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第四百三十八章:絕世天才!

第四百三十八章:絕世天才! (1/2)

小說名稱《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 作者:汝夫人  更新時間:2015-02-13 01:57  字數:4454

第四百三十八章:絕世天才!

蔣少宇雙眼眯了眯,心中迅速盤算起來,要不要就此放手,他看了看洛浪那副傲嬌摸樣,心中瘙癢不已,他不舍放棄這麼有味道的女人,也許心存僥倖,他瞬間下了一個決定,對周圍還未被擊倒的幾名隊員大聲喊道:「3號。」

這一聲,讓趙駿與洛浪一怔,還未弄明白蔣少宇這個號碼的意思,就看到蔣少宇以及他那幾名隊員,迅速從腰包中拿出一個球形物體。

洛浪與趙駿一見,便感覺不對勁,這東西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兩人眼神一觸,默契地撲向自己選定的對手,企圖阻止他們接下去的行動。

儘管趙駿與洛浪反應極為敏捷,卻快不過對方,兩人還未撲到對方面前,就見對方手指用力一扣,球形物體對著兩人突然噴出一股青煙,趙駿與洛浪一個閃避不及,正好一頭扎了進去。

兩人只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下一秒就感覺頭猛地一暈。

迷藥?兩人大驚,果斷咬下自己的舌尖,想用劇痛來驅逐這股眩暈感覺。可他們馬上發現這是無用功,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力氣,渾身無力,連動下牙齒都沒法做到。

「糟糕!」兩人此時心中十分懊惱,沒想到,他們竟然被對方算計了。剛剛,他們還是大意了。

「將他們抓起來。」蔣少宇看到兩人終於倒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高興地吩咐隊員們。

「是,隊長!」隊員們馬上上前,想將倒地的兩人抓起來,突然眼前白光一閃,然後,就感覺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擊中,無法控制地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地上。

有幾個實力較差的隊員,更是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倒在地上,一時之間無法站起來。

蔣少宇眼神猛地一縮,得意的笑容迅速僵在臉上,原來,在趙駿與洛浪前面,此時已經站在一位白衣少年,他一臉冷然,平淡無波的視線掃視過來,竟然讓蔣少宇感覺到一股冷意襲上心頭。整個機甲裝備店,因為他的出現,溫度竟然直接下降了數度,讓滯留在店內的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想抓我的人?」對方開口了,冰冷的聲音,冰冷的視線,冰冷的表情,看似平靜,可蔣少宇還是感覺到了平靜下面的風暴,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悄然降臨。

蔣少宇能成為第二男子軍校的第一人,成為此屆機甲大賽的帶團團長,原本就是一個心志堅定的人,雖然凌蘭意外出現,讓他心神出現動搖,可很快,他就穩定了心神,認真研究起對方的來歷,盤算接下去該怎麼應對。

白色,在聯邦所有軍校中作為制服顏色的很少,對方制服製作精美,絕非普通制服……蔣少宇腦中靈光一閃,他想到了第一男子軍校,所有專業每一屆都有一位首席生,而白色制服就是首席生的專用顏色,又聯想到他得到的消息,洛潮是與第一男子軍校一起出門逛街……

蔣少宇基本確定,這位冷峻少年恐怕是第一男子軍校的學生,不過這人樣貌陌生,並不是被人熟識的喬霆,難道是其他專業的首席生?

這個猜測,讓蔣少宇淡定不少,雖然他總覺得好像遺漏了點什麼,不過,對自己十分自信的他,決不允許被人下面子,於是他冷笑道:「這是我與綜合第一軍校的事情,難道你這位第一男子軍校的首席生,也想做一次英雄,插手此事嗎?」

要是喬霆出面,他或許還給喬霆一點面子,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小子,以為憑他是第一軍校的首席生,就能橫著走嗎?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看不起別人了。

「綜合第一軍校?」凌蘭眼神一眯,身上的溫度再次降低了幾步,她冷笑道,「我還不知道,我的隊員什麼時候進綜合軍校去了?」欺負了她的人,竟然還敢信口雌黃找借口,雖然第一男子軍校連續七屆被第二男子軍校壓在下面,難道這樣,就以為他們第一男子軍校是好欺負的?

凌蘭此時也從蔣少宇他們身上的制服判斷出他們來自什麼軍校的了,對方行事這般狂妄大膽,恐怕與前面七屆機甲大賽的成績分不開,讓他們驕傲的沒了分寸。

蔣少宇聞言同樣冷笑起來,指著洛浪道:「這位水靈靈的小美人,也是你們第一男子軍校的?我倒不知道,什麼時候男子軍校收女人了?」

凌蘭這才明白,為何會鬧了這麼一出,她瞥了一眼洛浪那張禍水臉,心中暗暗嘆息,難怪被對方誤認是女人,這小子,隨著歲數的增加,竟然越長越像女人,嫵媚的讓人雌雄難辨,不對,是越看越以為是女人。

凌蘭很受傷,話說,為嘛就沒人會誤認她是女人呢?呃,這話有歧義,她本來就是女人,應該說,為嘛所有人都認定她是男人?話說,她長的應該挺美型的吧,凌蘭對父母兩方的基因十分有自信……

「mD,誰是女人了?」就在這時,原本癱倒在地上的洛浪與趙駿兩人,突然站了起來,洛浪恨恨地罵了一聲,轉頭委屈道,「老大,給我們解藥,不用這麼狠吧。「

他呲牙咧嘴,忍著痛從脖子處拔下一個微型針筒,原來在凌蘭趕到阻止抓人的同時,不忘飛出兩枚微型解毒針筒,給倒地的兩人解毒。

趙駿同樣麻利地拔下脖子上的針筒,他此時冷著一張臉,覺得很丟臉,竟然被人算計成功,還是在自家隊長的面前。

洛浪那委屈的神情,讓凌蘭也無法直視,她別過頭,冷冷地回道:「你若是有意見,可以親自找我們的醫師探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