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951:對不起!

951:對不起!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5-11 01:06  字數:2487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米分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951:對不起!

劉福榮苦笑地看了一眼還不明就裡的劉嬸,老實交代他如何化身劉忠國的事情。)

凌蘭輕輕扣了扣座椅的扶手,劉福榮說完便忐忑不安地等待自家團長的最終判罰。

凌蘭轉頭看向已經被劉福榮說的這些事情驚呆的劉嬸,溫和地道:「劉嬸,你怎麼想的?」受到欺騙的是劉嬸,她也要聽聽劉嬸的意見。

劉嬸心情複雜地看著劉福榮,沒想到與他成親的丈夫只是借了劉忠國的殼子,真正的劉忠國早就犧牲在外面,想到這些年她的辛苦與委屈,劉嬸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聽到凌蘭的聲音,劉嬸求助一般地抬頭看去,凌蘭溫暖的眼神讓她心中一定。

這些年的辛苦與委屈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劉嬸流著淚笑了:「團長,我聽你的。」

她捨不得恨這個男人,可也不想就這麼讓他輕鬆過關,既然她對他沒辦法,那麼交給眼前這個可以掌控一切的年輕人,是最好的辦法。

凌蘭聞言,便起身站了起來,她冷冷地看了劉福榮一眼,慢慢提起雙手,交叉相握,指節頓時發出了咔咔咔的聲音,讓劉福榮一陣心驚肉跳。

他會不會死定了?突然他很懷念其他幾位隊長,要是他們在,或許可以為他說幾句討饒的話,讓團長從輕發落。

「啪!」一聲巨大的聲響,凌蘭一掌將劉福榮按倒在地。

「我的劉大隊長。我最忌諱的一點就是欺騙,而且,你騙的還是一個這麼好的女人……」劉福榮耳邊傳來凌蘭冰冷的聲音,那聲音似乎來自地獄,可見凌蘭的憤怒。

「對不起,團長!」劉福榮強忍全身承受恐怖壓力的痛楚,努力擠出這一句話。

「啪!」凌蘭迸發的氣勢再次將劉福榮壓趴在地。「你對不起的對象。搞錯了。」

「咳!」劉福榮咳出一口鮮血,領域強者迸發的氣勢,並不是他這個氣勁巔峰大圓滿的人可能承受得住的。

劉福榮抬頭艱難地看向劉嬸。一字一字地道:「對不起,阿韻,我騙了你,請你原諒!」

小愛華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江暉哥哥打的吐血。嚇得「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她想上前懇求江暉哥哥饒了她爸爸。不要再打了。可還沒上前,就被劉嬸一把抱住。

劉嬸雙眼含著淚花,劉福榮受傷她也心疼,可她很清楚。凌蘭之所以出手懲罰劉福榮,都是為了她,她怎麼可以因為心軟。而讓這場懲罰半途而廢?她可不是一朵不知好壞的白蓮花。

凌蘭讚賞地看了劉嬸一眼,難怪劉嬸能在如此困境中。一個人撫養兩個孩子身心健康地長大,這個女人胸中自有丘壑,有自己的堅持。絕對不會因為一兩句話就心軟,就如她選擇由她解決,那麼便不會中途再插手。

凌蘭感覺越來越欣賞這個女人了,難怪小愛華小愛軍的表現這麼懂事那麼乖……

不過越欣賞劉嬸,對劉福榮就越不滿,凌蘭手腕上的繃帶突然散開,飛舞的繃帶將劉福榮一把纏住。

「劉嬸,放心,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凌蘭落下這句話,瞬間就帶著劉福榮消失在這間密室。

王保庄這才臉色慘白地看向劉嬸:「這樣好嗎?」他剛才被凌蘭暴虐的手段與可怖的氣勢給震的沒敢吱聲,待凌蘭離開,他才感覺讓他窒息的可怕壓力消失了。

「有什麼不好?」劉嬸淡淡地道,只有讓那混蛋痛了怕了,以後才不敢欺負她們娘仨。

在劉福榮的闡述中,劉嬸很清楚,劉福榮可不是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劉忠國,無論能力地位還是榮譽,都是需要她去仰望的那一種,這樣一個各方面條件都十分完美的男人,若非為了保護王家爺孫來到牧羊星,她根本不可能嫁給他。

灰姑娘遇上王子,年輕時候的劉嬸也曾做過這樣的美夢,但現在的劉嬸更清楚現實,沒有相稱的地位身份,她用什麼來保護她的婚姻,她的孩子們?必須找一個讓那男人心中發憷的大靠山,毫無疑問,凌蘭就是最好的對象……

為母則強,劉嬸自從成為一個母親之後,便沒有了少女時期的夢幻,取而代之的是,堅定果決,懂時務。

王保庄突然反應過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當年劉福榮選擇劉嬸,是因為劉嬸溫柔賢惠心軟聽話,沒想到,這個女人賢惠是賢惠,溫柔也溫柔,可並不是什麼心軟聽話的女人,狠起來的時候,比那些看起來彪悍狠辣的女人還要狠。

王保庄暗暗為劉福榮默哀了一下,他似乎看到劉福榮將來變成老婆奴的一幕……嗯,還是他聰明,不找老婆,也就不用受這份罪了。

凌蘭走到原來那件密室,一進去就聞到了濃郁的血腥味。走到其中,就看到尹浩橫屍當場,地上全是血水。

凌蘭嫌棄地皺了皺眉,一個彈指,就見整間密室被冰封,又一個彈指,冰封的世界變成碎末,最後化為虛無。現場再無一點痕迹,就好像這裡從沒有過任何東西一般。

「劉大隊長,機會只有一次,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凌蘭手臂猛地一震,繃帶就將劉福榮甩了出去。

劉福榮穩穩地落地,愕然地擦掉自己嘴角的血跡,有些不明白凌蘭這話的意思。

「你的敵人在第三軍團已經做到了隻手遮天的地步,就算不是第三元帥,也必然是第三軍團實際權利的掌控者。」凌蘭抬起右手,繃帶自然而然地卷回袖管之中,「要與這樣的人對上,你實力不夠強大,只能是死。比如這次,若非我無意間來到此地,你就死定了。」

劉福榮點了點頭,表示自家團長說的沒錯。

「我不想將來為你們收屍……」凌蘭眼中露出一絲殺意,「我不允許我的人死在別人的手中,與其如此,還不如死在我的手中。」

「你停在氣勁巔峰大圓滿也有十多年,夠久了。若這次還找不到突破領域的契機,你必死無疑……劉嬸以及你的孩子,我會妥善安排好。」凌蘭神情淡然地告訴劉福榮,會安排好他的後事。

說罷,凌蘭身體突然爆發出一股濃郁的血色,這血色已經無限接近黑色,自從凌蘭從戰場上回歸,她的血煞之氣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這可怕攝人心神的血煞之氣頓時驚的劉福榮連退三步,他清晰感覺到,自家團長是真的要殺他,而不是嘴上說說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