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二十二章:怕什麼?

第五百二十二章:怕什麼?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5-07 00:38  字數:4460

第五百二十二章:怕什麼?

「啊……隊長,竟然是死士。」大家都驚呼起來,有幾個人也是大家族中出來的,都明白死士代表了什麼,只為主人生主人死,一生黑暗,根本沒有所謂的光明。

「死士,不是只能留守在家族中,不允許被上軍校的嗎?」易天歌問出了大家的困惑。

「因為,我獲得蘭少的恩准,允許上軍校了。」凌逸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讓他整個人頓時溫和了許多。

「恩准?難道是你那位蘭少幫你向家主求情了?」易天歌忍不住皺了皺眉,他清楚死士對家族的重要性,是家族最秘密的一個存在,一般家族根本不允許死士與外界接觸,就怕他們會生了異心。若一個家主隨便同意自家孩子的請求,罔顧家族的規定,那麼這個家族離滅族不遠了。

「不是,蘭少就是我們凌家的家主。」凌逸的回答讓所有人震驚。凌逸是從童軍學院一路上來的,並不是半路出家,也就是說,在凌逸六歲之前,就被允許了。那麼,凌蘭做家主的時期只能在這個時間,或者更早。這就是說,凌蘭可能在六七歲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家族的家主了?這個年齡恐怕也是最小的家主吧。

要知道,現在的家族選擇家主,要求直系子弟年齡必須滿三十以上,要是直襲這方沒人達到要求,就會從最接近直襲的旁系選擇適合年齡的人選暫任家主,等直系子弟年滿三十之後,再重新決定家主的真正人選。這保證家主不會因為歲數太小,被奴僕矇騙操控,給家族造成大患,威脅到家族的傳承。

「那個,不是傀儡?」易天歌擔憂地比划了一下手勢。

凌逸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當然不是,蘭少是名正言順的家主,他從小就很強,沒人敢違背蘭少的命令。」

易天歌聞言,認真地看了看凌逸,然後重重地拍了拍凌逸的肩膀道:「凌逸,現在,我終於放心將我這百來公斤的肉交給你了,能這麼尊敬一位年幼的家主,沒有想到奪權,你們家族每個人都值得信任。」

「去你的!」凌逸無語地頂開易天歌,凌家當然都是正直忠誠勇敢的人,否則怎麼能培養出凌霄大將。

凌逸心中傲嬌地想著,不過他清楚凌霄這個事情不能說,凌秦這些年與他聯絡的時候,一直提醒,為了保護蘭少的安危,絕壁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蘭少是凌霄兒子這件事。

凌逸歉然地看了身邊的隊員一樣,下一秒就恢復了冷然。他是蘭少的死士,就算對不起弟兄,也要將這個秘密攔在肚子里。

「不過,曝光的死士就不能是死士了,你還能回到他身邊?」易天歌終於問出了一個很殘酷的問題,他不相信凌逸不知道。

凌逸眼中遲疑一閃而過,但馬上就堅定起來:「蘭少說過,等我變強了,他會讓我回來的。」那年的誓言他記憶猶新,他說他會接下宇小叔的位置,成為蘭少的死士隊長,做蘭少最忠誠的死士。他說到做到!凌逸低垂的雙手握的更緊,似乎這樣可以增加他的信心。

易天歌心中暗嘆,他與容自若、言無憂相視一眼,眼中都閃過一絲瞭然,看到還夢想回到蘭少身邊的凌逸,他們都沒有開口說話打擊凌逸。

死士,根本不允許曝光,不允許與外界有聯繫,更不允許像凌逸這樣,有戰隊有朋友有夥伴。他只為主人活著,凌逸現在這種情況,根本達不到死士的最低條件,易天歌認為,當初年幼的凌逸,肯定被他的蘭少給騙了。

凌逸心情漸漸平復,又恢復到一開始那個冷峻少年,他看了一眼一直陪伴在他身邊成長的夥伴們,心中瞬間被勇氣信心鋪滿,他大聲喊道:「走,我們報名去。」

凌逸第一個大踏步走向離他們最近的一個懸浮車站,易天歌等人滿面笑容地互看了一眼,這樣充滿幹勁的凌逸才是他們的隊長,他們心情極好地跟了上去。

蘭少,我凌逸來了!

第一勢力凌天機甲團總部,葉絮帶著幾個隊員走入了大堂。葉絮一踏進,沒走幾步,就感覺今天的大堂與往常有些不一樣,還未等他深想,就聽到身後人喊道:「葉學長,請等等。」

葉絮轉頭看去,是大堂接待處一位二年級的學弟,他快步向他走來,臉上驚喜一片。

「有事?」葉絮好奇地問道。

二年級學弟不好意思地道:「葉學長,你是不是去武團長那裡?」

「是啊。」葉絮要麼不來總部,到了總部,總會找自家隊長商量一些戰隊的事情,自從武炅負責總部的一切事宜之後,戰隊的訓練安排計劃就落到了葉絮這個副隊身上,讓葉絮也忙了個底朝天。

「請葉學長幫忙轉告給武團長。」對方突然一個九十度鞠躬,恭敬地高舉一個小小的儲存卡。

葉絮被對方這種恭敬的姿勢嚇了一跳,他下意識地後退一步:「你站直了,好好說話,搞這套幹嘛。」跟著指了指對方手中的物件問道,「還有,這裡面是什麼?」

「這是今年新生申請加入我們的名單,請葉學長轉交給武團長。」二年級學弟並沒有起身,反而將頭低的更低。

「順路幫你送去,這沒問題,不過,你這麼殷勤,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葉絮看到對方的頭快要碰到地板了,心中不忍,於是便接過那張儲存卡,嘴裡不解地問道。

二年級學弟看到對方接過,這才鬆了一口氣,露出劫後餘生的慶幸。他聽到葉絮的問話,左右看了看,這才靠近葉絮,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