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1001:是我!

1001:是我!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6-15 09:24  字數:2429

1001:是我

按位置看,能偷襲,只能是閻王,但冷靜下來的他們,知道閻王沒有出手,因為他們也沒感覺到閻王出手的能量波動。除非閻王等級比他們高,可真比他們高,就不會傷於凌蘭之手了。

可不是閻王,又會是誰呢他們沒有懷疑凌蘭,凌蘭儘管是半步帝王,但同時抵擋兩人的攻擊,根本沒有餘力偷襲。而且他們的位置正是凌蘭與青年的中間,凌蘭根本無法避過他們,而成功偷襲到青年。

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老者與中年大漢全身戒備,小心地感受周圍,想找出潛伏的敵人。

「兩位,雖然我不知道你們與閻王達成了什麼條件,但現在,閻王已死,該有的協議也已經無用。我們之間的戰鬥,沒有任何意義,反而給別人可趁之機」凌蘭看向倒地的青年,意有所指地道,「能瞞過我們三人,成功偷襲的,實力決不在我們之下而現在這個情況,他是為你們而來。」

老者聞言,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凌蘭淡淡地道:「我已完成目標,也就不參合此事了,就此告辭。」說完,凌蘭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老者與中年大漢並未放鬆警惕,待過了數秒,兩人確定凌蘭已走,周圍再無其他人的氣息存在,老者這才示意中年大漢去看看青年。

中年大漢將青年翻過身,就看到一把飛刀插中他的心臟。按照青年所坐的位置,這把飛刀的確是閻王那個方向而來,也難怪青年倒地之前,會說出那句話。

中年大漢在青年胸口一檢查,臉上露出驚喜之色,連忙從懷中掏出一罐超強恢復藥劑,給他灌了下去。同時用法則能量封鎖所傷之處,兩指捏住飛刀,直接拔了出來。

「怎麼樣」老者關切地問道。

「清逸的心臟異於常人,靠近右胸,倒讓他逃過一劫。」中年大漢慶幸地回道。

「這就好,只是可惜了閻王殿。」老者嘆道。

「無妨,只是多花精力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中年大漢回道,「若非怕被各國發現魂域的行動,我們也無需要借用閻王殿這個殼了。」

「近幾年,各國加大了對我們魂域剿滅力度,讓總部不得不化整為零,分散各地。」老者嘆道,這也是他們會來混亂地帶的原因,為了生存,他們不得不狡兔三窟。

中年大漢也跟著苦笑,他們魂域殺了各國那麼多政要強者,有這種結果,也是必然的。若非各國還需要他們魂域為他們剷除異己,恐怕打擊力度不僅僅是這些了。

「咳咳咳」青年終於蘇醒過來,他咳出了一口血,張開了雙眼,看到中年大漢的臉,頓時激動地喊道:「閻王,他」

「不是閻王下的手。」中年大漢告訴青年真相。

「啊」青年愣住了,他致死都以為是閻王下的手,感情他恨錯了人。

「那是誰」青年想到自己差點命喪黃泉,頓時咬牙切齒地道,「是不是那個面具黑衣人」

「也不是,他沒機會也沒能力出手。」中年大漢直接否定了青年的猜測。

青年再次一愣,滿臉困惑:「那到底是誰」

中年大漢臉上露出苦笑:「我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位有特殊手段隱瞞氣息的強者,又或者是」帝王級中年大漢搖了搖頭,否決了自己的想法,他實在想不出一個帝王級超級強者,為何要對一個才氣勁巔峰的後輩出手。

青年聽到連老者中年大漢都不知道出手的是誰,臉上頓時露出驚駭的表情:「那那那這裡不是很危險」

「回去吧,讓下面的人,趁機收斂閻王的勢力。」老者也覺得在別人的地盤有些不安全,便決定回自己的大本營。

應該說,這個世界的恢復藥劑,真的很厲害。原本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青年,休息了兩個小時,便大致恢復了。當然,這也是他沒有真正傷到要害的結果。

三人如往常一般,一起吃了晚飯,同時也商議接下去該怎麼安排。當然,是老者與中年大漢兩人商量,而青年只是認真聆聽。

「說起傷清逸的那個人,此人來去無蹤,我們不能不防」中年大漢小咪了一口烈酒,對在他們眼皮底下,無聲無息傷到青年的那個人,他還是無法釋然。

「我回來翻閱了組織中所列的領域強者檔案,感覺可能是這麼幾個人,清逸你安排人去查查」老者將幾個擁有特殊隱匿法則的領域強者給提了出來,讓夏清逸查他們是不是悄悄潛入混亂地帶了。

「明白了,三長老,林執事。」夏清逸認真地點了點頭,表示明白。雖然明面上,負責人是他,實際主持人卻是眼前這兩人。

「對了,那個面具黑人確定身份了嗎」老者突然問起了凌蘭。

「小四冒險團團長江暉。」夏清逸回道。

魂域的調查能力還是很強的,兩個小時,就查到了凌蘭目前的身份。

「小四」這樣的實力,早應該成為冒險界的帝王之一了。

「不排除隱姓埋名。」夏清逸補充道。

「找出此人的落點,找機會擊殺。」老者冷酷地回道,他絕對不能讓這麼一個厲害的敵人離開混亂地帶,留下隱患。

「是」夏清逸滿面笑容地回道。

老者淡淡地嗯了一聲,突然他抬起頭,冷然地看向滿臉笑容的夏清逸。

這笑容十分熟悉,是夏清逸談判或者對待客人,看似誠懇實際卻無比虛偽的笑容。以往,他們面前,夏清逸的表情一直很嚴肅認真,從沒有露出過這種笑容。

「清逸,你為何要這麼笑」中年大漢也感覺到了,頓時詫異地問道。

夏清逸只笑不語。

「你對我們的安排有不滿」老者冷冷地問道。

「沒有」夏清逸繼續笑道。

「那你笑什麼」這笑容實在讓人看著生氣。

「他在笑你們,自身不保,卻還想要擊殺我」一個淡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隨著這一聲,夏清逸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黑衣飄飄的面具人。

「主人」夏清逸見到此人,馬上站了起來,恭敬地喊道。

夏清逸的叫聲,讓老者、中年大漢臉色一變,他們突然想到了什麼,指著夏清逸喊道:「是你」

「是我」夏清逸笑眯眯地道,「那一刀,是我自己刺的。」

ps:今晚更新完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