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七百三十二章:質詢!

第七百三十二章:質詢!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12-05 08:36  字數:3426

第七百三十二章:質詢!

「說實話,也是你運氣好,要不是你設計第三軍團與十三軍團,讓整個軍部各個派係為爭奪各自的利益,斗的不可開交,沒有餘力來理會你這件事情,可能,你就真的留在兵城被調查了。△↗,那個時候,想要順利脫身,就要難的多了。」凌霄暗自慶幸,凌蘭設置的那個局,原本只是想做個引子試探一下軍部那譚水的,沒想到錯有錯著,不僅讓他們撈足了好處,也意外讓她自己擺脫了一場危機。現在既然回到了23軍,對方想要升級對他女兒下手,就沒那麼容易了。

凌霄眼中冷意閃現,那些人既然敢背叛他的女兒,就要有失去一切的覺悟。

「你知道對方上報投訴你什麼?」凌霄看到凌蘭並不詢問這一點,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既然讓軍部這麼慎重,還派紀監科下來點差,應該是關於我訓練他們的問題了。」凌蘭不用想也知道只有那一點讓人詬病。

「罪名都知道是什麼了?」凌霄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自家女兒能這麼快察覺到問題所在,就表示她是一個聰慧且敏感的人,那麼就算未來碰到其他一些陰謀設計,也能應付得來。

其實凌霄不聯絡凌蘭不是怕兩人的關係暴露,就算暴露又如何?他凌霄怕過誰呢?他是恨不得讓所有人知道,他凌霄有一個能力出眾的兒子?呃,什麼東西亂入了?

總之。凌霄是想藉此機會考驗一下凌蘭遇事的應對能力,畢竟,只要凌蘭還在軍界混。隨著她的步步高升,這種來自不同勢力的傾軋算計,將會數不勝數,必須要適應起來。凌蘭這次到現在的表現,讓凌霄很是滿意的。

「總擺不脫殘暴,違反人權之類的罪名。」凌蘭不在意地回道,自從她決定用這種手段逼著那些機甲師們破繭成蝶。她就有準備會遇到這些。

「有應對的辦法沒?」凌霄挑眉問道,知道問題,卻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也是不合格的。

「很簡單,不承認。」凌蘭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現在除了那些機甲師的口供之外,估計紀監科根本拿不什麼實證。她既然知道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後果。又怎麼會留下這種證據。那些錄像,早就被小四處理掉了,沒有小四這種程度的能力,是無法恢復出來的。

「別讓機甲師的口供超過全團的百分之十,否則就算沒有證據,對方也能立案。」凌霄提醒道。

「放心,我有辦法對付的。」凌蘭嘴角翹了翹,遊戲開始了。原本就想找機會將那些居心叵測的人調出250機甲團,沒想到對方主動送給她一個理由。讓她能夠光明正大將這些人驅逐……

凌蘭真不知道是要嘲笑他們的自作聰明呢,還是憐憫他們自搬石頭自砸腳?只希望他們不要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又說了幾句,凌蘭就與自己父母道別,凌霄這個時候,突然問道:「剛開始那個小鬼是誰?」三個月在凌蘭身邊,可沒看到她那裡有這麼小的孩子。凌霄想到智腦夢蘭,難道那個凌小四與夢蘭出自一處?

凌蘭原本想老實告知,突然心神一動,她臉色一正,認真地說道:「老爸,這麼多年來,你還不想給小弟一個正式的身份嗎?」

「凌霄?」一直笑意盈盈看著父女倆溝通的藍洛鳳,聽到這話,頓時杏眼怒瞪大喊起來。

「沒有的事。」凌霄一臉慘了,他憤怒地瞪了凌蘭一眼,連忙安撫自家老婆千萬不要聽信謠言啊。

「媽媽,我愛你。還有,老爸,請多保重!」凌蘭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捉狹,原本還誤會凌霄對不起她的藍洛鳳頓時明白這是凌蘭的惡作劇,心中好氣又好笑,看來,凌蘭也察覺到她與凌霄之間的問題了,所以,想給自己發泄怒氣的機會。

真是她貼心的小棉襖啊!藍洛鳳眼圈又是紅了紅,但轉眼又恢復河東獅吼狀,既然這是女兒的一片好意,她可不能浪費了。

至於凌霄,他絕對是痛並快樂著,對自家女兒的惡作劇那是又恨又愛,哭笑不得了。

掛斷電話的凌蘭,嘴角的笑意消失,又恢復她冷峻的容顏,她很快梳洗一番,換上一套整潔的少校服,同時傳令,讓李蘭楓與李蒔瑜陪同她一起去會議廳,打這場不起硝煙的戰役。

面對這種勾心鬥角,陰謀算計,甚至要面不改色心不慌地說假話謊話,陰險的李蘭楓要比方正的韓繼軍更適合。

至於李蒔瑜……當年老爸為了讓她順利進入250機甲團所給的理由,現在則成了她反擊的大殺器。凌蘭甚至在想,是不是從一開始,她的老爸就已經替她準備好了一切?端看她會不會利用了?

凌蘭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若這是父親的考驗,那麼她就會讓父親知道,她可不是那個扶不起的阿斗。

很快,凌蘭帶著準備妥當的李蘭楓與李蒔瑜進入到會議廳,一路過來,凌蘭大體說了一下她的猜測,以及對方來的目的,兩人也有了準備,精神抖擻地走入會議廳。

紀監科看到凌蘭帶了兩個少校進來,臉色露出一絲不渝,凌蘭無視之,直接坐在主席位上,李蘭楓李蒔瑜也毫不客氣地在凌蘭兩旁坐下。既然對方來者不善,他們當然也不需要給對方什麼好臉色看。

凌蘭大馬金刀表示自己主人翁的身份後,這才示意對方坐下說話,這態度,除了那個老謀深算的大校依然笑眯眯不受影響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一絲惱怒,特別是那名少校,更是臉色扭曲。

李蘭楓迅速掃了一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