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二十七章:掐死!

第五百二十七章:掐死!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5-13 11:12  字數:3539

第五百二十七章:掐死!

凌蘭這一聲,讓韓繼軍洛浪他們心中一震,他們明白,老大這麼做為了什麼,現在唯有希望齊隆在車輪戰中,不要輸的太慘。○

所有人清楚,被打消顧慮的新生,絕對不會放棄這個一飛衝天的機會,車輪戰已成事實。

果然,幾秒之後,一個新生躍上了擂台,臉上帶著一絲慚意,但還是說出了他的目的,只見那新生恭敬地對齊隆鞠躬說道:「秦皇星王若虛,請齊團長指教!」

「請!」齊隆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堅毅之色,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凌蘭這個決定,齊隆不會真的心生埋怨,他相信,老大這舉動必有深意,他只要努力完成老大交代下來的任務就好了。

這位王若虛一上來就是瘋狂的攻擊,可惜,只達到入微巔峰的他,給予齊隆的壓力,還沒王珂來的大,齊隆在小心防守了三分鐘之後,再次累積了一點微弱的氣勁,找到了對方的一個弱點,將對方擊下了擂台。

緊接著,又有兩名新生上台,但齊隆打的很有耐心,沒有體力,憑藉他強悍的**,全力防守,一旦累積出來一點氣勁,就抓住對方的弱點,將對方擊敗。齊隆打的穩健,一時之間讓這些新生找不到取勝的機會。

但連續幾人上陣,讓齊隆原本疲憊不堪的身體,更是到了極限,若非他一股精神力支撐,恐怕連手都提不起來了。

有眼明的人發現了齊隆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又有一個新人跳上了擂台……

「隊長,這是個機會。」易天歌悄悄對凌逸說道。

「你想讓我去擊敗齊隆團長?」凌逸冷冷地問道。

「是的,王珂將齊隆團長的底摸出來了。加上這幾人的車輪戰,將齊隆團長最後一點能量壓榨出來,現在上去,以隊長的能力,應該能擊敗對方。」易天歌說出了他的想法。

凌逸沉默了,他看到已經達到了極限,臉上卻沒有露出半分。依然堅毅地迎戰新的對手,那鎮定自若,永不認輸的表情觸動到了他內心……

「隊長。這是個好機會,一旦勝利了,凌團長也說了,會給我們一線戰隊的待遇。對我們戰隊的成長大有好處。」容自若也同意易天歌的決定。

言無憂但笑不語。但眼神中透露出他也認可。而戰隊的另一人陶小淘,正痴迷地看著擂台格鬥,根本沒注意身邊的隊友正在決定一件足以影響他們戰隊未來的事情。當然,他的隊友們原本也沒想詢問他的意見,在戰隊中,陶小淘的意見是可以被無視的。

凌逸終於開口了,他眉宇帶著一絲冷意,也帶著一絲孤傲:「我知道。你們說的是對的,可。我就是不想。」

易天歌臉露遺憾,他看了容自若一眼,輕輕嘆了一口氣,他的隊長什麼都好,就是太正了,不屑於做些他認為不公平的事情。

「我知道,現在的齊隆團長,身體面臨崩潰,是打敗他的最好時機,可你們看到了嗎?齊隆團長,就算此時如此艱難,也沒有露出半點頹勢,依然鎮定自若,依然打的無懈可擊。他用自己的精神力支撐自己的戰鬥,向我們證明,他不是用一些卑鄙手段可以擊敗的!他是一個真正的戰者,這樣的戰者,理應受到我們尊敬,而不是成為我們的踏腳石,讓我們踩著他的背脊往上爬。真這麼做了,我會感到無比羞愧,就算因此享受了一線戰隊的待遇,當面對凌天的團員時,我也無法抬頭。」凌逸斬釘截鐵地道。

看到凌逸充滿正氣的一番話,易天歌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就是這樣的凌逸,才讓他們信服,就算有足夠的利益,當他認為不能做的時候,凌逸也能抵擋這些誘惑,堅定自己的步伐。只有這樣的隊長,他們才會相信未來在最危險的時刻,不會拋棄隊友,可以同生共死。

易天歌笑道:「既然隊長你這麼說了,我們當然支持!」

容自若與言無憂相視一眼,同樣含笑堅定地點頭道:「嗯!」

易天歌的想法也是他們的想法,這樣的隊長雖然會讓他們的戰隊失去不少提升實力的機會,可同樣也不會為了利益將他們帶入險境,有得必有失,相比這下,他們更接受凌逸這樣的隊長。讓他們放心地將自己的後背交付對方。

場上,齊隆又擊敗了一個新生,陶小淘這才留戀地收回視線,聽到身邊的隊友嗯了一聲,他不解地轉頭看過來,一臉困惑地問道:「你們嗯什麼呢?」

言無憂伸出右手,將陶小淘的臉扳回擂台,笑道:「小淘,你看你的,我們說的跟你沒關係。」

陶小淘鬱悶地道:「就你們事情多,什麼都不肯跟我說,不睬你們了,我繼續看我的,啊,又一個人上去了,這是第幾個人了?齊隆團長好可憐啊。」

原來在他們說話間,又有一個新生挑戰齊隆去了,凌蘭下的誘餌足夠吸引他們前仆後繼地挑戰齊隆。

凌逸見狀,走了上前,守在光腦面前,只等齊隆打敗這個挑戰後,他將提出他的考核戰。

「你說,我們隊長會挑戰誰?」易天歌看著凌逸的背影,問身邊的容自若。

容自若微微笑道:「你我皆知的事情,還需問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次隊長可能會失望。」易天歌若有所思地道。

「你認為凌蘭團長是什麼樣的人?」容自若突然問道。

易天歌認真地想了想:「去年機甲大賽頒獎禮看過一樣,第一眼,他很冷酷,第二眼,他很強勢……」

「前幾天我遠遠看了凌蘭團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