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百七十五章:為什麼?

第六百七十五章:為什麼?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9-24 04:56  字數:3580

第六百七十五章:為什麼?

李蒔瑜認真地看了楊明治劉福榮兩人一眼,微微地點了點頭,他直接站起身,從一旁的柜子旁,拿出兩支藥劑,又拿出兩個新注射器,將藥劑分別抽入其中。∈♀,

「胳膊!」李蒔瑜淡淡地道。

楊明治捲起袖管,李蒔瑜將藥劑注射進去。又拿出另一個注射器將另一管藥劑注射進劉福榮的胳膊中。

隨即,他從辦公桌後面丟出兩根繩子,對齊隆趙駿說道:「讓他們躺在床上然後綁住他們,免得他們自殘!」

楊明治劉福榮心中猛地一跳:「你給我們注射了什麼藥劑?」

「好葯,可以讓你們在十二個小時中傷愈。」李蒔瑜淡淡地道,「當然藥劑一強,對身體的負荷也強,我怕你們熬不住藥劑發揮的那段時間,要是自殘了,就太浪費我這珍貴的藥劑了。」

李蒔瑜的解釋讓楊明治劉福榮將信將疑,而齊隆趙駿則十分信服李蒔瑜,既然李蒔瑜這麼說了,那麼他的藥劑必然有這種效果,於是便一把將兩人推到病床上。楊明治劉福榮剛想掙扎,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動彈不得,四肢的肌肉似乎失去了聯繫,他們驚怒地看著李蒔瑜:「你到底給我們注射了什麼?」

李蒔瑜有些不耐煩地道:「都說了是好葯,哦,其中還有一些麻醉藥劑,這也是為了怕你們自殘而進行的藥劑補充。」

「既然有你用了麻醉藥劑,那為什麼還要他們綁住我們?」楊明治劉福榮感覺到有些不妙了。他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趙駿齊隆五花大綁綁在了病床上。

「這些麻醉藥劑對普通機甲師是有作用,但對於您們么,就有些不確定。為了確保萬一,還是綁住最安全。」李蒔瑜淡淡地道。

楊明治還想再說什麼,突然感覺一股從骨子裡透出的痛楚直襲心頭,身體的每塊肌肉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他的臉也開始扭曲起來。

自從身體進行葯抗訓練後,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痛楚,讓楊明治忍不住**起來。他使勁地咬住自己牙關。斷斷續續地從牙縫中擠出了他心中的疑問:「為什麼?」

李蒔瑜挑眉:「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痛?明明你的身體對藥劑的痛楚已經習慣了。」

楊明治痛苦地點了點頭,只是做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就讓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因為以往的藥劑。無論對精神還是身體,它的本質是破壞,而你的身體,你的精神已經記住將這種破壞產生的痛楚自動摒除在外。這也是你為什麼會對痛楚感覺不深的原因。但我這款藥劑不同。它本質不是破壞,而是提升你自身的自愈力。」

「為什麼?」楊明治對李蒔瑜的解釋並不滿意,他再次痛苦地詢問,他還是無法理解,他為什麼這麼痛苦,而且還讓他這般難以忍受。

「我只是將你的自愈力提升了數千萬倍,也就是你的自愈細胞原本一天分裂重組一次,我將它提升到了一秒分裂重組數千百次。速度提快了,那麼原本分裂的那種細小痛楚也會數萬倍的呈現。因為是自愈系列,你的身體認為是有益的,所以沒有幫你屏除這種自愈衍生出來的劇烈痛楚……」李蒔瑜淡淡地道,「任何所謂的葯抗訓練,其實都是有漏洞的,沒有百分百的有效,這是這段時間我研究出來的結果。恭喜你,楊大校,你是這款藥劑的第一個實驗體。」

「為什麼?」楊明治問出了第三個為什麼,這個為什麼是問李蒔瑜為什麼這麼對待他。

「我們隊長不會輕易出手,既然他出手了,必然是你們錯了。既然錯了,就必須受到懲罰。」李蒔瑜神情淡然地道。

「所以,你想替你隊長來教訓我們?」劉福榮痛苦地說道,他們竟然落在了團長的腦殘粉手中,他們受的這個折磨實在太冤了。

李蒔瑜愕然:「你們說什麼啊,我怎麼會替隊長來教訓你們?這可是隊長的事情,哦,不,是我們團長的事情。」

「那我們受的這折磨算什麼?啊!」劉福榮只感覺一股鋪天蓋地的痛楚將他覆蓋,忍不住哀嚎痛叫起來。

李蒔瑜沒好氣地道:「當然是讓你們十二小時里痊癒,否則你們不是趕不上明天早上團長的月練嗎?那才是團長的懲罰,我可不能讓你們因為這傷而逃過了。」

李蒔瑜的話讓楊明治劉福榮傻了,這才是真相嗎?因為明天開始月練,所以,他們就要承受這樣的痛苦,將自己的身體治癒好後,然後再受折磨?

不過楊明治與劉福榮無法理清他們當時的想法,更大的痛苦直接讓他們陷入了昏迷,但也正因為陷入了昏迷,讓他們算是度過了這一劫。

第二天醒來,原本五花大綁的繩子已經不見了,只有兩個靚麗的女孩子在一旁照看他們,看到他們醒來,一個美麗羞澀的少女驚喜地看著他們,還未開口,旁邊一個健美女孩啪的一聲,將兩個鐵飯盒拍在了床頭櫃前。

「你們的早飯,快點吃,否則你們就要餓著肚子去集合了。」健美女孩大聲嚷道。

羞澀少女怕他們誤會,忙補充道:「現在已經六點四十分了。蒔瑜哥說你們會在六點四十到四十五分之間蘇醒,所以我們就拿著早點在這裡等兩位大校。」

一醒來看到兩個水靈靈的漂亮妹妹,而且服務周到地準備好了早餐,完全區別昨天的慘狀,楊明治與劉福榮頓時覺得有些適應不良,這是示好呢還是陷阱?

不過兩人此時也容不得深想,他們趕緊打開飯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