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四百八十六章:海市蜃樓!

第四百八十六章:海市蜃樓!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3-31 05:10  字數:3443

第四百八十六章:海市蜃樓!

小四額頭被彈痛了,心中更是後怕不已,他雙眼垂淚道:「老大,剛才,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小四的話讓凌蘭十分愕然,她等待小四的解釋,可小四卻只抱著她的大腿,再也沒有說話了。

感覺到小四心中的恐慌,凌蘭輕輕地揉了揉他的頭髮,這才說道:「小四,你要記住,若哪一天,你突然不見了,我一定會找到你的,一定!」

凌蘭堅定的語氣安撫了小四驚懼的心,小四的情緒慢慢平靜了下來,他點了點頭,輕聲回到:「嗯,我相信你,老大!」

再次揉了揉小四的腦袋,感覺到小四的心情恢復了正常,凌蘭馬上將小四推開,一個閃身離開了意識海,她慶幸這一切只發生在意識海,裡面發生再多的事情,外面也只不過過去了一兩分鐘而已。

小四看到空無一人的意識海,頓時受傷了。嗚嗚嗚,他這個小弟一定是後媽帶來的,否則老大怎麼可以這麼無情地丟棄他呢?

凌蘭一回到外面,就馬上將她發現的東西告訴了大家:「按理,一直處於艷陽高照的陽海域,難得有下雨機會,其潮濕度應該要比陰海域小的多。但是,結果卻偏偏相反,這裡的潮濕度要比我們一開~始墜落的那個地方要更為潮濕……」

能參加機甲大賽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都是聰明人。他們知道陰雨綿綿的地方。其潮濕度絕壁會超過陽光普照的地方。喬霆更是點頭回道:「在這一點上,的確解釋不通。」

「會不會在我們墜落之前,這裡曾下過一場暴雨?」有人提出了一個極可能出現的情況。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看向凌蘭。等待凌蘭的解答。

「當然這也有可能,為了確定是還是不是,我決定再等待半個小時。」凌蘭將她的決定說了出來,「按照現在太陽的強度,半小時之後,應該能讓這裡的潮濕度減弱一些,這樣的話。就如剛才那位隊員說的那樣,很可能在我們未來之前,這裡先下了一場暴雨。空氣中的濕度還未消散乾淨。不過,若出現潮濕度維持原樣,沒有減弱,那麼這個海域……」

「這個海域可能是個陷阱。」喬霆明白凌蘭話中的意思。馬上開口道。「我同意等待!」

「我也同意!」

「同意!」

……

所有戰隊隊長都同意等待半個小時,按照地圖顯示,陽海域到他們的大本營,一路順利的話,只要一個半小時左右,所以,半個小時他們還浪費得起。

就這樣,第一男子軍校所有團員默默等待。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不少人一直監控潮濕度,發現這段時間,空氣中的潮濕度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慢慢攀升起來。

喬霆同樣看到了這一點,他抬頭看看已經差不多走到頭頂的烈日,臉色凝重地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凌蘭沒有回答,反而提問道:「喬隊長,不知道你是否聽過海市蜃樓?」

凌蘭的話讓所有人震動了一下,海市蜃樓,簡稱蜃景,是一種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現象,是古地球上物體反射的光經大氣折射而形成的虛像。

自從古地球被採光了各種資源,最後成為一顆荒蕪星球後,他們就只能從書本上知曉這個神奇的存在。從來沒有親眼看到過的他們,讓他們遺忘了這件事,更不可能讓他們從這方面想了,海市蜃樓,實在離他們太過遙遠了。

「你是說,我們看到的這陽海域,很可能是假的,只不過是一場海市蜃樓而已?」喬霆滿臉驚愕,遠古時代已經消失的東西,竟然在這顆不知名的星球上重現?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是的,唯一能解釋得通的,只有這個了。」凌蘭前世就是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人,雖然因為身體緣故,只能待在醫院裡,不能外出。但喜歡上網了解地球一切事情的她,對海市蜃樓這個奇景一直垂涎三尺,恨不得親眼看看。所以,當凌蘭發現這裡實際數據與看到的現象不符合時,凌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海市蜃樓。

「那麼真正的陽海域在哪裡?」有人困惑地提出了這個問題。

凌蘭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此時還能看出那裡一片煙霧瀰漫,她指著那裡說道:「我猜測,這海市蜃樓,可能是一種鏡面反射的海市蜃樓,它的真身,很可能就在對面。

喬霆眼神猛地一亮:「你是說,我們看到的陰海域與陽海域都是假的,都是海市蜃樓,它就如鏡子一樣,彼此反射,而我們認為是陰海域的那個區域,才是真正的陽海域?」

「我推測出來的結果就是這樣的,到底是不是,得回到原來的地方才能知道,若越靠近陰海域,潮濕度越小,那麼我的猜測就可以成立了。」凌蘭回道。

團員們聽到了幾個團長的對話聲,凌蘭的推測讓他們聽的有些雲里霧裡,卻無法阻擋他們內心對凌蘭的佩服。天哪,凌團長的知識面得有多廣,才能將那傳說中的海市蜃樓給推斷出來呢?

李蘭楓與韓繼軍在凌蘭身邊,聽到凌蘭的這一番推斷,心中又是驕傲又是慚愧,驕傲眼前這個傑出的人是帶領他們前行的老大,老大越厲害越妖孽,他們越覺得榮幸。但他們也無法避免自己慚愧的心,要知道這些工作,原本應該是他們軍師的責任,現在卻讓他們老大一個人都幹完了。

兩人心中都有了危機感,若再這麼下去,恐怕軍師一職就要不保了。兩人心中不由地苦笑,有這麼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