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五百零零零章:默契!

第五百零零零章:默契!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4-13 07:22  字數:3452

第五百零零零章:默契!

相比李蘭楓暗地裡的危機,李蒔瑜的危機就是明面上的。雖然李蒔瑜已經觸碰到了特級師士的領域,但他畢竟還不是特級師士,同時操控的還是弱上一線的高級機甲。與特級師士一對上,李蒔瑜沒過多久就陷入了危機。

高級機甲士與特級師士,雖然不像特級師士與王牌師士差距那麼大,但還是有差距的,這差距在戰鬥中,被逐漸放大,李蒔瑜再次躲避不及,對方的光劍狠狠地擊中了他的機甲右臂。

一道光幕瞬間出現,將光劍彈了回去。李蒔瑜暗暗抹了一把冷汗,慶幸自己這次出來,找了常新源要了不少私貨,特別是原本小隊人手一個的光幕防禦盾,也因為兩人超好的關係,常新源額外多給他裝了一個,在李蒔瑜的機甲上,左右雙臂都裝上了,就是這個多裝的光幕防禦盾,救了他一次。

不過隨著李蒔瑜底牌盡出,他的情況也越來越危險了。

李蒔瑜又辛苦地擋住對手三次攻擊,高度緊張,拼盡全力的結果,讓他的手指開始不受控制地抖動起來。他感覺到了手指傳來的酸痛與麻木,李蒔瑜清楚這是使用過度的結果。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持多少,也許下一秒就失去控制機甲的能力了。

「原來,這就是特級師士的實力,就算我突破在即,與對手的實力還是相差巨大,可能連五十招都擋不了。不知道我現在擋了幾招,三十招有了嗎?」

李蒔瑜腦海中此時一片混亂,失敗的陰影讓李蒔瑜慌了手腳。李蒔瑜其實沒指望能贏下對手,但想怎麼地也能支持一段時間。想不到,他小看了特級師士的強大……估計不足,不僅讓他面臨失敗的危機,同時,也給小隊其他人帶來了滅頂之災。

現實十分嚴峻,隊長對上了三名特級師士,其中兩名還是隊長級的機甲高手,趙駿攔截了兩名頂級特級師士已經是極限,李蘭楓更是拖著殘破的身體,拚死纏住了兩名對手。小隊其他人,也拼勁全力與各自的對手纏鬥……若再多出一名敵人,絕對會成為壓垮他們小隊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要帶著隊員們一路走到未來,創造無數的成功與輝煌,我不允許失敗出現。李學長,在戰場上,你知道失敗意味著什麼?是死亡!那是我們不可承受的結果!」

李蒔瑜突然想起某次凌蘭狂虐隊員們,差點要了他們半條命,他急救回來,找凌蘭理論時,凌蘭曾對他說的那些話。

「我此時對他們殘酷一些,未來他們就能活的更久一點!」凌蘭當時的眼神極為堅定,就算被他責備也絕不動搖,李蒔瑜還記得當初,兩人的不歡而散!

李蒔瑜一直認為凌蘭下手太狠,訓練隊友就好像對付敵人,手段殘酷到讓人馨竹難書。李蒔瑜對此是排斥的,抗拒的,這也導致他是小隊受凌蘭荼毒最少的一個。

但現在,李蒔瑜發現自己錯的有多離譜。齊隆當時操控水準比他還弱上一些,但此時,不僅成功晉級特級師士,就算操控高級機甲也能與特級對手拼了個旗鼓相當。還有,原本只能支持十分鐘激烈戰鬥的李蘭楓,此時在兩人包夾下,支持到現在。儘管已經氣喘吁吁,可與對方相抗,沒有落入下風。

在所有人都順利扛下對手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掉了鏈子,被人打的毫無反手之力不說,現在更是陷入了絕境,下一秒就可能被擊敗驅逐出場。甚至可能因為他的失敗,讓整個小隊面臨團滅的可能……

李蒔瑜此時心中是悔恨的,他不後悔自己出戰特級師士,他只是後悔,當初他應該與齊隆他們一起,接受凌蘭殘酷的訓練,或許,現在,情況就有所不同了。

「閃啊!」突然小隊頻道中出現了驚呼聲,李蒔瑜猛然清醒過來,就看到自己的對手,那名特級師士,手中的巨劍就要擊中自己的胸部。若被實打實地擊中,單憑對方這架勢,不是機甲半毀就是被判犧牲,無論哪一種情況出現,對凌蘭小隊都說都是一種噩耗。

「當!」的一聲巨響,這是冷兵器撞擊的聲音,而不是擊中機甲的聲音。所有人手中的攻擊不約而同地緩了一緩,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李蒔瑜這裡。

他們看到,一架特級機甲出現在了李蒔瑜的身邊,手中的巨劍攔截住了那即將攻擊到李蒔瑜的一劍。

「蘭楓!」李蒔瑜驚愕地看向救他於水火的人,一臉的不能置信,那個自身將要不保的李蘭楓,竟然果斷出手救他……

「蒔瑜,別忘記你跟某個人的約定!」李蘭楓怒喝一聲,怒極攻心的他,為了救下李蒔瑜,瞬間做出了極限操控,讓他的身體遭受了巨大的反噬,鮮血無法控制地從嘴角邊流淌下來。

這一聲,如驚雷一般,擊中李蒔瑜的心臟。

「哥,你的夢想是什麼?」年少的李蒔瑜用炙熱崇敬的眼神看著面前的李慕瀾,那張讓他想看又不敢看的無雙容顏,讓李蒔瑜的小心臟總會忍不住劇烈跳動幾下。

李慕瀾輕輕一笑,讓李蒔瑜跟著笑了起來,他的臉無法控制地紅了起來,心臟再次不聽使喚地快速跳動起來,似乎下一秒就能跳出胸口。

「夢想啊?」李慕瀾的表情有些茫然,他看向窗外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很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除了這一望無際的海域還會有什麼,更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機甲士,操控著機甲在星空中自由飛行……自由……自由的……」李慕瀾的表情是憂傷的,因為這是他根本不能實現的夢想。

李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