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三十零章:血淚!

第五百三十零章:血淚!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5-16 22:19  字數:3476

第五百三十零章:血淚!

「齊隆團長為什麼流淚了?」現場驚問一片。

齊隆團長是個陽光少年,永遠露出憨厚忠懇的笑容,讓人自然而然地想要信任他。就算碰到再大的困難,他也會咬牙頂上,堅毅不能擊倒的形象深入到人心。在旁人眼裡,若說凌蘭戰隊中,有誰可能會哭會流淚,其他幾人皆有可能,唯獨不可能是齊隆,齊隆給人的感覺,太堅強,是個只會流血不會流淚的硬漢。

可就是這樣一個深入人心的硬漢,卻哭了,可沒有人感覺這樣的齊隆軟弱……

有幾個人竟然眼眶也紅了,他們猛地揉著自己的眼睛,嘴中說道:「該死的,你感觸些什麼啊。」

凌蘭見到這一幕,眉頭微微皺起,她心中困惑無比,齊隆在生死一線中,究竟感悟到了什麼?

而此時,在齊隆的記憶畫面中,戰鬥並不因為上空齊隆的流淚而終止,它依然如記憶中那樣繼續進行。

「嗷嗚!」

洛浪仰天怒嚎,眼中瘋狂閃現,他開啟的人格是狂暴人格,這個人格,可以無限提升他身體的力量。洛浪很清楚,與強大的老大格鬥,靠精準算計,那是沒用的,只有儘可能的提升力量,才勉強能與之一戰。

雖然洛浪臉型柔美,但此時,在狂暴人格的影響下,洛浪身上的柔美氣息減弱了許多,多出了几絲蠻橫與暴虐,原本纖弱的右臂,突然暴漲開來,肌肉完全凸顯出來。

只見洛浪一個頓足,整個人像炮彈一樣沖向凌蘭,一記強有力的拳頭,兇狠地向凌蘭擊去,因為速度與力量都已經足夠,拳頭揮動中,竟然發出了空爆聲。

凌蘭雙目精芒一閃,提起右手迎上了洛浪的怒拳……

嘭的一聲悶響!

凌蘭臉色頓時蒼白了一下,眨眼就恢復了正常。全神貫注在格鬥上的眾人,並沒有發現這點。當然,凌蘭本身是個膚色白皙的人,臉色雖然蒼白了一下,但不細看的話,是不會發現這點細微變化的。

以前的確沒人會盯看凌蘭的臉,因為她的氣勢太過強大,目光太冷太犀利,大家都不敢。但流著淚的齊隆卻一直盯著凌蘭,凌蘭臉色變化,雖然只是一瞬間,齊隆還是看到了。

老大,果然受傷了!當初的他們,為何從不留意老大,要是多留一份心,怎麼可能不會發現這點呢?

老大也是人,他也會累,也會體力消耗殆盡,也會受傷的啊。

就在這時,一直等待機會的齊隆出手了……

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出手會帶來什麼後果,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齊隆,終於喊了出來:「住手,住手!」

原來世上最讓人憎恨的不是敵人,而是粗心大意忽略朋友不說,還不停傷害對方的人。而他們在那個時候,就是這樣的混蛋啊。

齊隆無聲地流著淚,眼睜睜地看著下面的場景,自己親手傷害了自己最敬愛的老大。

他看到自己興奮地舉起拳頭,沖了上去。齊隆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他的天賦獸覺告訴他,那是攻擊的最好時機。他的確抓住了,可他的心卻痛的快要碎了。

「嘭!」的一聲巨響!

兩道人影突然分開,強大的力量,將齊隆反震了出去,而凌蘭也輕輕地後退了一步,卸去了這股反震力。

凌蘭臉色再次蒼白了一下,她抿著嘴,冰冷地看著前面的夥伴們,可那眼中露出的卻是讚許與欣喜。

「因為我抓住了時機,就算擊傷了你,你也覺得欣慰……老大,為何你能做到這點,我齊隆何德何能有你這麼一個老大。」齊隆的心開始滾燙起來,他又感覺到那劇烈跳動的心臟,這一次,他沒有感覺到痛苦,只有無盡的暖意……

看到齊隆攻擊失效,洛浪大呼一聲:「我們一起上。」

單打獨鬥,沒人是老大的對手,洛浪明白,凌蘭戰隊其他小夥伴同樣明白。

「攻擊下盤!」韓繼軍終於計算出了他們唯一可能攻擊有效的位置,他攻擊之前,不忘提醒小夥伴們。

凌蘭輕輕閃過韓繼軍的攻擊,落地的時候,身形竟然微微晃動了一下。所有人眼前一亮,紛紛出手了。

首先出手的是洛浪與謝宜,他們十分默契地攻擊凌蘭的下盤,而齊隆則飛身而起,一個強有力的側踢,攻擊凌蘭的上半身……而一直隱匿的林中卿,這一刻也動了。

他突然出現在凌蘭的背後,悄然無聲地攻擊凌蘭的後心。

韓繼軍則見縫插針地從側方攻擊干擾。

這上下前後側面攻擊一起來,頓時讓凌蘭陷入了危機之中。

凌蘭知道閃避已經不可能了,她並未慌張,以左腳為支點,突然一個旋風螳螂掃……

「嘭嘭嘭嘭!」四聲強有力的撞擊聲幾乎同時響起。

凌蘭瞬間踢中了韓繼軍,林中卿,洛浪,謝宜,四人頓時被這股大力踢飛了出去。凌蘭的危機並未解決,齊隆的攻擊就在眼前。

突然,凌蘭消失了,齊隆只覺得眼前一花,準備攻擊的對象不見了,還未反應過來,他就覺得一股大力踢中了他的胸膛,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原來,凌蘭在齊隆即將擊中她的時候,突然一個俯身,閃過了齊隆那個側踢,同時,她的右腿一個蠍子擺尾,狠狠地踢中了飛身而來的齊隆。

五人眨眼間,就被自家老大踢飛,他們空中翻身落地,卻無法完全抵消這股力量,連退數步,這才止住了腳步。就算如此,他們也感覺到自己心頭血氣一陣翻湧,劇烈的撞擊,還是讓他們受了一點內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