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四百九十二章:只有生死,沒有善

第四百九十二章:只有生死,沒有善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4-06 03:06  字數:3574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更多支持!

第四百九十二章:只有生死,沒有善惡!

若非喬霆戰隊的隊員們緊記大混戰規則,沒有射向他們的操控艙,單單這一輪出乎意料的光束攻擊,就能讓飛鴻軍校的戰隊成員折翼不少。

可儘管如此,還是有不少機甲的屏幕上,閃起了紅燈,光腦發出了一句又一句「你已經犧牲!」的通知。這通知表明該名隊員已經出局,這些機甲師懊惱地在操控艙內狠狠地捶了一把。大混戰才剛剛開始,他們什麼都沒做,就被驅逐出局……這個喬霆太卑鄙了,竟然向同為進攻隊員的他們下手……難道他們不怕激起眾憤嗎?

他們憤怒之中,操控機甲降落到了地面,等候大混戰的工作人員派遣運輸機將他們帶回休息區。他們決定回去就盯著喬霆這夥人,他們最終會是什麼下場。

喬霆迷惑了對手,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但是能成為進攻戰隊的隊長和隊員,有幾位還是實力超高的,他們反應極快,順利躲過了喬霆戰隊這一輪陰險的偷襲。

喬霆見狀,右臂猛地一揮。他的隊員們看到這個動作,只要是近戰機甲,包括綜合機甲的,都切換了武器,操起了冷兵器,紛紛撲向那僅剩的幾架機甲。

而遠程機甲,則快速換上了專用狙擊槍,對準了那已經陷入包圍圈的幾架想做最後掙扎的特級機甲。

這是一場單方面的殺戮,雖然最後那幾架飛鴻機甲想用自殘的方式,企圖將對手拉下幾架機甲。但一直盯著他們,操著狙擊槍的遠程機甲,怎麼可能讓他們得逞呢。看到這些機甲有異動,馬上扣下扳機,將對手擊中,讓對方遺憾地退出了比賽。

喬霆看到所有機甲都降落地面,他舉起短程光束槍,在這些機甲不遠處一塊空地上,發射了一槍,直接將地面上厚厚一層雪融化了,不僅如此,還留下一個焦黑的深坑。

飛鴻的帶隊隊長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他聽到機甲光腦終於說出了「你已經犧牲」這句話,他假裝犧牲戰敗被對手識破了,喬霆用最後一擊,告訴他,面對真正的敵人,他會補射一次操控艙,確定敵人死到不能死了。

原本他還想拖著機甲殘骸回大本營告訴團長,「殺死」他們的究竟是誰。喬霆這一槍,讓他再也沒有了機會,已經犧牲的他會被大賽的工作人員帶往休息區,同時他各種聯絡方式會被關閉,只能靜待大混戰結束。

「希望團長他們能很快發現喬霆他們卑鄙的行為。」飛鴻軍校戰隊隊長唯有這麼祈望了。

喬霆發射那一槍之後,這才滿意地收回了光束槍,第一戰十分完美,自己的戰隊除了一個近戰被對手「臨死「之前反擊了一下,造成機甲百分之三十的毀壞外,其他隊員,毫髮無傷,依然保持著百分百的戰力。

「小陸,你的機甲什麼時候可以修復一些?」喬霆問那名機甲受創的隊員道。

小陸隊員聞言頓時苦笑道:「隊長,單靠光腦的自我檢修,恐怕很難恢復到百分百,最後最多只能修復到百分之九十左右……」

受影響的系統在光腦的作用下慢慢修復,但已經破損的機甲外殼,憑他們是怎麼也修復不好的。面對這種情況,小陸忍不住感嘆道:「要是當初那個常新源,能加入我們戰隊就好了。」有這麼一位出色的修復改造師,這種小問題,隨手就能解決。

喬霆之所以用雷霆手段想將常新源收入戰隊,也是看中了常新源在修復改造機甲方面的妖孽天賦,他怕這樣的天才被別人得去,所以直接用這種手段宣告了他勢在必得的態度,讓其他戰隊不敢染指常新源。原本以為常新源最終會低頭,卻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凌蘭無視他的強勢,直接將常新源收在麾下。

更讓他心塞的是,常新源寧願加入剛成立,還不知有沒有未來的凌天戰隊,也不願意加入他的戰隊……

小陸這話讓喬霆臉色微微一變,他沉默了數秒之後,突然問道:「小陸,我是不是手段太過強勢霸道,讓人討厭,所以才無法得到我想要的人?」

小陸聞言馬上搖頭道:「隊長,我不覺得,你是我們戰隊隊長,強勢一點是必須的。」

喬霆眼神陰暗難明,沉悶的氣氛讓站在他旁邊的小陸感覺亞歷山大,汗流浹背的他悄悄給自家副隊長發了一個消息,讓他趕快過來拯救他。

「隊長,隊員們都休整好了,想問一下,下面的行動是什麼?」副隊長開口問道,同時對小陸揮了揮手,讓他找機會快點溜。

小陸悄悄地操控機甲閃離了喬霆身邊,回到隊伍中的小陸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剛才隊長問他是不是霸道到讓人討厭時,他驚嚇到心臟都差點停止跳動了……嗚嗚嗚,難道隊長知道以前他曾討厭過他,所以來警告他?小陸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他決定以後絕對不再背後說隊長的壞話。

副隊長的打岔,小陸乘機溜走,都沒有讓喬霆有所反映,喬霆沉思了數秒之後,抬頭問自己的副隊道:「周副,你說,凌蘭那人,算不算強勢霸道的?」

周副隊一愣,不知道為何喬霆突然問起凌蘭,但他還是認真地想了想,這才回道:「凌團長很冷,我記得他一個冷眼看過來,那感覺就像被寒刀割破了皮膚,又冷又痛,壓迫力十足,有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氣勢,他是霸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