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一十三章:偽裝!

第五百一十三章:偽裝!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4-28 19:28  字數:3317

第五百一十三章:偽裝!

趙駿激動的心頓時冷了下來:「那可要一心兩用,我沒辦法一邊操控機甲,一邊還要唱歌。」說道唱歌時,趙駿臉頓時垮了下來,他真無法現象,他這個大老爺們五音不全不說,還要拉個破嗓子大聲嚎叫,丟臉都丟盡了。

「為何一定要唱歌?有規定靡靡之音一定要靠歌聲來傳達嗎?平常說話不行?」凌蘭再次反問。

「說話?」趙駿精神再次一振。

「是啊,你只要不停地說話,什麼都不用考慮,隨便說什麼都行,然後讓天賦附在你的話中傳遞出來,不就可以了。」凌蘭建議道。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凌蘭的提醒讓趙駿終於醒悟過來,他找到了一條適合他走的道路,讓他將來在戰場上,成為一個可怕的殺戮機器,讓各大敵國忌憚無比,更得到了「奪命死神」的稱呼。

「當然,這必須靠你自己琢磨,畢竟天賦是你自己的。」此時,凌蘭也沒想到,今天無意間的一次交流,會讓趙駿破繭成蝶,最終成為戰場上的一株殺神。

「知道了,老大!」趙駿激動地道,他悄悄地改變了稱呼,這表示,他將凌蘭當成自己真正的老大,而不是明面上的尊稱蘭老大。

兩人看似交流了一段時間,但因為是在意識海中,在齊隆等人眼中,蘭老大與趙駿只是沉默了幾秒時間,接著就聽到趙駿閉著眼。開始低聲唱起歌來。

趙駿從沒試過用說話施展天賦,所以凌蘭還是讓他用自己的方式來做。

歌聲沒有一句在調上,讓齊隆等人聽的有些心浮氣躁。他們下意識驅逐這份煩躁感,聲音逐漸消失,整個人放空,思維反應竟然開始遲鈍起來了。突然他們的腦袋被刺痛了一下,整個人清醒過來,原來凌蘭看到他們也受影響,便用精神衝擊將他們驚醒了。

趙駿幾乎沒有用過自己的天賦能力。還沒學會控制自如,這讓他的靡靡之音無法區分敵我,形成通殺的存在。

凌蘭小心地運用精神力。讓靡靡之音的能量通過她的精神力,有方向有範圍的擴張開來,幾乎覆蓋了整個中心位置。

原本時不時來回搜索的機甲,突然動作延緩了下來。最後保持一個動作方向。再也不挪動了。

「好機會,就是這個時候。」凌蘭原本就會一心多用,見狀,猛地一揮手,示意隊員們行動。她第一個拽住趙駿,從灌木叢之後竄出,幾個落地,就閃入了一個帳篷內。

齊隆等人跟著竄了進來。大家運氣不錯,凌蘭選的這個帳篷是個放置物資的帳篷。裡面只有一位負責發放物資的負責人,他此時因為趙駿的能力,正閉著眼靠在一個箱子邊。

凌蘭一個微型麻醉針飛射而去,直接將對方麻醉昏迷。自從發現微型麻醉針的兇殘與便利,凌蘭小隊每個人的包裹中,都備足了。加上,李蒔瑜對製造麻醉針十分痴迷,總之這種武器,是絕對不會缺貨的。

當然凌蘭選擇這個帳篷,也是有意的,這裡接近十幾個帳篷,只有這個帳篷里是一個人,且裡面箱子無數,有的是躲藏的地方。

這時,趙駿才大喘一口氣,唱歌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為了達到最佳效果,他硬是憋著氣,一口氣唱了下來。

趙駿歌聲一停,外面的機甲師像是蘇醒過來一般,他們繼續原來的動作,因為凌蘭等人速度十分快,只有幾秒的時間,這點時間的延遲,讓他們忽略了。

這時候,正好有一隊人向這個帳篷走來,聽到聲響,凌蘭手勢一比,六人中,身材最接近那位物資發放負責人的是謝宜,迅速將那負責人的外衣扒下,穿戴起來。而其他人,紛紛閃到後方,齊隆夾著那被扒掉外衣的負責人,閃到一個角落的箱子後面躲藏起來。

幾秒之後,帳篷門口的門帘被掀了起來,一下子進來七八個人。其中一個人嘀咕道:「這天真是變化莫測,剛才還熱的要死,現在就冷的受不了了。

「已經進入第三天了,你竟然還沒適應?」身邊一個同伴驚訝地問道。

「你知道,我來自炙焰星,再熱我都能熬,但一冷,我身體就會自然而然地排斥起來。」那人苦笑道。

「那倒也是,其實,你早說的話,剛剛就呆在休息區不要出來,其實那些物資,就我們幾個也能拿得過來。」同伴十分關心地道。

「沒事,越是不動越冷,還不如動彈一下,會舒服許多。」那人不在意地道。

此時,謝宜低垂著頭,靠在一個箱子上,好像是累極睡著了。

帶頭的人見狀,極為不滿地道:「周紀雲這傢伙,找關係弄了這麼個輕鬆的活,竟然還要偷懶。」

身邊一個人微帶酸意地說道:「誰讓他是百行周家的人,一級世家的人,團長怎麼地也要給幾分薄面。」

他的話讓其他幾人眼中露出又羨慕又嫉妒的神情,第二男子軍校與一級世家中的兩家有協議,雖然會給第二男子軍校補充許多戰力,但是特權也無所不在。

帶頭的人強壓心中的不愉,走上前,俯下身用手推了推謝宜的肩膀,喊道:「周紀雲,醒醒。」也不是所有周家的人都出類拔萃的,比如眼前這人,就是廢到不能廢了,他都這麼近身了,竟然還能安睡不覺醒,也真是夠遲鈍的。

這個念頭剛剛一閃而過,他就感覺眼前銀光一閃,頭頸處微微一刺,瞬間就陷入了昏迷。

謝宜右手頂住那人的胸膛,防止他倒下,左手則做出不滿的樣子,將對方推自己肩膀的手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