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八十七章:半招!

第七百八十七章:半招!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1-17 22:25  字數:2362

?第七百八十七章:半招!

「凝結!」突然在虛空中出現的凌蘭單手猛地一握,就見這個空間的冰元素,迅速凝結,將那些鋪天蓋地的冰針一根根固封,頓時冰針形成了冰珠。只是小小的冰珠中,卻有兩種冰元素法則正在對抗。

「噗!」某處突然再次噴出血霧,對抗的結果,凌蘭勝了一籌!

凌蘭眼神冰冷地看向血霧,舉起另一隻手,再次狠狠一握!

「啊!」一身慘叫,就見所有冰珠爆裂開來,無數冰珠爆裂的力量疊加,就算操控它們的凌蘭也被這股力量反噬,嘴角一縷鮮血流淌了下來。

「就差半步,就能進入帝王級了,可是……」凌蘭對冰元素法則的感悟,的確到了帝王級的程度,可限制她進入的,卻是專屬於帝王級領域強者的帝王級技能,凌蘭遺憾的只感悟到了半招。凝結,就是她對這半招帝王技能的稱呼。

帝王級技能之所以被稱之為帝王級,是因為這個技能威力遠超其他領域法則技能,且攻防皆宜,進攻防禦只在控制者的一念之間。可惜,凌蘭感悟的凝結,卻只是一個防禦技能,如何讓它變成進攻技能,凌蘭還沒有什麼頭緒,她就卡在了這一步。

比如那位中年大漢,他越級施展的冰針術,可以說是沾到了帝王級的邊,若是再進一步,凌蘭的凝結,恐怕沒那麼容易將對方的冰針控制住,不過冰針術就算到了帝王級,與凌蘭的凝結一樣只屬於半個技能,只是冰針術屬於進攻技能,沒有防禦,這就是它的致命弱點。

凌蘭之所以沒有一上來用最強技能解決對手,也是想通過戰鬥,找到那帝王技能另一半的契機,只是這一份契機,並不是那麼好找的。凌蘭經過連番大戰,始終沒撥開那層薄紗。

「也許,時機未到!」凌蘭並未焦躁,看到這次戰鬥無果。便將之放到了腦後。師傅說的很清楚,她晉級速度有些快了,所以底蘊有些不足,這也是她始終沒能真正領悟帝王級技能的原因。

「看來,還是要繼續戰鬥呢!」凌蘭想想。再過一段時間,等250機甲團一切準備就緒,她也應該向軍團總部申請帶團進入戰場了,那個時候,必然會有足夠多的戰鬥,讓她積累。

突然,凌蘭眉頭一挑,遠處竟然有不少領域強者向這裡奔來,看來她與那中年大漢的戰鬥,驚動了軍部那些領域強者。包括唐寧宇穆朝然。凌蘭已經完成任務,也已經完美讓裴少雲消失,因此,並不想與這兩個室友見面。

凌蘭一個彈指,將屬於她的冰系法則驅散了一些,隨後,身影一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凌蘭離開數秒之後,就看到數道人影落在了這片狼藉一片的莊園廣場上。

「好濃郁的冰系法則,似乎還有其他領域法則。太混亂了,無法確定到底是什麼……」有領域強者感應道。

「我感覺到了一絲火系法則。」穆朝然對火系法則最為敏感,馬上察覺到了空氣中,那幾乎消散殆盡的火系法則。頓時皺起了眉頭。

「也有雷電。」唐寧宇也感覺到了,表情同樣很凝重。毫無疑問,在蔚藍中心學院大戰之際,這裡同樣也在大戰。唐寧宇隱隱感覺,這裡大戰的人,很可能是那個基地逃脫的那些領域強者。只是不知道被誰給截胡了。難道還有其他不明勢力,在暗中等待他們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可惜,找不到那些人的蹤跡了……」除了莊園里領域法則濃郁外,再也感覺不到其他方向有法則痕迹,對方看來很小心,沒有漏出一點破綻給他們。

「你說,那個王八羔子,有沒有折在這些人手中?」穆朝然眯了眯眼,他可不希望那傢伙死的那麼容易。

「這裡冰系法則這麼強,其他法則卻弱了不少,那混蛋可沒那麼容易死。」唐寧宇同樣不認為那位冰系封號領域在這麼短時間裡被人擊殺,除非來的人是帝王級領域強者,但是帝王級領域強者一旦出手了,必然會留下強大的法則能量,又怎會沒有一點痕迹呢?

唐寧宇曾感受過帝王級領域法則的力量,雖然只是殘留的一絲,卻讓當時剛剛晉級領域的他心神動搖,差點讓尚未穩定的領域崩潰,幸虧大隊長保護及時。可也是那一次,讓他感覺到了帝王級領域強者的可怕,就算是封號領域強者,對上對方,估計也是被秒殺的結果。

而這裡,冰系雖然濃郁,卻只有封號領域的法則能量,雖然讓他有壓力,卻絕非帝王級那種碾壓式的,估計就是那個被逃脫的冰系封號領域強者留下的。

這樣也好!唐寧宇心中想到,若是不讓他們親自斬殺此人,他們會一輩子無法心安,最終會成為他們的心魔。

「現在怎麼辦?」穆朝然問道。

唐寧宇嘆道:「接下去是軍部的事情了,我們也該回去交任務了。」

穆朝然點了點頭,兩人身影就此消失……

路上,穆朝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這次,你輸給了另一個任務人,你有沒有猜出他是誰?」

唐寧宇沉默了一下,這才道:「這次,我輸的心服口服,到現在我都估不準對方是誰。可能是另外那十四人,也可能他根本沒用轉校生的身份進來。說實話,若少雲沒死,我一定會懷疑他,可現在,他卻連懷疑的機會都不給我……」

「若是可以,我情願懷疑他,情願傷了他,情願讓他因此與我們斷交……也不願意沒了他。」唐寧宇拳頭握緊,裴少雲活著,他們未必會成為好友,可他還是希望對方活蹦亂跳地在他眼前,一輩子因為他們的欺騙、懷疑而橫眉怒目。

唐寧宇眼前又浮現那張害羞帶怯,卻笑的眉眼彎彎的笑顏,溫暖貼心,可現在卻再也沒有了。

「是啊,就算最終的結果,是與我們決裂,我也高興世界上還有一個少雲弟弟,對我們咬牙切齒。」穆朝然黯然神傷,他腦海中同樣出現了,被他惹急了,而恨恨磨牙的裴少雲,那個恨的卻對他沒辦法的表情是那麼可愛,就像自己乖巧的弟弟,卻對惡劣的兄長束手無策的樣子,讓他這個孤獨的人,體會到了何為兄弟之情。

他們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竟然又回到了少雲最後離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