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百六十一章:治療!

第六百六十一章:治療! (1/3)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9-11 06:20  字數:5532

第六百六十一章:治療!

中二師250機甲團基地凌天戰隊住宿區,每日必然會發出的慘呼聲準點響起……

「你們這群小混蛋,竟然敢強迫我治療,你們給我等著……啊!」臨時開闢出來的治療病房裡,一張金屬床鋪上,正五花大綁著一個鬍子拉碴的頹廢壯漢,儘管他拚命掙扎,可是這些金屬製成的鎖環讓他的掙扎徒勞無功。(好看

洛浪抬起水潤的眼神,眨了幾下,看起來十分無辜,但說出的話卻夠毒舌:「鬼哭狼嚎些什麼?像你們這群廢物,能用上蒔瑜哥研究出來的藥劑,算你們走大運了。」

「混蛋,誰要你們治療了?」頹廢大漢破口大罵。

洛浪剛想嘲諷回去,李蒔瑜啪的一下,將病歷卡直接打在大漢的嘴上,痛的對方頓時中斷了怒罵聲。

「既然還有精神,那麼,續雅,再注射一罐剛才的藥劑。」李蒔瑜淡淡地說道。

「好嘞!」韓續雅摩拳擦掌,拿出注射器,開始抽取藥箱中的一罐藥劑。

「混蛋,誰允許你們這樣做的,給我住手!住手!」大漢聽到還要再注射藥劑,掙扎的更是激烈了,已經嘗過藥劑痛苦他,當然不想再承受一次,他一定會被那難以言語的痛楚折磨瘋的……

「好了,我不罵人,再也不罵了,李軍醫,就放我這一回吧,我會配合治療的,一定會的……」為了不再受到那種痛苦。他終於放軟了。

可惜他的哀求聲卻得不到李蒔瑜的憐憫,對於這些自我放逐的廢物,李蒔瑜天生就很厭惡,只是一點小小的挫折,就放棄自己得天獨厚的天賦,放任自己成為廢物,這簡直不可饒恕。

想想他的大堂哥,為了恢復健康,每日與病痛鬥爭不說。還強迫自己殘破的身體進行鍛煉,從未放棄過希望。他曾親眼看到大堂哥發病時的可怕與痛苦,這些人此時受的痛楚根本不能比的。可大堂哥從未叫苦討饒過一次,跟大堂哥比,這些人就是爛渣中的爛渣,根本不值得可憐。

「給我注射!」李蒔瑜眉宇間透著一絲冷意。若對方繼續怒罵下去,或許他還不會這般的憤怒。

「是!」韓續雅聽命,提起注射器就狠狠地扎進大漢的手臂上,緩緩將藥劑推了進去。

「啊!」很快,藥效在大漢體內產生了作用,大漢的臉上開始露出猙獰的表情。口中發出滲人的嘶吼聲,額頭冷汗如雨般掉落。很快,他體下的床單被他的汗水浸濕,整個身體開始不規則的抽搐起來。

就這樣持續了三分鐘,他抓在下面無比堅硬的床架,都硬生生地抓出了五道凹痕,可見他這段時間承受的痛苦何等的殘酷……疼痛讓他的精神開始渙散,他雙目瞪的大大的。眼瞳空洞,口中無意識地發出喘息聲與嗚咽聲。似乎帶著無盡的傷悲與悔意。

「已經突破他的心理極限了嗎?」李蒔瑜滿意地觀察著大漢的藥劑反應,開始在病歷卡上快速記錄著什麼,這些都是臨床試驗的數據,每一個都無比的珍貴。

感覺一切都已經觀察清楚了,李蒔瑜這才將病歷卡交給洛浪,讓他按照上面的內容與方法與對方溝通。

洛浪快速翻看了一邊,便點頭表示明白了,他閉了閉眼,再次睜開的時候,整個人的氣質變得平和慈悲,原本多情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悲憫與高潔。

韓續雅見狀趕緊丟掉注射器,拿起一邊的藥箱就跟在李蒔瑜的身後走,好像身後有隻惡鬼一般。

「因為獲得了錯誤的情報,而葬送了整支王牌機甲連,你內心充滿了內疚與悔意,但這並不是你想要的……」洛浪的聲音充滿了嘆息與悲傷,大漢似乎聽到了,他開始嘶吼,聲音里傳出的是無盡的悔意與蒼涼,甚至還有一絲悲泣,就如一隻受傷的野獸,只能獨自舔著自己的傷口,等待腐爛的傷口慢慢收割他的生命。

「可是,當你死了之後,還有誰會記得當年的屠寇英雄機甲連?盲目出兵的罪名將永遠刻在英雄連上面,永生永世無法洗脫……」

「不,不,是我有罪,我有罪啊!」終於,大漢失控了,喊出了深藏內心的那句話。

聽到背後傳來的動靜,韓續雅猛地打了個哆嗦。媽呀,洛浪這個普照眾生瑪利亞聖母人格實在太強悍了,配合李蒔瑜超強的痛苦致幻藥劑,就算再爛的渣渣,也得俯首稱臣,乖乖地交代自己的「罪行。」

「唰」的一聲,李蒔瑜拉開一旁床鋪的隔簾,床上同樣一位被全身綁住的大漢躺在那裡,看到李蒔瑜過來,露出一絲淺笑:「李軍醫,你來了。」

「楊明治大校,看起來那些藥劑對你沒有什麼影響。」李蒔瑜翻了翻他的病歷卡,皺起了眉頭。

「當年曾接受過這方面的葯抗訓練,給你添麻煩真是抱歉。」楊明治淡笑中回道,根本不在意他話中那些訊息代表著什麼。

李蒔瑜動容了,葯抗訓練說的簡單,能讓身體擁有抵抗此類藥劑的抗力,絕對是經過無數次痛苦折磨才能獲得的……難怪楊明治根本不在意這些藥劑的痛苦了,他的身體早就習慣這樣的折磨了。

看來,對楊明治大校,得換一種方法治療了。李蒔瑜這般想到,正在他想該怎麼制定治療方案時,洛潮走了進來,看到李蒔瑜正在研究楊明治大校的治療方案,便走了過去,暗暗戳了戳李蒔瑜的後背。

李蒔瑜回頭看去,洛潮丟了一個眼神給他,這段時間,洛潮與李蒔瑜謝宜等人已經混熟了,再也沒有一開始的羞怯。應對也自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