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964:滅口?(彼岸花開蔠是傷和

964:滅口?(彼岸花開蔠是傷和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5-18 17:54  字數:2304

?964:滅口?

看到自己的地刺被對方的領域法則徹底冰封,陰長老臉色咋變,想都不想,急速閃退。可以輕易冰封自己法則的人,實力絕對超過他數倍。

陰長老是偽封號領域強者,只差封號領域強者一線,就算真的對上封號領域強者,也有一戰之力。可他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的過分的領域強者,根本不是他想像中的最多是封號領域強者,他甚至認為,對方可能是一位帝王級領域強者。

帝王一出,領域無敵!除了傳說中的神域,以及相同等級的帝王強者,根本無人能敵。

這個認識,讓陰長老當機立斷,馬上結合自己的領域法則,準備土遁!

但凌蘭又怎麼會允許敵人從她手中逃離,凌蘭的信條一貫是要麼不出手,一旦出手必然要斬草除根絕不留後患。

「天羅地網!」凌蘭手指舞動,就見冰封世界的領域中,無數看不見的晶瑩冰絲在其中縱橫。

陰長老只感覺自己急退的身體被什麼纏住了,速度驟減下來。

凌蘭十指猛地一扣,類似琴弦的嗡嗡聲頓時響徹一片。

陰長老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突然劇痛起來,他想都不想,土系鎧甲瞬間覆蓋全身。

「咯咯……」絲弦劇烈摩擦堅硬鎧甲的刺耳聲頓時響起,在一邊,年紀最小的劉愛華以及普通人劉嬸,閉眼痛苦地掩住自己的耳朵,企圖阻止這可以刺破她們耳膜的尖銳雜訊進入她們的耳中。

而羅毅與王旗則被眼前呈現出來夢幻的世界給驚呆了。

在他們的雙眼中,原本晶瑩的冰封世界。無數絲弦彼此交錯,將整個世界分割成一個一個格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那些透明的絲弦竟然散發著七彩光芒,有種奪人心魄的瑰麗,可就這份似乎只存在於夢幻世界的美麗景色,卻是收割一切生命的死亡之弦。

羅毅與王旗為眼前的美景驚嘆著。但下一秒。一股冷到骨子中的寒意頓時襲上他們心頭。

原來被無數絲弦纏住身體的陰長老,儘管用自己最強的單體護身技能保護自己,可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這些絲弦的力量,「嘭」的一聲,直接被絞成無數肉沫,血染大地。

這一幕。讓羅毅與王旗驚跳起來,他們有種錯覺。感覺自己的肌膚在呻吟,有看不見的絲弦正在切割他們的血肉,要將他們絞成肉沫。

儘管他們知道這是假的,他們在絲弦絞殺的範圍之外。可他們還是無法控制自己這種心理,估計他們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從眼前這一幕噩夢中逃離出來。

值得慶幸的是。掩住耳朵痛苦閉上眼睛的劉嬸與劉愛華並沒有看到這一幕,也算是逃過了以後的噩夢侵襲。

劉福榮儘管看到過凌蘭冰封世界的殺招。可卻沒看到過凌蘭還有這種夢幻卻讓人驚恐膽顫的可怕殺招,就算殺人無數的劉福榮,看到陰長老在這招之下,死無全屍的模樣,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他們的團長很兇殘!劉福榮決定回去要告訴隊員們,千萬不能惹團長,否則,就算死,也死的讓你不想死在團長手中第二次。

凌蘭這招是在霧化那裡轉換到冰系的,可以說,絲弦這個招式,凌蘭可以三種形態自由轉換,分別是藍色水弦,晶瑩冰弦與灰色霧弦。三種形態里,冰弦殺傷力最強,水弦韌性最佳,而霧弦介於兩者之間。

凌蘭剛剛解決陰長老,就感覺一股熟悉的氣息來到這裡,凌蘭手指一顫,冰弦頓時消散,夢幻的一幕化為虛幻,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白影猛地撲到凌蘭的懷裡,正是小白,隨後一個大箱子掉落下來,順著地面上的冰面滑了過來。

劉愛軍興奮地拍手,對小白大聲喊道:「小白,好玩,好玩,我們再玩一次好不好?」

好吧,劉愛軍到現在還以為這是一場遊戲,根本沒有半點做了人質該有的害怕。

小白可不想理睬這個小笨蛋,陪他玩了這麼久,已經是它小白大人的恩賜了,現在既然回到了主人身邊,它才不要再陪這個小笨蛋玩呢。

凌蘭摸了摸小白的腦袋,淡淡地道:「乾的不錯。」

啊,它被主人誇獎了!小白兩隻大眼睛頓時笑成了兩條線,它用頭撒嬌地蹭了蹭凌蘭,心中原本被主人丟下做小笨蛋玩具的怨念頓時煙消雲散。

不得不說,小白很好哄!

「小白!」劉福榮看到那隻熟悉的白色小圓球,頓時叫了起來。

小白身體頓時一僵,頭一點一點地別過去,看到劉福榮正笑意濃濃地看著它……

「嘰!」啊啊啊,它又被發現了,主人一定會將它滅口的!

小白還記得主人這次是隱姓埋名,它竟然不小心將主人暴露了,啊啊啊,這下該怎麼辦?它不想死啊。

小白兩隻觸手捧著自己的大腦袋,焦急地盤算著,它是滅劉福榮這個口呢,還是打定主意,假裝自己不是小白?

「放心,跟你無關。」看到小白眼珠亂轉,就知道小白在擔心什麼,凌蘭好笑地摸了摸小白的腦袋,當初是想留個後手才收了小白這個寵物,卻沒想到,還真收了個讓她嘀笑皆非的寵物來。

聽到暴露身份無它無關,小白頓時滿血復活,它趾高氣揚地對劉福榮點了點頭,擺出它是團長寵物的普來,讓劉福榮啞然失笑。

這些日子,與小白朝夕相處,劉愛軍早就當小白是他的朋友了,看到朋友不理他,劉愛軍頓時著急了,他連忙從箱子里爬出來,身上帶滿首飾的他,有些吃力地跑到凌蘭身邊,一臉不解地問道:「江暉哥哥,為什麼小白不理我?」

凌蘭指著劉福榮,對劉愛軍說道:「愛軍,你看看這個人是誰?」

劉愛軍狐疑地看著那個全身血跡,十分狼狽的大漢,認真地想了起來。

突然他雙眼一亮,帶著一絲渴望地看向凌蘭:「他是爸爸?」

爸爸一詞,讓劉福榮身體猛地震動了一下,他想不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小男孩,竟然就是他從來不知道存在的兒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