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武墓 >第1463章 遠征

第1463章 遠征 (1/2)

小說名稱《武墓》 作者:孤獨漂流  更新時間:2016-10-21 01:26  字數:4132

?

風雷賢者,審判賢者,五行賢者,以及鴻鈞老祖在進入黑暗深淵後,就分別出現在各處不同的區域中,而且,很快就遭遇到頂尖魔神戰兵的攻擊。而且,還不是一尊,是不朽級魔神戰兵跟至尊級魔神戰兵同時圍攻,好在都不是弱者,廝殺起來,激烈無比。

都打的有來有往,戰局相當激烈。

但卻在進入白熱化時,那些魔神戰兵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這就顯得極為詭異。這才一路順著感應,快速的找到這裡來。而抵達後,看到的就是眼前一副大戰過後的廢墟景象。而且,僅僅只是大戰後的餘波,都能感受到之前的廝殺是多麼的可怕激烈。

一絲殘留的氣機,都能讓他們感覺到強烈的危險氣息。

尤其是鴻鈞老祖,隱約感受到半步永恆道器的氣機。顯然,剛剛的廝殺,肯定已經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層次。

「沒什麼,只是跟無天打了一場,斬殺了無天魔祖一尊分身。將一尊可以連通天外與諸天萬界兩道界域的不朽魔門奪到手中。」

武牧臉上也浮現出一抹喜悅之色,緩緩開口說道。

「斬殺了無天魔祖的一尊分身,還有一件可以穿梭兩大界域的不朽魔門?」鴻鈞老祖聽到也不由的鬍鬚一陣亂顫,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這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其中蘊含的意義,更加非同凡響。對於整個諸天萬界而言,都是無法想像的,諸天萬界這些年之所以被動挨打,很大原因就是根本沒辦法找到前往天外界域的方法,那些蟲洞,都是單向傳送,只能天外界域進出,諸天萬界中哪怕是傻進去,也根本抵達不了,天外隨時可以毀掉蟲洞。

一旦如此,進入蟲洞中的強者也會跟著撕成碎片。

這一點,當年就有諸天強者親身驗證過,根本不可能抵達天外。更加沒有天外界域的坐標,穿梭不過去。這才是造成諸天只能被動挨打的糟糕境地。

但現在不同,若是武牧所說的是真的話,那對於諸天而言,那意義就實在是太大了,那意味著,攻守的位置可以發生逆轉了。天外也休想再跟以前一樣囂張,想攻擊哪裡就攻擊哪裡。完全可以殺到天外界域去。將戰火在天外點燃。

一想到這種可能,審判賢者,風雷賢者等都開始不淡定了,根本沒辦法淡定。

「青蓮,我想我們這個圈子應該聚一聚。」審判賢者開口說道。

「正好,青蓮你的天舟我們還沒有參觀過,不知道對我們歡不歡迎。」風雷賢者笑著說道。

「不錯,是有必要好好聚上一聚,現在洪荒的危機已經徹底解開,這次天外受到重創,只怕這次的戰爭很有可能會因此而終止。「

五行賢者也開口說道。

顯而易見,天外界域的真正目的,是要將整個洪荒星域徹底佔據下來,以洪荒為根基,最終讓這裡成為天外侵襲整個諸天的前沿與根據地。

但這次的目標,已經被接二連三的意外,徹底破壞。戰略目標已經無法完成,有了防備,更加不可能輕易得手。再打下去,已經是純粹的消耗戰,沒有任何意義。終止戰爭,已經是可以預知得到的事情。

當然,最終會如何,沒有看到,依舊是未知。

「好,通知星衍他們,一起來我天舟聚一聚。」武牧很敏銳的知道她們的意思。眼中光芒一閃,也頷首點點頭,答應下來。

「好,走,回去,這黑暗深淵,是不可能有天外邪魔了。回去再說。」

盤古也大笑著說道。

一行人沒有在黑暗深淵中多做逗留,這裡的環境跟歸墟差不多,讓人呆的很不舒服,誰都不想多做逗留。隨即轉身就開始離開深淵。

「後輩子孫武牧見過先祖!!」

武牧也開口對武祖拜見道。

這是武家先祖,他的拜見,也是誠心誠意的。沒有武祖,自己也不會有武家後人。更加不可能有今天。飲水思源,這是人最根本的品質。

武祖也沒有什麼架子,看著武牧,咧嘴大笑,道:「好,果然是我武家的子孫,另闢一脈,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你體內的血脈,已經跟你融為一體,你就是血脈的始祖,我們沒有高低之分,誰能另闢一脈,誰就能直接稱祖。別管那些虛的,我們就是忘年交。」

「走吧,回去看看那些猴崽子。這些年有沒有長進。」武祖大笑著說道。

武牧聽到,也不由暗自苦笑,平輩論交?他倒是敢,可老爹老娘那邊可不會饒了他。

沒有多說,請武祖上了天舟,還有丘祖,柳祖一起上了天舟,隨即,天舟也開始掉頭返回。

當天舟以及盤古他們離開深淵,出現在洪荒中時,無數緊密關注著整個戰局的諸天修士看到,當場就發出一陣歡呼,他們的歸來,顯然,意味著整個戰爭,以諸天與洪荒勝利而告終。

諸天修士的歡呼自然不用說。

武牧則是進入古戰場中。

自然隱匿虛空。

不多時。

星衍賢者,風月賢者等諸天大能接連進入武墓號中。

盤古,鴻鈞,后土等等,諸天強者紛紛出現。

一尊尊永恆天舟之主,隱匿在暗中的頂尖天舟,如屠宰峰之主也同樣來了。很多不知名的神秘大能,也紛紛前來,在武墓號上匯聚一堂。

每一尊,拿出去,那都是震懾諸天萬界的絕世強者。蓋世大能。

真正主宰諸天命運的大能。

具體在天舟上商議了什麼,幾乎在諸天中沒有多少人知道。但一場交談,商議,足足持續了九天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