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七十九章:三態轉換!

第七百七十九章:三態轉換!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1-12 04:45  字數:3345

第七百七十九章:三態轉換!

凌蘭攔下的領域強者是那些領域強者中最強大的一個,按照凌蘭感應出來的氣息,對方就差半步,就能進入封號領域的境界,這也是凌蘭果斷攔截此人的原因,除了她,還真沒有其他人,可以攔住此人。凌蘭既然決定將這些人全部吃掉,就不允許有任何人逃脫,不管他們是真心想逃還是另有謀算。

那名領域強者看到凌蘭出現在他面前,眉頭頓時一皺,原本還以為對方會攔截那個稍弱的領域強者,卻想不到,對方選擇了攔截自己。他心中微微有些薄怒,難道對方真以為自己怕他嗎?他選擇遁走的原因,只不過不想基地多年的累積有所損失,這才想去找那援手,前來滅殺這些入侵者。

沒錯,組織派到基地坐鎮的超級強者,一共有兩位,一位是洪閣老,只是昨日之後,就了無音訊,不知是另有任務,還是被軍方擒拿了。而另一位是梁閣老,那位梁閣老歷來喜歡收斂氣息,混在基地底層,並不像洪閣老那般高高在上。他們撤退基地的時候,梁閣老還隱藏身份在外面阻擊敵人,並未一起撤退。他此去,就是要去找那梁閣老前來救駕。

不過,既然他被攔截住,恐怕已經沒有希望脫離此地,唯有將這人牽制住,讓同伴順利離開。這名領域強者心中有了決定,果斷開啟領域,準備與凌蘭大戰一場。

此人領域一開,凌蘭就覺得一股炙熱氣息撲面而來,就見無風自燃的虛空之火,瞬間填滿對方的領域。區別於穆朝然的紅艷烈火,對方的火焰,帶著一絲青藍色,其蘊含的能量,也絕非是穆朝然紅色火焰可以比擬的,若猜測無誤。這青藍色之火,必然是比紅色火焰更為高級的火焰。可見對方在火系領域法則上,的確走的很深遠。

凌蘭見狀眉頭一揚,她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一位火系領域強者。與自己的冰系領域彼此相剋,她還沒有與火系的領域強者對戰過,不知道與之戰鬥,能否給予她新的感悟呢?凌蘭心中頓時戰意濃濃,一道冰寒的氣息從身上擴散開來。

「冰系!」火系領域強者對相剋的元素極為敏感。凌蘭只是泄露了那麼一點,對方就判斷出凌蘭的領域法則是什麼了。

他臉色微微一變,神情變得謹慎起來,這種變異的領域法則,各種攻擊技能很難確定,且傷害力也是極其恐怖的,著實難對付。領域之戰,最煩碰到這種對手,要時刻注意,不能放鬆。

在常態的五個元素中。火元素攻擊最強大,金元素擊破最銳利,土元素防禦最堅固,水元素攻防最平衡,木元素藏匿最無痕,各有各的優點,基本上,每個領域強者,對這五種常態元素法則研究的極為透徹,與之交戰。心中有底。但是變異的元素領域法則,原本就稀少,難得出現一個,根本沒有什麼太多的依據。只能靠自己在戰鬥中尋找機會。

當然,這只是麻煩,還有一種領域,就不僅僅是麻煩了,它會讓人心中犯怵,不僅要小心謹慎。還要時刻警醒,那就是特殊領域法則,比如李蘭楓覺醒的那種詭異的領域,根本無法知曉對方的法則是什麼,一個不小心,就會中招,身消魂滅。

就見兩人,一方青藍色火焰帶出可以燃盡一切的炙熱,一方寒氣森森,白霜鋪地,擁有冰封一切的冰凍,兩股領域觸碰邊緣,頓時冒出無數水汽,隨之被揮發殆盡。

就這樣兩人無聲對峙了數秒,幾乎同時,火焰與冰箭瞬間爆發,彼此劇烈碰撞!兩人不約而同出手試探對方的深淺,斗的旗鼓相當、不分上下。高溫對撼寒冷,很快,整個廣場變得氣霧瀰漫,氣霧帶著著一絲灼熱,冰寒之感迅速消退,似乎冰系被火系給壓制住了,

火系領域強者周圍的青藍色之火突然亮了一亮,原本瀰漫在他領域周圍的霧氣,頓時被那炙熱火焰直接燒沒,再次恢復了眼前的清明。他看到對方依然霧氣環繞,心中頓時一動,整個人突然化身火海,一道青藍色火龍猛地撕開那片雲霧,猛地撲向凌蘭剛剛站立的位置。

青藍色火龍撲了一個空,直接擊在了一處空地上,濺起飛石無數。很快火龍再次恢復到人影,只見那火系領域強者臉色微變,露出緊張之色,周圍的青藍色火焰燃燒的更艷,原本三寸左右的火焰,直接暴漲到十寸,整個人氣勢頓時增強了兩三倍。

他想不到,對方竟然會失去蹤影,可周圍明明沒見一絲冰霜,那位冰系領域強者究竟藏身何處?為什麼一點氣息都沒有泄露?化為領域元素的人,必然會帶有該元素的氣息,可這片雲霧之中,他只感覺到炙熱,而沒有一絲冷寒之感。

難道對方已經離開?火系領域強者確定這裡的氣霧沒有一絲冰寒之意,腦海中閃過了這個念頭。

「不好!」他突然感應到自己同伴那裡,又出現一位領域強者的氣息,頓時恍然,他中了對方聲東擊西的計謀……對方迷惑住了自己,其實真正的目的是想擊殺他的夥伴。

對方根本就沒想讓他們逃掉任何一個!想明白的火系領域強者,心中一狠,整個人再次化為一道藍青色火龍急速向外遁走。此時他心中極為悲憤:「放心,我一定會找到梁閣老,為你們報仇的!」最後時刻,他還是選擇保全自己,捨棄了他的同伴。

一心求逃的他,沒注意,一絲炙熱的雲霧無意間混入了他的火焰之中,同樣帶有炙熱感覺的氣息,讓他以為這是被自己高溫揮發的一些自然水氣。待他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