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零零二章:執念!

第五百零零二章:執念!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4-16 07:05  字數:3301

第五百零零二章:執念!

「是,老大!」趙駿聞言身體猛地一抖,他滿臉痛苦地咬牙回道。一周?他還能活下來嗎?

凌蘭這才滿意越過了趙駿,專心致志地盯著此時正陷入苦戰的李蒔瑜李蘭楓兩人。

看到老大的注意力不再他的身上,趙駿這才哀嚎一聲,抱頭蹲了下來,嘴中不停地說道:「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已經恢復點體力的齊隆,站起身來,走到趙駿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地道:「兄弟,節哀順變。」請原諒齊隆的幸災樂禍,要知道,被老大虐的最慘的一個,齊隆若說是第二,絕對沒人敢說第一,現在總算有人陪他一起下地獄了,讓齊隆感覺,原本被世界遺棄的還有其他人,他心理終於平衡了。

「齊隆,你……」趙駿哭笑不得地指著齊隆,這壞傢伙,竟然在他傷口撒鹽,他又不是齊隆這種體質妖孽,前一刻還頻臨死亡,下一秒就能原地復活的變態。

「節哀順變!」洛浪說的很真誠,事實上,洛浪的確很真誠,這種真摯的表現,卻比齊隆的殺傷力更加強大,讓趙駿差點直接心塞而亡。

「嘿嘿,節哀順變啊!」謝宜也拍了拍趙駿的肩膀,調侃的說道,在趙駿鬱悶的心口再次踩上了一腳。趙駿氣極,剛準備教訓這幫不敬學長的學弟們,就聽到凌蘭冷哼一聲。

頓時,所有人靜默一片,趙駿悲憤地蹲在地上,默默地念著:「我不生氣,我不生氣……」

蘭老大在身邊,他還真不敢生氣,他害怕萬一惹著了老大,原本訓練一周的處罰,轉眼就變成兩周,要是一個不巧,變成一個月,他絕壁會死在裡面出不來的。

不提趙駿的懊惱,此時李蘭楓與李蒔瑜的情況卻有些不妙了。李蘭楓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有幾次都因為體力不支而出現了操控失誤,都是李蒔瑜在其身邊竭盡全力地彌補。

機甲操控反饋回來的反作用力,讓李蘭楓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此時的李蘭楓,全身上下的肌膚已經開裂無數細小的口子,鮮血染紅了他身上的防護服……

要輸了嗎?李蘭楓的感覺越來越麻木,整個思維開始無限散發,似乎下一秒就能閉上眼睛昏厥了……李蘭楓狠狠地咬住自己的舌尖,劇烈的疼痛將自己頻臨崩潰的意識給救了回來。

不,我不能輸!要是我輸了,我還有什麼資格說要與兔子並肩作戰?李蘭楓似乎看到兔子失望的眼神,以及他越走越遠的背影。

我不能讓兔子失望!不能!李蘭楓心中吶喊。與凌蘭並肩作戰是李蘭楓最大的執念,此時,這份執念讓李蘭楓再次復活,重燃戰意。

「李蘭楓,堅持住,我們不能認輸!」一旁的李蒔瑜焦急地給李蘭楓打氣,李蘭楓剛才的操控讓他清楚,李蘭楓肯定到了極限。

因為全神貫注,李蒔瑜並未發現周圍的隊友已經結束了戰鬥,正守在一邊。他不希望他們的失敗給小隊帶來滅頂之災,所以,他在給李蘭楓鼓勁的時候,同時也在給自己打氣。

「當然!」李蘭楓幾乎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才擠出這兩個字。

「就算倒下,也要比敵人慢一步。兔子,我明白你這句話的意思了。」李蘭楓眼神猛地一冷,此時的他再無一點溫煦之氣,只有無邊的殺意。

原本感覺抽痛幾乎無力的雙手,突然飛快舞動起來,手指出現了重重疊影,像是虛幻的花朵在慢慢綻放,但這一幕很快消失了,李蘭楓的手指突然不見了,只是那座銀白色的操控台,開始飄灑出一道又一道紅色的血線,最後整個操控台被染成了濃郁的血色,觸目驚心。

李蘭楓的操控從特級師士的影進入了王牌師士的無,越級操控是有代價的,這代價就是他的手指崩裂了。

但越級操控作用是巨大的,就見李蘭楓的機甲,突然憑空扭動了一下,瞬間脫離了三人的包夾,在對手的屏幕中消失了身影,下一秒卻出現在高級機甲士的身後,悄然無息地刺出手中的巨劍。

這些動作,只瞞過了高級機甲士,兩個特級師士卻看的很清楚,他們不由地驚呼起來:「快閃!」

但是,李蘭楓這次攻擊的目標就是這位實力最弱的高級機甲士,又怎麼會讓對方有機會逃脫呢。高級機甲士雖然在隊友的提醒下,竭盡全力地操控機甲往旁邊一閃,但對對方所有可能反應的動作都估算到的李蘭楓,準確地將巨劍刺中了對方的腹腔位置。若不是大混戰禁止攻擊機甲操控艙,這一劍絕壁會刺進高級機甲士的操控艙,秒殺。

不過,就算如此,光腦依然判斷高級機甲士被李蘭楓秒殺,機甲瞬間被鎖定,重重地砸落到了地面。

解決掉一名高級機甲士,李蘭楓並未感覺輕鬆,剩下的兩名特級師士才是他們真正的對手,而那位高級機甲士其實是三個對手中最沒威脅的一個而已。

李蘭楓之所以先對付這位高級機甲士,是因為這個對手最容易對付,可以讓他做到一劍秒殺,起到威懾作用,讓那兩名特級師士有了顧忌之心。

一旦有了顧忌,就會小心謹慎,就會猶豫,而李蘭楓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他們的猶豫。

應該說李蘭楓的爆發,的確讓兩名特級師士心驚不已,試想一個被他們壓的沒反手之力的人,突然之間暴起秒殺了自己一位隊友,怎麼看都十分詭異,再加上他們發現,周圍的「敵人」竟然擊敗了他們的隊友,此刻正虎視眈眈盯著他們,這讓兩人的顧忌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