的等級,最後靠極端的手速,讓自己逃脫了對方必殺的一擊,否則,輸的就是他了。

不,可能不止是輸,還可能沒命。那一招,是沖著唐寧宇的要害而來,一旦擊中,不死也沒半條命了。

唐寧宇僥倖逃過了一劫,不過,也有極大的後遺症,那就是,手指神經受了傷,現在動一下都感覺到疼痛難忍。

明天還有苦戰,他必須要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裡,讓自己的手指恢復正常,否則,明天會很糟糕。值得慶幸的是,對方雖然限制他們的行動,將他們關在特殊的房間里,讓他們不能利用領域能量逃離,但身上攜帶的東西卻一個未動,這些天,他們是靠隨身攜帶的龍翔頂級恢復藥劑支撐著。

不過藥劑總有用完的一刻,唐寧宇眼中露出一絲焦慮與困惑,他們與龍翔已經斷絕消息十天了,按理,龍翔應該派人來救援了,可為什麼到現在沒看到一點龍翔的信息?

唐寧宇很清楚龍翔的駭客能量,他們若真想傳送什麼消息,必然有辦法讓他們知道,唯一的可能是,掩護他們的林社長,根本沒將他們失蹤的消息告訴龍翔,所以,龍翔根本不知道他們出事了……

但這可能嗎?按照指派任務的上級說的那些,林社長是龍翔所有合作中,最值得信任的。若連最值得信任的都背叛了龍翔……

唐寧宇心中頓時冷寒一片,而他想到的,穆朝然同樣能想到,甚至穆朝然要比唐寧宇想的更早更深遠。

「我們不能束手待斃了。」唐寧宇看懂了穆朝然低垂在下的手勢,這是他與穆朝然無聊之際弄出來的遊戲,沒想到卻在這裡發揮了作用。

「可是,周圍都是敵人,我們沒有機會。」唐寧宇坐著手勢回道,嘴中卻說著他今天那場生死一線的戰鬥,如往常一般,在與穆朝然一起交流分享戰鬥的經驗。

「今天,你看出來了嗎?給我們安排的對手,都很兇殘。」穆朝然嘴中與唐寧宇閑聊著,但手勢卻表達出了他內心真實感受,「他們,已經對我們動了殺機,只是他們希望我們死在賭鬥場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