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四十九章:傻弟弟!

第七百四十九章:傻弟弟!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12-24 23:30  字數:3594

第七百四十九章:傻弟弟!

凌蘭此時也在這間高級大食堂中,坐在一個角落中,身邊還有三個氣質迥異的室友。⊙,四人,冷的冷,邪的邪,純的純,爽的爽,坐在一起,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凌蘭低著頭將手中的小白捏的不成球形,發泄自己被幾個室友硬從房裡給揪出來的鬱悶。

那三人美其名是帶她來看見識一下蔚藍星中心學院前風雲人物李蘭楓。對此,凌蘭十分的無語,她能說,她對李蘭楓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嗎?

不過,當她看到一向淡定的首席生俞正源也出現緊張坐立不安的樣子時,凌蘭總算驅趕走一些鬱悶,心中的八卦之魂迅速燃燒起來。難道當年李蘭楓在中心學院勾搭過這個小學弟嗎?想到李蒔瑜對李蘭楓的忠貞不渝,為其奮鬥二十多年的事情,凌蘭覺得不無這種可能,心中不由感嘆,為什麼每個溫和淡然充滿真摯的少年,總會被那些腹黑滿肚子壞水的人欺騙呢?

「來了來了。」一個童軍生沖了進來,激動地喊道。

原本還在交流的童軍生們,頓時停住了,所有人抬頭望向門口,翹首以待。這時候,蔚藍中心童軍學院的院長,一臉激動地帶著一個面具青年走了進來。

「是李蘭楓!」所有人都騷動起來,而凌蘭的目光卻沒有被那一身溫煦。和藹可親的李蘭楓吸引,而是被其身後那個滿臉寒霜,沒有以往半點溫和氣息的李蒔瑜給帶了過去。

李蒔瑜雖然一臉冷寒。充滿了不要惹他的氣息,卻寸步不離地跟在李蘭楓身後,隱隱帶著保護的意思。

凌蘭見狀,開始蹭起小白的白毛,心中有些好奇:難道這倆兄弟和解了?要知道,那天晚上,他們可是幾乎談崩的。

凌蘭又回想起十幾天前那個夜黑風高的晚上……

凌蘭二人來到了卧房外面的書房。李蒔瑜已經沉著臉站在那裡,看著他們兩人一起出現,眼神頓時暗了暗。

李蘭楓看到李蒔瑜這張陰沉的臉。心中咯噔了一下,連忙找了個為李蒔瑜與凌蘭準備茶水的借口離開。他必須冷靜一下,好好想想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就這樣,凌蘭、李蒔瑜兩人被李蘭楓丟在了書房。面面相視。氣氛很是尷尬。

凌蘭心中忍不住鄙視李蘭楓這個敢做不敢當的懦夫,關鍵時刻,竟然選擇落跑,難道他不知道躲得了一時躲不過一世?還有,這件事,更她有關嗎?為什麼弄的她好像是罪人?

深吸一口氣,凌蘭將自己那一點點的心虛拋之腦後,她隨意選擇一張椅子。大馬金刀地坐下,然後。對李蒔瑜輕輕頷首道:「坐!」

凌蘭這種反客為主的行為讓李蒔瑜眼角抽了抽,不過,葉絮凌蘭這種毫不心虛的做派,讓李蒔瑜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些,他選擇坐在了凌蘭的對面,雙眼緊盯凌蘭,認真問道:「團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其實,李蒔瑜更想問的是,為什麼你會出現在自家堂哥的床上?

凌蘭神情自若地回道:「我是來找你的,看到外面客廳椅子上有你的風衣,以為這是你的房間……」

這原本就是事實,只是她又怎麼知道李蘭楓竟然就是李慕瀾,而且巧不巧,正好碰到李蘭楓精神力失控,狂暴晉級呢?精神力超高的凌蘭,馬上察覺到了這點。而且李蘭楓與她不止一次有過精神力之間的交流,這讓凌蘭牢牢記憶住了李蘭楓的精神元素,所以,李慕瀾精神力失控爆發,凌蘭就發現了對方究竟是誰了。

聽到凌蘭的回答,李蒔瑜心中愧疚一閃而過,他剛剛好像將自家老大想糟糕了。不過,那個,場景的確很讓人誤會不是嗎?

不對!李蒔瑜突然發現了不對勁。相信以老大的實力,很快就能知道床上的人不是他,難道老大不應該悄然無聲地離開嗎?別說老大不小心被大堂哥發現了,以老大那種超強的實力,幾乎手無寸鐵的大堂哥能發現得了對方嗎?

不得不說,凌蘭強悍的形象已經深入每個隊員的心中,同時,也不得不承認,李蘭楓的偽裝很成功。李蒔瑜剛剛打消的懷疑,再次升起。

儘管知道李蒔瑜心中有了懷疑,但凌蘭卻已經決定不再解釋,因為下面該解釋的不是她,而是李蘭楓。

書房再一次沉寂下來,正在李蒔瑜思考是不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時候,李蘭楓……也就是李慕瀾托著托盤,帶著三杯熱氣騰騰的茶水走了進來。

他先將一杯茶水遞給了李蒔瑜,然後又走到書桌那裡,將托盤放下,拿起兩杯,走到凌蘭身邊,將一杯茶水遞了過去,然後捧著自己那杯茶水,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凌蘭的身邊。

李蒔瑜見狀,額頭兩側頓時爆出兩個井字,只是一個晚上,自家大堂哥就被團長給勾搭過去了嗎?呸呸呸,才不是勾搭,最多是吸引……啊呸,也不是,總之,這個畫面讓他看了,心中實在太不爽了。

凌蘭也發現李蘭楓這一系列動作做的太順手太自然了,這都是長年累月累積起來的習慣,一時半會是改變不了的。

凌蘭低嘆一口氣,若非李蒔瑜現在被驚疑惱怒佔據,聰明的他,又如何會看不出這點破綻?不,應該說,李蒔瑜太相信李慕瀾,所以,根本沒想過李慕瀾會騙他。

這樣一個好弟弟,李慕瀾怎麼忍心騙了他這麼久?凌蘭心中為李蒔瑜叫屈起來,再次批判李慕瀾做這事,有些不地道。

凌蘭用責備的眼神瞥了李慕瀾一眼,李慕瀾則回了一個無奈的眼神。當年他一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