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四十九章:融合!

第五百四十九章:融合! (1/1)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6-04 01:59  字數:2305

第五百四十九章:融合!

謝宜首先抬起頭,對凌蘭說道:「老大,我願意融合。」不融合,必須鎮壓暗人格,可偏偏暗人格他不怎麼討厭,而他又感受到了暗人格生活的世界,充滿會灰暗陰冷孤寂,他不忍心讓暗人格繼續這樣的生活。他被他父親料中了,心太軟。

暗人格震驚地看向謝宜:「你老大說了,最後可能不是你作為主體,這你也願意融合。」

謝宜笑了,再次恢復他原本陽光熱情的笑容:「是啊,若最後你成為主體,必然是你比我更強,我願賭服輸。」謝宜說的是真話,都掌握了十九年的身體,都能輸給只掌握了幾分鐘的暗人格,他還有什麼臉面來爭奪這個主人格呢。

暗人格深深地看向謝宜,幾秒過後,他轉頭看向凌蘭道:「他都願意賭了,我還有什麼不願意的?」其實以謝宜老大的強大,若謝宜選擇鎮壓他,謝宜老大肯定會出手幫他,那個時候,他依然會被封印,而且這個力量要比以前的封印力量更強大,暗人格清楚,恐怕幾十年都無法掙脫……

謝宜的選擇,無疑是給了他一條自救的道路,他此時終於領悟父親說的那段話,果然,謝宜是個心軟的人,破開封印之後,他如父親所願那樣給了他一條生路。若是他,一定會計算一切得失,最後選擇一條對他最有利的道路,他絕對不會給謝宜一點機會。

暗人格是感激的,他心中不再有不甘、憤怒,一片平和。兩人在凌蘭的注視下,慢慢靠近……

「敞開你們的意識,接受彼此。」凌蘭冷然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讓人不由自主地跟著聲音的提示做,謝宜接收到了暗人格各種負面的情緒,而暗人格也接收到了謝宜十九年來的精彩人生。

「原來,孤單一個人在這裡,是這般讓人痛苦……不過,這一切都結束了,未來你和我一樣,生活在那個精彩的世界,由我陪著你哭陪著你笑,陪著你度過這一生。」

「原來,你不僅僅擁有快樂,也擁有悲傷痛苦,也會有如此狼狽的一面。」暗人格看到謝宜被凌蘭折磨的只剩下半條命的時候,啞然失笑,「以後,你擁有的一切,也將是我的了嗎?」

「是的,我們原本就是一個整體,只是你沉睡了十多年,缺席了這段歲月,不過我的記憶也同樣是你的記憶,就好像你在封印世界中十幾年的痛苦悲傷,同樣也是我的。」

「我們將共同承擔,共同成長!」謝宜與暗人格相視一笑,最後兩人嘭的一聲,化為一團濃霧,最後相纏相繞,漸漸化成了新的人體……

「究竟會出現什麼性格的謝宜呢?」凌蘭好奇地想著,嘴角剛剛一翹,卻被眼前出現的一幕驚住了,她手指猛地一划,那個正在呈現的人影頓時被一層厚紗包裹。

丫的,重新融合新的人體,難道就一定要赤裸裸地出現嗎?凌蘭又一次被提醒,她是女生啊女生啊女生,人家有的,她是沒有的,摔!

謝宜猛地張開眼,卻發下眼前飄著一層厚紗,他揮了揮手,厚紗消失不見,只見凌蘭正背著他站著,他嘴角微微一笑喊道:「老大!」

「穿好衣服。」冰冷的聲音傳來。

謝宜低頭看了看自己,失笑地拍了拍額頭,心中感激老大的體貼,沒有讓他太過尷尬。謝宜手指一彈,身上便出現了他們的常用軍校服,檢查一番,感覺不再失禮之後,這才喊道:「老大,好了。」

凌蘭這才轉身,看向謝宜,淡淡問道:「感覺如何?」

謝宜深吸一口氣,陶醉地微眯雙眼:「感覺好極了,渾身充滿了力量。」他再次張大眼睛,認真地對凌蘭道:「很想和你再戰一場,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我效忠。」

「效忠?」凌蘭雙眉一揚,「我不缺效忠的人。」

「那以前的我是什麼?」謝宜嘴角露出一絲邪氣的笑意。

「那是我的夥伴。」凌蘭已經逼近謝宜,她冷冽的雙眼直刺謝宜的雙眼,犀利到讓謝宜的笑容幾乎支撐不下去。

「你不傷心,存在的是我而不是他。」謝宜使勁擠出這個笑容,他與謝宜的約定,他一定要弄明白謝宜在凌蘭的心中,究竟是什麼。

「你就是他,他就是你,有區別嗎?」凌蘭淡淡地回道,「我相信他,他不會讓我失望。」

「可惜,他真的輸了,被我吞噬了。你的夥伴不能回來了。」謝宜收斂了笑容,眼中透著一股冷意與瘋狂。

謝宜的話並沒有觸怒凌蘭,只見凌蘭神情淡然地伸手幫謝宜拉了拉領口,又拂了拂,像拂去一些灰塵,然後才開口道:「想了解我,想知道我與謝宜之間的感情,那就要好好地活著,自己去尋找去感受。」

凌蘭的話,讓謝宜的雙眼突然紅了,兩行熱淚無聲地掉下:「還能活下去嗎?」

「當然,只要你想活,就能活著,融合,不代表一個意識必須滅亡。共存不是沒有可能。」凌蘭認真回道。

「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謝宜反覆地說著這句話。

「那就活下去吧。」凌蘭用力抱住謝宜,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後背。

謝宜迷茫的眼神開始堅定起來,再次睜開眼,已經沒有剛才的冷意與瘋狂,反而一片冷靜,他抬頭看向凌蘭,咧了咧嘴說道:「老大,你抱的太用力了,很疼的。」

凌蘭放開了謝宜,認真看了他一眼,這才點了點頭:「感覺好像不錯。」

「難道我吞噬了暗人格不好嗎?」謝宜不滿地道。

「吞噬不是解決的辦法。」凌蘭淡淡地回道,「何況,你吞噬不了他,我倒認為,你可能被他吞噬了。」

「那,老大你剛才為何不相信?」謝宜好奇地問道。

「因為,你狠不了心。」凌蘭回道。

「真不好玩,老大你怎麼知道,剛才不是我。」謝宜露出懊惱的神情。

「感覺。」凌蘭回道,沒等謝宜再次詢問,她接著道,「既然你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們就回去吧。」說罷一個彈指,兩人消失在謝宜的意識海中。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