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938:有事要問!(雙倍月票,厚

938:有事要問!(雙倍月票,厚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4-30 06:24  字數:2314

938:有事要問!

凌蘭並不想與吳崟多話,就見她低聲喝道:「鬆手!」

閔逸豪想都不想,直接鬆開鎖住吳崟的四肢。

就聽到「嘭」的一聲,凌蘭一拳,直接擊中吳崟的胸口。這一拳看似輕飄飄,好像沒用什麼力氣,但吳崟龐大健碩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不再動彈。

看到這一幕的王旗與劉愛華兩人,頓時張大著嘴巴,一臉震驚地看著凌蘭。他們想不到,身邊這個氣息溫和可愛可親的江&{m}暉哥哥,竟然是一個高手。

兩人實力雖然不咋地,但眼力還是不錯的,江暉的實力,明顯要比吳崟厲害很多,否則,怎麼可能一拳擊飛那個牛逼哄哄的吳崟呢?

「王旗哥哥,我是不是不小心招待了一個很厲害的人?」小愛華捧著小臉蛋,雙眼全是夢幻。

王旗猛地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好像……是的。」因為他已經看到那個囂張的吳崟,胸口已經被江暉擊穿,鮮血正從胸口洶湧地冒出來,瞬間就將那塊土地染紅。

毫無疑問,吳崟死了,被江暉乾脆利落的一拳擊殺,沒有給對方半點活命的機會。

鬆開四肢的閔逸豪,直接摔了下來,不過就在摔倒地面的那一刻,整個人一緩,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輕輕托住,然後放在了地上。不過受傷極重的他,雖然這一次沒有再次受傷加重傷勢。可也已經苟延殘喘,半條命去了。

王旗見狀,馬上丟開凌蘭帶給他的震驚。一個箭步過去,焦急地問道:「閔哥,你沒事吧。」

閔逸豪露出一抹慘笑:「王旗,咳咳……我是挺不過去了,要是可以,以後,還請你。關照一下,我的母親……」費盡全身的力氣,閔逸豪將他這世上唯一不放心的母親交託給王旗。寄望王旗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在未來的日子,在他母親需要的時候,搭一把手。

王旗畢竟年輕。難以控制自己的悲傷。掉下淚眼,只能拚命點頭。他可沒忘,剛才閔逸豪寧死也要給他們創造逃走機會的那一幕,就憑這一點,照顧閔逸豪的母親,也是應該的。

凌蘭點了點同樣情緒低落、有些傷心的小愛華,小愛華愕然回頭,就看到一罐藥劑出現在她眼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凌蘭竟然又回到了她的身邊。

凌蘭眼神掃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閔逸豪。小愛華驚喜地看著凌蘭,似乎在確定是不是就如她想的那樣。

凌蘭點了點頭,小愛華連忙拿過藥劑,快速跑到閔逸豪身邊,然後兇狠地一腳踹向王旗:「別哭了,還有救。」

凌蘭額頭黑線數根,她突然發現,她要收的徒弟,表面看起來柔柔弱弱,骨子裡似乎是個女漢子,彪悍的很呢。

王旗看到小愛華手中的藥劑,心中大喜,他知道這必然是江暉的,那麼厲害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拿出這麼一罐藥劑,必然是能救得閔逸豪一命的奇效。王旗在虛擬世界中知道,聯邦最高等級的治療修復藥劑,只要還沒咽氣,都能救回來。

這邊王旗與小愛華兩人小心翼翼地將藥劑慢慢倒入閔逸豪口中,害怕自己一個沒拿穩,將這罐救命藥劑打翻,而害了閔逸豪。而這個時候,凌蘭悄然無聲地消失在原地,數秒過後,又出現在原地,似乎剛才的消失只是錯覺。

小愛華似乎有所感應,回頭看了凌蘭一眼,凌蘭微笑地向她點頭,小愛華困惑地摸摸腦袋,然後又搖了搖頭,放下心中的困惑,繼續轉頭回去看向閔逸豪,等待那罐藥劑發揮作用。

直覺真強啊!只是離開數秒時間,小愛華就感覺到了,幸虧她的動作比較快。凌蘭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凌蘭給小愛華的藥劑雖然不是身上李蒔瑜給配的最好治癒藥劑,但也是聯邦軍部目前所用的最好藥劑了,閔逸豪一條命算是撿回來了。

野外未知的危險,讓王旗小愛華他們不敢久待,也不知道吳崟有沒有同夥趕來,所以,看到閔逸豪可以搬動了,王旗便扛著他,凌蘭帶著小愛華悄然離開了。

急於跑路的王旗小愛華他們,沒有發現,在他們離開沒多久,吳崟瞬間變成了冰人,地上的血水也變成了冰塊。

跟在王旗身後,凌蘭一手牽著小愛華,另一隻手,悄然一個彈指,吳崟與那些血紅的冰塊,頓時化為冰之碎末,消散在這片空曠的田野中,與他那些同夥一樣,被凌蘭毀屍滅跡,不留一點痕迹。

驚惶未定的王旗,直接帶大家回到了王氏修理鋪,他們剛剛從後門摸了進去,就聽到嗒的一聲,修理倉庫頓時亮了起來,就看到王保庄大馬金刀地坐在倉庫大門口前,手中握著一管煙槍,正一臉冷峻地看著他們。

「爺爺……」王旗與小愛華緊張地喊了一聲,然後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發生了什麼事?」王保庄看到王旗肩膀上血跡斑斑的閔逸豪,眉頭一皺問道。

聽到爺爺問詢,王旗連忙將他們在回來路上發生的襲擊告訴了王保庄,同時也告訴爺爺,他們能活著回來,都是江暉哥哥的功勞,而江暉哥哥,是一個強大的體術高手。

王保庄聞言,深深地看了凌蘭一眼,然後讓王旗與小愛華送閔逸豪去客房休息,並將家裡備用的治療修復藥劑,先給閔逸豪用。

安排好這一切,王保庄才對站起身來,對凌蘭說道:「江小子,我有事要問你。」

凌蘭無奈地揉揉眉心,她知道自己一出手,就會引起王保庄的懷疑,一定會讓她交代清楚自己的底細。

不過,凌蘭原本就對王保庄爺孫的秘密沒有興趣,所以,面對王保庄的問詢,凌蘭倒十分坦蕩,沒有什麼抗拒,就跟王保庄來到旁邊客廳中說話。

客廳大門敞開,包括三面窗戶,無論從哪個方向靠近客廳,都能收入客廳中人的眼底。

說實話,進行秘密對話,應該在這種能及時掌控周圍情況的地方進行,藏在隱蔽的地方,又或者在緊閉的房間里,都是不可取且有隱患的。不過世人都喜歡那樣的場景,封閉的場所,隱秘的藏身之所似乎更能給他們安全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