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三十七章:所以?

第七百三十七章:所以?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12-11 13:16  字數:4438

第七百三十七章:所以?

一直在家中等待消息的凌霄,知道紀監科一眾人是灰溜溜地走了,為了避免繼續留在23軍丟臉,對方几乎沒有停留什麼時間,直接找了軍團總部,讓安排了一艘軍艦,就快速離開了南羽星。

凌霄知道這必然是自家女兒大獲全勝的結果,他馬上詢問女兒,知道女兒將他一開始暗藏的一些後手都利用到了,心中得意萬分,這就是他凌霄的女兒啊……好吧,凌霄不小心又陷入24孝老爸模式。

鑒於凌蘭那飛來一筆的惡作劇,成功打破了凌霄與藍洛鳳之間數月的冷戰期,讓這對夫妻再次恢復到以往甜如蜜的愛愛模式。讓凌霄心情大好,而凌霄的好心情也讓何旭陽一眾高官有了好日子過。

前段時間,凌霄大將帶來的西伯利亞冷空氣,著實讓這些高官難熬,每日生活在酷寒地帶,天天凍成冰人。

整個23軍,因為新星球得到的龐大利益,再次得到了飛躍的發展,此時就算有眼紅23軍的,看到碰一鼻子灰,鎩羽而歸的紀監科人員,也得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心,得罪一次,或許凌霄還能忍,但接》二連三的得罪對方,再溫和的人,也會露出獠牙的。

安然度過危機的凌蘭,在隨後的一算時間裡,在250機甲團中過著波瀾不驚的生活。隨著康林成為首的一批人,被23軍執法大隊帶走之後。剩下大約是四十個機甲師,醒悟過來,250機甲團的確不再是以往那個可以容忍垃圾機甲師存在的王牌機甲團了。

說到底。能進入250機甲團的機甲師都曾經輝煌過,除了那些徹底放棄自己,身體與心靈都成為廢人的機甲師外,沒有一個機甲師願意被所在的機甲團驅逐,他們都有自己的驕傲。當看到他們的凌團長是要動真格的了,每個人都驚慌起來。

慶幸的是,凌團長還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一個月之後若還沒有達到王牌師士的最低要求,等待他們的將是被送往普通機甲團,又或者主動選擇退伍。

不再抱有僥倖心理。也沒有康林成這種害群之馬鼓吹對抗,剩下的機甲師都在最後期限,險之又險地達標合格,最終留在了250機甲團。這讓凌蘭深感自己還未挖盡這些機甲師的潛力。於是大筆一揮。將250機甲團所有機甲師的訓練強度又提高了一線,讓所有機甲師們怨聲哀道,痛哭流涕,真正體會到,何為每日地獄一遊了。

不是沒想過用暈厥來逃避,可惜他們兵團的負責治療的軍醫技術高的嚇死人,一針下去,就是想暈也暈不了。天呢。這個妖孽明明可以去總院混的,為什麼要留在250機甲團荼毒他們呢?

幾乎。每個機甲師深夜躺在被窩中,都在扎一個名叫李蒔瑜,外號鬼醫的小人……不去總院?我讓你不去總院,丫的,還不去總院?你到底去不去總院?嗚嗚嗚,李少校、我們的鬼醫大人,我求你去總院還不行嗎?

也許,250機甲團機甲師心中的哀怨真的太大了,連老天爺都無法忽略,不多久,總院就下達一份文件,招李蒔瑜上總院彙報這次治療的成果。當李蒔瑜離開250機甲團基地的那一刻,250機甲團基地頓時響起了震天齊吼,差點將基地給震塌了。

機甲師只能用這種來發泄他們心中的興奮,丫的,終於可以昏迷一次逃避地獄訓練了。

至於他們到底有沒有成功呢?嗯,佛語:不可說,不可說!

李蒔瑜剛剛離開基地沒多久,凌蘭正在自己的團長辦公室中處理一些文件,這時候聽到有人在門上敲了三下,然後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隊長,有空嗎?」

凌蘭頭都沒抬,直接說道:「蘭楓,進來吧,我就是沒空,也得有空。」

凌蘭已經聽出,李蘭楓的聲音有些遲疑,加上他問的方式,都證明,對方來找自己,應該是為了私事。而能讓心中驕傲主動來找她幫忙,想來是對方已經沒有辦法解決了。

凌蘭對自己的小夥伴們很重視,當然不會放任自己的朋友發愁犯難。雖然李蘭楓是在軍校後才加入她的戰隊,而且相處只有一年時間,可虛擬世界中那段真摯、純粹、相識於微的感情,足夠讓凌蘭將對方視作知己,這種感情可能有別於齊隆他們這種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青梅,但同樣讓凌蘭珍惜。

李蘭楓坐在一旁會客廳的沙發上,低著頭在想什麼,凌蘭從旁邊的茶水室中泡了兩杯熱茶出來,將其中一杯放在李蘭楓面前的茶几上。

這些工作應該是副官做的,不過,凌蘭並不喜歡用副官。因為她不喜歡不熟悉的人在她周圍,學習空間中的生存磨練,讓她無法讓不信任的人長期待在她的身邊。

當然,若是齊隆洛浪他們這些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凌蘭肯定放心將自己的後背交付於他們。可是,副官只是指揮官的助手或者是生活管家,很難有很好的發展,凌蘭不希望因為這些小事,而影響到小夥伴們未來的發展。

更重要一點是,凌蘭自身的秘密,也不允許她身邊有一個副官常伴左右。就這樣,凌蘭就成了一個沒有副官的團長指揮官,基本上,自己需要的都靠自己來解決。

凌蘭拿著自己的茶水,做到李蘭楓右手位置的一個沙發,慢慢地品著茶,耐心地等待李蘭楓開口。

李蘭楓拿起茶水下意識摸著茶杯的杯口,卻久久未喝上一口,就這樣,無聲度過了三五分鐘,就聽到李蘭楓低嘆一口氣,將手中的茶水又放在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