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五十三章:爆發!

第五百五十三章:爆發!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6-05 23:26  字數:2210

第五百五十三章:爆發!

事後,凌天想起來也後怕不已,幸虧他們對戰的是無極,特級師士並不像雷霆無極那樣,都達到了特級巔峰。與謝宜對戰的機甲師,只有一名是特級巔峰,還有兩名都是特級中級,這也是謝宜能支持下來的原因,更是在逃亡之中,找到機會擊殺兩名特級師士的原因。若都是特級巔峰,謝宜再有神助,越級爆發,拼下兩架機甲已是極限,絕對不會成功與第三架機甲同歸於盡……

戰後檢討的凌天機甲團,此時才感覺到了自家老大當初選擇從最強的硬骨頭開始啃的深意。在未被完全探知己方全部實力之前,幹掉最強大的機甲團。隨著他們的實力,一點點呈現在眾人面前,被眾所周知,下面對戰的機甲團必然會認真研究,做出相應的對策……不過,隨著對手機甲團整體實力的減弱,就是想出了對策,也不足以絕殺凌天。

試想一下,若他們反過來,先挑戰實力弱的機甲團,的確,這很安全,但他們的實力也完全曝光在眾人面前,這個時候,他們對上越來越強大的機甲團……當齊隆被纏住,謝宜對上的都是特級巔峰的機甲師……就算他們幸運的逃過一次,下一次,當他們碰到更強的對手,還能逃過嗎?結果就是,他們被打的潰不成軍。

當韓繼軍研究出凌蘭看似狂妄的挑戰順序,其實卻是對他們最有利的,他感慨地看向凌蘭閉關的房間,心中嘆服,他還是做不到自家老大那樣,每一個決定,都意義深遠,深思熟慮。

雖然,隨著這兩場比賽的結束,凌天最困難的時間熬了過去,但這並不表示接下去的挑戰行程,凌天就真的萬無一失了,沒有一個機甲團願意放棄自己的主權,俯首稱臣,就算毫無希望,也會企圖誓死一搏。

果然,第三場與多童的戰鬥,多童吸取了無極天機的經驗教訓,派出兩名最好的遠程機甲,纏住了齊隆與謝宜這兩名能夠扭轉戰局的爆種型機甲師。

另外十名機甲師則強殺凌天其他隊員,他們這一次,都裝備了強悍的遠程武器,準備幹掉凌天其他隊員後,對齊隆謝宜兩人遠程射殺,堅決制止他們有機會近身。可以說,多童想的很美好,但是他們成功封印齊隆與謝宜後,又有新的凌天隊員爆發了……

「第三場:凌天四號爆發,連續擊敗兩架機甲,最後自爆傷了第三架機甲,讓多童想遠程圍殲齊隆謝宜的計策功虧一簣。」

「第四場,凌天二號爆發,擊敗一架機甲之後,自爆,與另一家機甲同歸於盡,頓失兩架機甲的羅技慌了手腳,讓凌天抓住了機會,最後羅技全軍覆沒。」

「第五場,凌天七號爆發,連續擊敗兩架機甲,成功纏住第三架機甲,讓凌天成功以多打少,最後西陵無奈惜敗。」

「第六場,凌天三號爆發……」

後面對戰的機甲團儘管想盡辦法,竭盡全力將凌天那麼爆發過的隊員成功纏住封印,卻控制不住凌天新的成員爆發,無法推測下一個爆發者是誰的他們,只能無奈地折翼在凌天面前,成為凌天摘取的勝利果實,隨著凌天橫掃原來的軍校八強實力,凌天一統軍校的大局已經奠定,沒有人再認為凌天會失敗,除非凌天那12名隊員在比賽當日,集體拉肚子缺席……

好吧,很多機甲團在虛擬世界無可奈何,的確很想在現實生活中給凌天機甲團所有人下毒,將這幫可恨的傢伙都給毒倒了,這樣才可以終止他們一統軍校的征戰,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軍校的糾察隊正虎視眈眈,很想找機會呈現一下他們的威風,免得軍校生們忘記還有他們這幫可怕的人存在。

當第六場比賽結束,連續觀看六場比賽的凌逸,一臉沉默地從虛擬登入艙中走了出來。

很快,房間內另外五架虛擬登入艙被打開,五個人也走了出來。

「隊長,你這麼快就出來了?」陶小淘露出驚訝的眼神,要知道,以前幾場比賽,隊長可是最後一個出來的,他一定要反覆看裡面精彩戰鬥好幾遍才滿足。

凌逸沒有回答,他眉宇間露出一絲焦躁,他走到洗漱間,將洗手盆開滿了水,猛地將頭扎了進去,整整憋了幾分鐘,這才猛地抬頭,發梢上的水直接被甩到了對面的鏡子上,凌逸盯著鏡子中的自己,清晰看出裡面眼中的不自信。

「我,根本沒有資格。」凌逸睜大眼睛,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他心中要忠誠守護的家主,身邊的人都強大到讓人仰望,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資格站在他身後,現在看來卻是他的妄想,他真是一隻井底之蛙。

「隊長,我們還是一年級。」易天歌走了過來,勸說道。

「可我只比他們小一歲,與他們的距離卻是天壤之別」凌逸回頭低吼。

「隊長,沒有人能一步登天,在一年級,你同樣出類拔萃。我查過他們的資料,他們一年級的時候,並不比你強多少,我們只要努力,追上就可以了。」容自若神情平淡地遞來一面毛巾,好像這一切沒什麼困難。

「是啊,隊長,你當初說要帶我們考入第一男子軍校,所有人笑話你痴心妄想,連我們都沒那麼信心,可事實,你做到了,我們一起進入了第一男子軍校。只要隊長你想做,你就一定能做到,我相信隊長一定行的。」陶小淘一邊說著話,一邊用力點頭,眼中全心全意的信任讓凌逸心中一暖,原本的自我懷疑消失了。

「是的,我一定行的,他們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凌逸迷茫的眼神消失了,再次堅定下來。

容自若與易天歌對視了一眼,他們瞥了一眼陶小淘,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雖然陶小淘老是出問題,如同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可也因為這份單純,他的表現,說的話,充滿了真摯與信任,是一劑極好的強心藥劑。看來,以後要對他好一點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