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六十三章:關東穆齊!(5月

第七百六十三章:關東穆齊!(5月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6-01-03 21:01  字數:2404

?

第七百六十三章:關東穆齊!

凌蘭不知道,這是顧崢嶸自身能力不足呢,還是他那複製天賦有這樣的缺陷?又或者,這個缺陷是複製天賦特有的?滿心疑慮的凌蘭決定回去找自己老爸好好談談。凌蘭發現,她家那個臭老爸,瞞了她很多事情呢……

「看來,複製天賦也不過如此。」同樣有眼力的冷寒風同樣也看出了顧崢嶸那複製天賦的問題。

顧崢嶸臉色並不好看,他的複製的確有弱點,雖然他能複製別人的領域,初步掌控領域法則,可也只能如此,更深一層的領域法則,必須靠自己花時間去感悟,並不能一觸即成。他不知道這是複製天賦原有的弱點,還是專屬他的……

而且,他的複製還有一個只有他知道的缺點,那就是他只能複製兩個領域元素,要是複製第三個,必須要刪除其中一個,那麼原本花時間領悟得到的一切,就會成為水中月鏡中花,縹緲虛幻,終成空。這也讓他一直不敢輕易複製領域元素,就怕會遇到更好的,而讓自己白用功一場。

而他選擇複製第一領域元素土,也是因為他發現了領域法則的問題,所以才特意挑選了防禦力量強大的土系領域。既然能成為該組織的第一妖孽,得到組織全力培養,顧崢嶸可沒那麼簡單,他早就發現了領域法則的不妥,只是他一直深處在內心,這也是聽到冷寒風解惑,他會一再詢問的原因。

而另一個複製的領域,顧崢嶸沒有用心過,因為顧崢嶸知道。那些複製的領域都是臨時的,終會被他捨棄,直到冷寒風出現,施展出了雷電領域,顧崢嶸就知道,他一直等待,要複製的另一個領域就是它。

擁有最強的防禦土系領域。再擁有最強的攻擊領域雷電。這才是顧崢嶸給自己安排好的道路。

應該說,顧崢嶸算計的極好,只是在他的算計中。卻沒算準備,他複製的對象,擁有雷電領域的冷寒風,其真正實力竟然超出他一頭。不僅沒被他與同伴聯手坑殺,反被對方抓住機會。殺了自己的同伴。現在,陷入困境的反而是他顧崢嶸。

想到這裡,顧崢嶸心中有了退意,他的人生才剛開始。並不想就此終結在此地。

只見顧崢嶸腳下的泥土瞬間化開,顧崢嶸竟然沉入地下,瞬間沒了蹤影。

冷寒風見狀。臉色一變,抬手就飛出一道紫電。

「啪!」的一聲。一道雷電準備擊中地面,如一道紫色的電龍,鑽入了地底。

「咦?」冷寒風詫異地挑眉,進入地底的雷電,竟然沒有找到顧崢嶸,這顧崢嶸究竟在哪裡?

冷寒風可不相信,顧崢嶸在眨眼的時間,就能悄然無聲地逃出他的領域,原來在他擊殺那名領域強者時,就已經開啟了領域,將這麼密林控制,這也是他會淡定地跟顧崢嶸說話的原因,那是自信,對方是逃不掉的。

「究竟他是怎麼做到的?」冷寒風十分好奇。

「因為他複製了你的領域。」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冷寒風抬頭看去,就見孟昭然輕鬆地靠在一顆大樹邊,看來他已經解決了自己的對手,特別來找他們的。

「你都看到了?」對孟昭然的出現,冷寒風並不意外,他極為冷靜地問道。

「是啊,在你擊殺那位偽領域的時候。」孟昭然站在那裡,沒有靠近,雖然他也是領域強者,可面對攻擊力最強大的雷電系,他可不想體驗被雷劈的滋味。

「雖然我心中知道你是誰,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的。」冷寒風挑眉,「928uroqrm98rq……」冷寒風說了一串拗口的數字字母,孟昭然聽個臉上露出邪笑,果然他要接頭的就是這個人,他隨即也說出了一串拗口的數字字母,如天書一般地對了幾句之後,冷寒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唐寧宇,來自龍翔。」

「我,穆朝然,不過那個昭,是朝陽的朝,來自關東穆齊。」孟昭然,也就是穆朝然也禮尚往來,不過穆朝然很懶,除了姓改了,自己的名字,只是改了一個同音字。

「一級世家關東穆齊?為什麼你叫穆朝然而不是穆齊朝然?」唐寧宇心中詫異。

穆昭然笑道:「穆齊家族的人只要離開關東星,成為軍人,我們就只能在穆齊兩字中,選一字為姓……這是祖訓,別問我為什麼。」似乎知道冷寒風想問什麼,穆朝然直接挑明了說。

唐寧宇也不是個追根究底的人,聽到穆朝然的回答,也就笑笑表示不再繼續問下去。只是剛才看似簡單隨意的交流中,兩人的眼神卻進行了另外一種的溝通。

唐寧宇突然撤掉了自己的雷電領域,而穆朝然的火系領域幾乎做到了無縫鏈接,將這片區域鎖住。

「還不給我出來。」穆朝然手指一點,一道火龍隨著他點去的方向兇狠地撲了過去。

「嘭!」火龍擊中了一個看似沒有任何問題的地面,發出巨大的爆裂聲,就見一個人影從那地面中跳了出來,一片狼狽,還能看到,一絲若有若無的雷電跟著他閃動。

「竟然這麼短的時間中,將雷電與土系做到平衡,果然不愧為被你們組織全力培養的新秀。」穆朝然笑的邪氣,「你應該就是那些偽領域口中,你們組織這些年來,最成功也是最完美的作品了?」

顧崢嶸驚訝地看向穆朝然:「沒想到,你連這一點都知道。」

「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成為作品的。」穆朝然想到了蘇霈,若他們沒來,估計也會成為下一個顧崢嶸吧,只是不知道,當他們最後變成成功的作品後,是否會像眼前的顧崢嶸一樣,心甘情願為對方賣命呢?

不知道為何,穆朝然認為會,那個勢力既然敢改造這些被他們欺騙過來,對他們充滿怨恨的少年,肯定有手段最終讓他們乖乖聽話,成為他們手中的一把刀……

想到這裡,穆朝然皺起了眉頭,對顧崢嶸這個組織心生厭惡起來。再聯想到這半月之中,顧崢嶸那充滿正義,俠氣的一面,忍不住出口問道:「難道,你從沒想過,離開你的組織,棄暗投明嗎?」

顧崢嶸笑了起來:「何為明?何為暗?所謂的正義邪惡,正方反方,說到底,只是勝利者的文字遊戲……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點道理,你都不懂嗎?」未完待續。

ps:晚了!汗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