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六百三十零章:我說過嗎?

第六百三十零章:我說過嗎?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8-10 03:41  字數:4435

第六百三十零章:我說過嗎?

「五號,那是凌蘭該考慮的事情。」一號的聲音如響雷一般在五號耳邊響起,頓時震醒了五號。

五號摸了摸臉,低頭道:「對不起,一號,我失態了。」看似心理扭曲最變態的五號,其實是十人里最對凌蘭牽腸掛肚的導師,當然這與他百年難得教出一個稱心弟子有關,凌蘭可是五號最滿意也是最驕傲的弟子。

「小四的進化與凌蘭有著直接關係,小四到底會進化成什麼樣子,其實根源都在凌蘭身上,什麼因結成什麼果,這果實究竟是甜是酸是苦是澀,都是凌蘭自己栽培的,你我根本沒有資格插手。」看到五號這般,一號的口氣也緩了下來。

五號臉上泛起苦笑:「所以,我們只能冷眼旁觀?」明知小四的進化會傷害到凌蘭,也不能插手嗎?

「是啊!」一號雙目悠遠地看著遠方的天空,許久才回道,「我相信凌蘭!她可以的。」他的弟子,是不會讓他失望的。

一號的話讓五號徹底冷靜下來,許久才回道:「一號,也許你是對的。」

隨著這一句,五號的身影從一號的空間中退了出來,一號冷然地看著一望無際的虛空,然後閉上了眼睛……

五號回到自己的空間,一個熟悉的曼妙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九號?難得見你過來,難道想哥哥了?」五號眼中驚喜一閃而過,臉上卻浮出遺忘那種玩世不恭的笑容,說著調戲的話語。

九號身上的冷氣更重了,她冷然地看著五號。看著五號心裡很是忐忑,可五號心中越忐忑,臉上的笑容越燦爛,就好像有了什麼變態念頭……

九號就是討厭五號這點,見狀便冷哼一聲道:「我走錯地方了!」說完,她右手一划,直接破開這個空間的虛空。離開了。

五號看著九號在他的空間中消失。他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有些苦惱道:「走錯地方?騙誰呢?九號是特地來找我的,可到底為了什麼呢?」第一次五號感覺自己的腦袋還不夠聰明。竟然猜不到九號妹妹前來的原因……

九號鬱悶地回到自己的空間,原本以為五號對四殿下的一番試探是為了凌蘭,這讓她心中極為感激,所以特意過去跟五號說聲謝謝。現在想來,她真是太天真了。將五號想的太好了。

看他那滿臉變態算計的笑容,想來他的出手試探,是為了滿足他自己某種變態需求,而不是為了凌蘭……想到自己差點表錯情丟了臉。九號身上的寒氣更冷。

以後,她絕對不會給五號好臉色看……不,她絕對不會理睬那個變態五!就這麼決定了。

凌蘭撿起了那枚聯絡珠。讓小四繼續維持九長老的精神力,然後才施施然地走到已經被震傷的年輕人一夥那裡。

幾人用驚恐膽顫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領域強者。心中很大程度認為對方肯定用了改變容顏的藥劑。只是他們忘記了,藥劑雖然可以隨意更改一個人的容貌,但是絕對不會出現超出你實際年齡太多的情況,比如年紀小的不會突然變成一位花甲老人,花甲老人也不會突然變成一個懵懂少年……

凌蘭俯身,伸出右手捏著聯絡珠問道:「這是什麼?」

年輕人閉口不言,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不想說?那就沒有生存的價值了。」凌蘭淡淡地回道,她站起身來,趴倒在地的那伙人身邊開始堆砌起晶瑩的冰塊,慢慢地延伸到那些人身上。

年輕人臉色灰白地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自己死亡的到來,他想不到原本想更上一層樓的安排,最後竟然成了葬送自己生命的墳墓。他心中很不甘,他還年輕,他還有無限未來,他真的還不想死……但他不能用出賣自己組織來求得活命的機會,這讓他不屑,也會唾棄自己。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年輕人這樣的覺悟,當他們感覺到自己的手腳開始被冰凍,一點點向上蔓延的時候,他們開始掙扎了。

這種眼看著自己一點點接近死亡邊緣,是最為折磨人心的,也是最容易讓人崩潰的。

果然,一個中年人承受不住這種壓力,頓時喊了起來:「是聯絡珠!」

年輕人猛地張開眼睛,眼中全是譴責與憤怒,作為監察各地負責人忠誠的他們,怎麼可以如此容易地出賣組織?

中年人這句話,擊碎了其他人的防禦線,另外幾個中年人跟著喊道:「沒錯,就是聯絡珠。」

凌蘭似笑非笑地看了滿臉憤怒的年輕人一眼,果然還是熱血青年,願意為理想拋頭顱灑熱血,就算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她慶幸地瞥了他身邊的那幾個中年人,幸虧有這些已經被磨滅熱情,懂得生命價更高的人在,否則她還真拿他們沒辦法。

凌蘭一個響指,原本冰凍住他們手腳的冰塊頓時變成冰寒的細微粒子,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幾人看到恢復如常的手腳,頓時欣喜若狂。

「你們每個人都有聯絡珠嗎?」凌蘭又問。

既然擊破了心理防線,回答了問題,這幾人也就破罐子破摔,不再隱瞞了。他們連連點頭,表示沒錯。

「你們的聯絡珠,給我看一看。」凌蘭淡淡地道。

很快,幾個中年人就將自己的聯絡器遞給了凌蘭,凌蘭隨意拿起一個,小四就在意識海中回道:「老大,這些與你剛才拿到那兩個聯絡珠是不一樣的。」

「沒有變形的功能?」凌蘭認真看著手中的聯絡珠,還真看不出有什麼不同,看來,只有了解它的人,或者製作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