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四十二章:心魔!

第五百四十二章:心魔!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5-29 09:27  字數:3281

第五百四十二章:心魔!

校長又想到十九年前那場腥風血雨,聯邦差點因此一蹶不振,幸虧三年前,凌霄活著回來了。路。想到這裡,校長激動的心情頓時安靜起來,為了保護他的學生們,他必須將眼前發生的事情統統遺忘乾淨。

「要是可以,就讓齊隆晚點晉級吧。」校長嘆道。

唐鈺聞言看向校長,眼中感激中帶著尊敬,校長是真的愛護他的學生們,所以才不想用學生們優異的成績來作為他晉陞的捷徑。

唐鈺這邊與校長談論齊隆的事情,大屏幕上,被打的節節敗退的謝宜,此時正面臨了一場大危機。他的體內,原本一直被壓制的暗能量,終於暴動了。

田家俊這一輪的攻擊,是全力以赴,毫不留情的,謝宜與他的差距頓時顯露了出來,在苦苦支撐了數十招之後,謝宜發現自己真的到了極限,下一秒,他就可能被對方擊中戰敗出局。

謝宜額頭汗水直冒,心中大急,若就這樣被對手擊敗,他怎麼對得起老大對他的這份信任呢?

自從知道,在這次挑戰賽上,他將擔任老大替身那一刻起,謝宜就一直處於激動興奮的狀態之中。他這麼激動不僅僅因為他力壓齊隆洛浪等人成為老大的替身,而是此次老大決定背後的那份信任代表了什麼。

謝宜外表是個陽光開朗的少年,做什麼都信心十足。但事實上,內心深處,對一件事他一直很惶恐,那就是他還沒成為老大最信任的夥伴。

謝宜加入凌蘭戰隊的時機並不算好,正好遇到凌蘭重傷,離院修養三年。沒有跟凌蘭相處的三年時間中,他卻與隊員們相處融洽,感情深厚到讓他萬分珍惜。可他清楚,在沒有真正得到凌蘭認可前,他並沒有真正走入這些夥伴的心中,這讓謝宜十分遺憾,也迫切想要得到凌蘭的認可。

所以,謝宜患得患失了。隨著老大的回歸,他發現,與其他隊員相比,他缺少了一個重要的條件——時間!他沒有與老大一起成長的那段時間,讓他失去了與夥伴們相濡以沫的機會,也讓他更難在凌蘭心中佔得一席之位,成為對方信任的人。

這也導致了,凌蘭不會像對齊隆洛浪他們那樣付出他無微不至的關心與耐心,也不會像對齊隆洛浪他們那樣怒斥、想打就打想踢就踢,更不會毫不客氣地像指揮齊隆洛浪他們那樣指揮他……說好聽點,那叫客氣,說難聽一點,那絕壁就是無視。

是的,他謝宜,根本就沒被老大看在眼裡,好像一個可有可無的路人,只能跟在齊隆洛浪他們身後,可憐巴巴地刷點存在感……那感覺,太憋屈!偏偏讓他無可奈何,因為他缺少的就是那段最寶貴的時間,想要責怪老大的區別對待,都沒有理由。

有時候,謝宜會後悔,後悔當初為何要隱藏實力,想要扮豬吃老虎?若老老實實表現,他也是可以進入特級甲班的,那麼他是不是就能與齊隆洛浪他們一樣,陪著老大一起成長?就算再不濟,也能像林中卿那樣,成為老大最信任倚重的副手?

謝宜後悔了,可謝宜卻不應該後悔!

要知道,謝家傳承歷史十分悠久,與聯邦頂尖的那幾家世家相比也豪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謝家之所以沒有像另外幾家一樣成為頂尖世家,反而落敗成為一個中小型家族,都是因為謝家那特殊的血脈。

當年,謝家憑藉自己特殊的血脈,在聯邦成功佔得一席之地,可敗也是敗在這份特殊上。謝家特殊的血脈能讓謝家子弟在學習體術或者機甲上,晉級速度遠超普通人,與一些傑出的天才相比也毫不遜色,幾乎每代都會出現讓聯邦驚艷的子弟。

若這些子弟最後都成長起來,成為一方王者,謝家也就不是現在的謝家了,可惜,這些子弟都在半途隕落了。而隕落的原因,正是謝家的這份特殊血脈。謝家血脈給予謝家妖孽的學習天賦,但同時也讓謝家子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那就是謝家子弟在成長的過程中,比任何人都容易滋生心魔。

謝家子弟若一生過的順利陽光,或許能躲過這一劫。可一生那麼長,誰能保證可以通順一輩子,陽光一輩子?謝家子弟最怕出現悔恨這種情緒,一旦出現,心魔百分百找上門來,然後茁壯成長,最後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暗能量。

若最後無法壓制,爆發出來,就會讓謝家子弟性格大變,幾乎百分之九九的人變得無情,邪惡,兇殘,更甚至會做出彌天大罪,造成腥風血雨。

一旦出現這種情況,坐鎮謝家的老怪物就會出手清理這些毀了的子弟,這也是優秀謝家子弟一個接著一個隕落的原因,最後讓原本輝煌的謝家逐漸沒落,淪落成為了中小型家族,從此一蹶不振。

說實話,若謝宜沒有加入凌蘭戰隊,或許他的心魔不會這麼快出現,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出現也說不定,可偏偏,他加入了,又感受到了凌蘭對待自己與其他隊員的不同,心中憋屈,懊惱,後悔各種負面情緒爆發,於是,毫無意外,他的心魔出現了。而這股暗能量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強大,每次爆發,都讓謝宜費盡心神才將他鎮壓下來。

謝宜拒絕接受失敗,「我發誓過,我一定要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務,就這麼輸了,我不服。」是啊,努力表現了這麼久,他才得到老大的垂青,要是這麼失敗了,他不是又回到開始之初嗎?

「桀桀桀,既然你不想輸,那就將你的身體交給我?」這些年來,這個聲音一直騷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