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四十五章:偷香竊玉?

第七百四十五章:偷香竊玉?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12-20 06:39  字數:3395

第七百四十五章:偷香竊玉?

「夜黑風高,正是犯罪的好時機,老大,我們到哪裡犯罪去?」小四小臉泛著紅暈,興奮地道,嗯嗯,他還是第一次跟老大一起出來幹壞事,太刺激了。嗯嗯嗯,以後一定要慫恿老大多幹些壞事……小四賊兮兮掩著嘴笑了起來。

凌蘭冷眼一掃小四,眼中透著一絲威脅。這小四,只要小眼珠一轉,她就知道他一定在想什麼歪主意。

還說他們是犯罪?丫的,這是犯罪嗎?明明是她應了手下大將李蒔瑜的邀請,到他家別院做客。雖然這個做客時間,的確有點小問題。可這個能怪她嗎?身邊有三個牛皮糖室友,除了等他們睡成死豬,她又如何能甩掉他們單獨活動?明面上,她可是一個死宅的宅男。輕易不會出門的。

凌蘭站在外院最高的小樓屋頂上,看著下方,那水氣雲繞的花園,以及花園後方几棟精緻的樓宇……咳咳,的確有點像採花大盜……夜探閨房什麼的。

嚶嚶嚶,都怪小四說什麼犯罪,才讓她的思想有些不純潔……凌蘭決定回去就收拾小四。

可憐的小四,還不知道自家老大已經惱羞成怒,估計回去之後,小屁股要受苦了。

凌蘭看著後面那些樓宇,微微皺了皺眉頭,李蒔瑜究竟住在哪棟房裡呢?她可不想夜探閨房,咳咳,是夜探卧室時,摸到不熟悉人的卧室。就太尷尬了。

「小四,你查查李蒔瑜住在哪裡?」沒轍的凌蘭,只能找小四這個萬能作弊器。可是作弊器也有不靈的時候。小四剛才還興奮是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一秒過後就像霜打的茄子——蔫啦吧唧,一臉泄氣地垂頭說道:「老大,這裡竟然沒有裝一點監控設備,我也沒辦法了。」

丫的,這個李家別院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一點都不裝這種高科技的設備?竟然讓他在老大面前丟臉。小四對這個地方那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看來。這裡的主人很小心。」在高科技的防禦手段,在某些敵人面前,卻是一條毫無設防的康庄大道。凌蘭可沒像小四那麼小心眼。對這裡主人的謹慎有些欣賞。

「可不知道李蒔瑜在哪裡,我們怎麼找?」小四問道。

「怎麼找?我們一間間找了。」凌蘭毫不在意地道,雖然她不想摸陌生人的卧室,但不代表她不能摸。

「那從哪裡開始?」小四又幹勁十足了。總之。幹壞事……哦不,是幫老大忙,他最樂意了。

「就從這裡開始。」凌蘭隨意指了離自己最近的一棟樓。人影一閃,就消失了。

下一秒,凌蘭輕輕地落在那棟樓二樓的走廊,皺著眉看著眼前這些比較古老的房門,原本還想靠小四悄聲無息地進入房間查看,現在看來。小四在這裡,真是一點用都沒有了。

不過。這也難不到她,凌蘭手按在房門,巧施暗勁,慢慢地將內鎖打開,慢慢推開一個縫隙,整個人便閃了進去。一進房門,就看到古色古香的傢具與座椅,還有一絲幽香,凌蘭趕緊閉住呼吸。雖然來的是李家別院,可她畢竟是夜探房間,對方不知她的身份,若被發現,對方弄些防備手段也很正常。

靜等片刻的凌蘭發現屋內沒有半點動靜,也發現那絲幽香是因為屋內點了熏香,再看到裡面隱隱約約的水晶垂簾。凌蘭眉頭微微一皺,難道她真不小心摸到某位李家小姐的閨房了?這讓凌蘭有些顧慮,自己是不是要離開這裡,去其他地方探探。畢竟凌蘭現在是女扮男裝,一個大男人摸到一個小姐的閨房,除了偷香竊玉,還真沒其他好事,要是被發現了,就有嘴說不清了。

正當凌蘭決定退出去的時候,她無意間看到了一張椅子扶手上,搭著一件白色風衣,正是白天李蒔瑜穿的,她額頭頓時黑線,實在想不通一個大男人住的房間比她這個假男人真女人住的房間還要女氣。不過既然確定李蒔瑜的確住在這裡,她就不需要再退出了。

凌蘭深入內屋,水晶簾無聲被掀開一個空擋,凌蘭就已經站到了一張大床的床頭。

大床籠罩著一層紗帳,凌蘭伸手慢慢地揭開紗帳。雖然床上躺的可能是李蒔瑜,但凌蘭抱著以防萬一的情況,還是小心翼翼,不敢驚擾到床上那人。

當凌蘭看到床上那人的樣貌,神情一怔,手直接一抖,紗帳瞬間落下。

「李音菲?」凌蘭驚愕,沒想到自己真的摸到了一位小姐的閨房,心中暗罵李蒔瑜為什麼將衣服亂丟,讓她誤會。正想悄聲離開的時候,她身體頓了一下,剛才看到的那張臉,可沒有李音菲那張臉給她的彆扭感,似乎理所應當就是這般,自然到一見到就印入心田,無法讓人遺忘。

伊人絕世,獨立傾城,指的就是床上那個人吧。凌蘭一向認為自己長的不差,可與對方一比,好吧,自己還是乖乖當個假男人吧。

凌蘭已經確定,對方那人絕對不是李音菲,這也能解釋她為何看到李音菲那張臉會彆扭的緣故,對方應該是照著床上那人的樣子弄出來的吧,可是再怎麼弄,人工的東西畢竟是人工的,絕對不會像原裝那般自然協調。

凌蘭知道對方是某位李家小姐,就算再美麗也沒有興趣了,她再次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臉色微微一變。領域瞬間開啟,將周圍一起籠罩在其中。同時,她一個轉身,一把將床上紗帳的拉開。

只見床上的美人兒額頭冷汗直冒,柳眉緊蹙,臉色慘白,似乎在忍受什麼劇烈疼痛。

「老大,這個氣息好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