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六十六章:教訓!(4月粉紅

第五百六十六章:教訓!(4月粉紅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6-17 00:45  字數:4500

第五百六十六章:教訓!

隨著這個少年的出現,整個大廳變得冰冷起來,一些體術等級的低的人,開始颼颼發抖。

冷峻少年一步一步向大廳中心靠近,每踏近一步,廉邵景就感覺自己心中的壓力就重上一層,他心中驚懼萬分,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對方的深淺。

「他是誰?為何會讓我感覺恐懼?」廉邵景的額側順著鬢角滑落一滴又一滴汗水,沒入軍服的衣領,可他卻沒有去擦,因為他的第六感告訴他,只要他一動,危險就要降臨。

凌蘭經過洛潮與韓續雅的身邊,視線落到了她們的身上,原本冷冽無情的目光頓時溫暖了一些:「洛潮,續雅,我們來晚了。」

這一句讓堅強的韓續雅忍不住眼眶紅了起來,而洛潮,被這一句,引起了心中無窮的委屈,眼淚頓時流淌了下來。

洛潮看到自己哥哥洛浪時,還能剋制住自己的眼淚,可聽到凌蘭這間接的道歉詞,洛潮再堅強的心也崩潰了。

「老大,他們欺負我們。」洛潮流著眼淚,果斷向自家老大打小報告。

只要老大在,就沒人敢欺負他們,就算有人敢欺負他們,也會被老大狠狠教訓一頓。從小到大,在洛潮的心中,凌蘭是無所不能的。

一隻溫暖的手按住了她的頭頂,輕輕地拍了拍。

凌蘭當然知道事實真相,其實一靠近南羽星,小四就屁顛屁顛地跟南羽星空港的主腦談心了,馬上找到了洛潮韓續雅他們,這也是齊隆,洛浪,謝宜三人為何能在最危險時刻及時趕到的原因。

凌蘭轉頭看向廉邵景,眼神冰冷,她說道:「放心,我會教訓他們,你們好好看著。」

洛潮雙手抹乾了眼淚,重重點頭道:「知道了,老大!」

凌蘭一步一步走向廉邵景,雖然傷人的那個人被洛浪踢斷了小腿,算是報了仇。但凌蘭認為這還不夠,若不是眼前這人的放任,她的小夥伴們,又豈會受傷受委屈呢?

凌蘭一離開,韓續雅就悄悄頂了頂洛潮,擠眉弄眼低聲道:「老大,是要幫你出氣了呢。」

洛潮聞言,騰的一下,整張臉變得通紅,她突然反應過來,剛剛她向老大撒嬌了!這這這,實在太羞人了。

不提洛潮這邊羞紅了臉不敢抬頭,齊隆那邊,看到凌蘭到來,馬上一個後退讓出位置,並微微低頭喊道:「老大!」

這一聲,讓廉邵景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這個氣勁巔峰的青年還不是他們最強的一個,能做對方的老大,肯定比這個人更強,難道這個老大與他一樣到了氣勁後期?又或者是領域高手?

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就被廉邵景否決了。聯邦晉級領域高手的最小年齡紀錄至今未破,可見對方絕非領域高手,最多也就是氣勁後期大圓滿,與他半斤八兩。

廉邵景根本沒想過有人晉級之後會沒有登記,他認為破紀錄這種事情,代表著每個聯盟軍人的榮譽,這種大喜事當然要廣而告之。

他萬萬沒想到凌蘭因為身份性別問題,一直保持中庸之道。凌蘭不允許自己表現太過,引起眾人注意而暴露自己的真實性別,而且喜歡保留底牌的她,恨不得自己的底牌越多越好,又怎麼肯主動暴露自己的真實等級呢,她崇尚的是扮豬吃老虎。

當然,目前看來,她豬是扮不成了,小弟太多,只得升級成大老虎。就算如此,凌蘭也要做一隻假扮普通大老虎的超級神獸,讓人永遠摸不清她真正的底細。

廉邵景的錯誤估計讓他心中有了點底,一開始見到凌蘭的驚懼也消失了許多,他雙眼盯著凌蘭,冷笑道:「你就是他們的老大?」

凌蘭淡淡地道:「的確是。」

「他踢斷了我隊員的腿,怎麼說?」廉邵景指著洛浪道。若對方識趣,願意自斷一條腿,他就放他們一馬。

凌蘭聞言,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她淡定地拉了拉自己的袖口,一臉的雲淡風輕:「那又如何?」

凌蘭這種態度,頓時刺激到了廉邵景,他怒火中燒,怒極反笑:「你們必須血債血還。」

「血債血還?呵呵,你放任你的隊員,打傷了我的人,又怎麼說?」凌蘭眼中的殺氣一閃而過。

廉邵景陰森笑了起來:「桀桀桀,誰讓他們讓我的人看不順眼。既然到了軍團,就要懂得軍團的生存方式。」

「一切,以實力說話?」凌蘭挑眉,她記得當初出手的人這麼對羅少雲說的。

「沒錯,只要你夠強,你就有教訓人的資格。」廉邵景話音剛落,早就做好準備的拳頭猛力揮出。

「嘭」的一聲悶響,兩隻拳頭碰撞到了一起,所有人再次被這股暗勁逼退數步,氣勁後期級別的對撼,遠超過中級的威力。

洛浪謝宜兩人也被這股力量逼退了一步,而齊隆,更是主動退到了洛浪他們身邊,他可不想因為距離太近,一個不小心被自家老大給誤傷了。

「氣勁後期大圓滿。」廉邵景感受到了凌蘭對撼中傳來的能量,臉色微微一變。

果然,對方的等級與他一樣,甚至他感覺對方的能量要比他更厚實更純,就算相同的境界,能量上也會有些許的差異。這一擊,看似旗鼓相當,其實,是對方稍勝一籌。要知道,他是主動攻擊,而對方是被動應戰,這主動與被動,就說明了問題。

感覺到自己竟然輸給了眼前這名新兵,廉邵景眼中的血氣越來越濃,甚至出現了一抹瘋狂之色

就在這個時候,一隊空港的執勤戰隊匆匆趕到了這座休息大廳,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