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百八十七章:竟然是他們!

第六百八十七章:竟然是他們!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10-10 04:51  字數:4500

第六百八十七章:竟然是他們!

陳一凡聞言直接斥道:「想對得起我?行,給我平平安安地度過十年兵役。,「

陳一凡最怕陳一安這種一根筋的思維方式,最後不小心丟了命。要知道,從小,他的父母就忙於工作,從記憶開始,陳一凡就帶著陳一安一起生活了。或許在父母眼裡,他是個堅強有能力的孩子,無需他們擔心,可他總會有遇到挫折,傷心難過的時候。那個時候,卻只有陳一安懵懵懂懂地陪著他一起哭一起笑,彼此舔著傷口走過了十六個年頭,直到他進入第三男子軍校。

說句實話,相比父母,他與陳一安的感情更親更近,這也是陳一凡儘管對軍團失去了信心,卻還會為了弟弟再次踏入其中的原因。他要保護他弟弟安全的活下來。

面對陳一凡的疾言厲色,陳一凡害怕地縮了縮頭,嗚嗚嗚,他家哥哥什麼都好,就是太凶了!

趙駿看到陳一凡果然是齊隆的老對手,便收手了,當然他沒忘將周宇與陳一安帶走,閃到了一邊,讓他們與他一起旁觀陳一凡與齊隆的戰鬥。

看到沒有礙手礙腳的人了,齊隆興奮地握拳,指骨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音。這段時間,他被凌蘭給虐慘了,很想虐人一把好好發泄一下,可惜他的隊員比他還慘,讓他不忍心下手。而凌天其他隊員,都就知道齊隆是什麼貨色,當然不會自找虐受了。讓齊隆竟然找不到一個下手的人來,讓他鬱悶非常啊。

沒想到,這個時候後勤兵中竟然出現了陳一凡。這個當初在機甲大賽中尚能稱得上對手的人,終於能讓他放手打一架了。

「陳一凡,要是你贏了我,我就讓你過關。」齊隆拋下了誘餌。

「不用,我認輸!」陳一凡果斷回道。

齊隆整張臉頓時垮了下來:「你,說什麼?」他一定是幻聽了,幻聽了。幻聽了……

「我說我認輸!」陳一凡認真地回道。

「為什麼?」齊隆悲憤地喊道,難道就不能跟他打上一架再認輸嗎?

陳一凡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齊隆,似乎在說。我很傻嗎?

「我記得我和你旗鼓相當來著。「齊隆還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勝負未知,這樣放棄難道不可惜嗎?「

「那是機甲,不是體術。我知道你體術到了氣勁巔峰了。我不找虐。「陳一凡淡定地道,作為老對手,他當然對參加機甲大賽第一男子軍校的幾員大將做了個詳細的調查,很清楚齊隆的體術等級,他氣勁中級初段的等級,哪裡會是對方的對手,陳一凡是個聰明理智的人,可不會因為對手的兩三句話就會盲目衝動。再說,他最重要的弟弟已經失敗了。他就算通關又有何用。

應該說,齊隆找錯了突破口,若說打個5分鐘,就放他弟弟過關,或許陳一凡會勉力一試,現在陳一凡那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陳一凡的話徹底打破了齊隆的奢望,齊隆懊惱地趴在門上錘頭,不過只錘了兩下,門就被齊隆的鐵頭給錘開了。

哦,不能說是齊隆用頭錘開了草廬門,而是裡面的人將門主動打開了。

「再撞下去,原本就脆弱的門都被你撞破了。「韓繼軍一掌抵住齊隆欲撞門的腦袋,一邊怒瞪著他,不明白齊隆為啥要破壞公物,難道就不怕老大找機會收拾他?

齊隆看到韓繼軍出來了,頓時委屈地往後一指道:「陳一凡不肯跟我打。」

「陳一凡?」韓繼軍一愣,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什麼時候聽到的?他順著齊隆手指的方向一看,有些熟悉的一張臉頓時印入他的眼帘。

韓繼軍想了想,愕然地道:「陳一凡,你怎麼在後勤兵?」好吧,陳一凡詭異出現在這裡,讓一向淡定的韓繼軍也淡定不了了,那可是王牌師士啊,雖然他們王牌師士的確很多,但真沒有做後勤兵的王牌師士。

「熟人?」身後的李蘭楓笑問。

「呃,今年初我們還是軍校生時,參加機甲大賽的對手,第三男子軍校的成員,王牌師士陳一凡。」韓繼軍震驚只是瞬間,很快就冷靜下來,向李蘭楓剪短介紹陳一凡的來歷。

李蘭楓聞言眼神頓時眯了眯,王牌師士混在最低級的後勤兵中,這會不會有什麼陰謀?喜歡暗搓搓算計人的李蘭楓,看什麼都會是暗搓搓的陰謀詭計。

而陳一凡,看到韓繼軍出現,眼神也是一凝,齊隆出現已經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現在那個孟不離焦焦不離孟,一直陪伴在齊隆身邊的韓繼軍也出現了……他們為何會進入250機甲團?而且據他所知,沒有戰隊的人會被打亂,由主腦自動分配兵團,難道說他們為了在一起,所以臨時加入了一個戰隊,所以才來到了250機甲團?

不,能收兩個的,必然是四星級戰隊以上,而擁有四星級戰隊的機甲團又怎麼可能是一個廢物集中營?陳一凡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混亂,雖然250機甲團從一開始就表現的不像廢物機甲團,可是能將第一男子軍校今年最強的機甲師以及最厲害的軍師同時收入囊中,這絕壁不是被放棄的機甲團。

說是主腦自動分配,但只要是軍校生,都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主腦也會遵循一個原則,潛力高的新兵會被分配到同樣具有無限潛力的機甲團。這是保證軍團戰鬥力的一個重要體現,永遠將最好最有潛力的新兵優先補充到最好的兵團之中。

當然,還有一種就是得罪了軍團高層,讓高層做了手腳,給主腦一個指令。將分配的時候,丟到最差的兵團里讓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