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大刁民 >第一千八百章 覺溫將軍

第一千八百章 覺溫將軍 (1/2)

小說名稱《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時間:昨日12:00更新  字數:3609

一個組織發展到一定規模後,都會陷入普遍的人才危機,無論是公司,還是軍隊,又或者是國家,因而中華古典名篇中時不時便會出現「倒履相迎」一類膾炙人口的典故。顯然,這支蟄伏於緬北山林的異**隊也到了求賢若渴的階段,尤其是在攻入首都緬光即將建立全新政權的時候,更是需要廣納賢良。在禮賢下士這一點上,女少校吳羨華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父親的影響,看到剛剛李雲道一系列令她瞠目結舌的表現,便起了招攬之心。

聽出了吳羨華的誠意,換坐到副駕上一臉微笑李雲道搖了搖頭道:「謝謝少校的好意,只是我的命運並非控制在我自己的手裡,雖然我現在也正在很努力地想掌控它,但應該還需要不少時間。話說回來,你剛剛看到的已經是我在這方面極限了,再多也就只剩下黔驢技窮了。」

吳羨華點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剛剛的邀請不過是臨時起意,如今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儘快解救父親結束源自光復軍高層的這場內亂:「查爾斯先生說你聰慧絕頂,你幫我分析一下,為什麼登溫能在刺殺發生後很快就控制了局面?」她看著前方的車流問道,「刺殺我父親的是什麼人,誰是背後主謀,是已經潰敗的老頭子的人,還是光復軍內部出了問題?」

李雲道想了想道:「我們要學會透過現象看本質。」

吳羨華一臉不解:「什麼本質?」

李雲道看著逐漸陰霾的天空,笑著道:「真相總比謊言來得慢一些,但並不會永遠被謊言遮蓋。」

吳羨華被他說得雲里霧裡,加上心中著急,頓時便失去了跟他繼續對話的興趣,見車隊如同蝸牛般爬動,想著生死未卜的父親,心中愈發焦急,拚命地摁了兩下汽車喇叭,除了引起前後有同感的司機們發出一樣的鳴笛聲外,車隊前進的速度並未有任何改善。

距離哨崗不到五十米的距離時,吳羨華看清了那些哨崗旁的軍人,剎那間臉色大變:「是登溫的手下韋揚,他認得我,怎麼辦?」吳羨華已經下意識摸向藏在腰間的配槍,卻被李雲道摁住。

「先不要動,看看情況再說!」李雲道面色如常,但看向前方那些荷強實彈的士兵,眼神中還是透出一絲困惑——難道這些士兵攔在這裡,就為了阻攔吳羨華去向覺溫將軍求救?從吳羨華的描述來看,覺溫駐紮在距離緬光大約二十公里的地方,主要是為了防禦老頭子殘部的反撲,只要他肯幫吳羨華,掉轉槍口便能轉身進駐緬光——在光復軍中,無論才能還是威望,覺溫都遠在登溫之上,幾乎穩坐僅次於吳山的第二把交椅。李雲道看來,發動這次叛變的說什麼都不應該是那位登溫將軍,而是距離緬光僅二十公里的覺溫才符合常理,但現在事實是登溫發動了叛變,覺溫倒是按兵不動,就彷彿原本你以為要吃人的大鯊魚在溫柔地打著瞌睡,反倒是那條一條窩在牆角里的乖貓咪突然跳出來張牙舞爪。不知為什麼,李雲道總覺得隱隱有什

么地方不太對勁。

「別緊張,放鬆,就算他們看出了,咱們不要反抗,就咱們這兩個人,還不夠人家一輪掃射呢,而且周邊這麼多平民百姓,到時候誤傷了人就不好了!」看著神色緊張的女少校,李雲道囑咐道。

「嗯!」吳羨華用力地一點頭,但是緊崩著的神經還是出賣了她。

車子終於緩緩地開到哨崗前,一個黑矮的士兵湊上來看了看滿載家什的后座,用緬語問兩句,便點點頭就打算放行,就在吳羨華鬆了口氣的時候,一個瘦瘦的少校軍官突然用緬語喊了一聲:「等一下!」

吳羨華面色大變,伸手就要去掏槍,被李雲道飛快摁住,皺眉沖她搖了搖頭。

那瘦削的少校軍官慢悠悠地走了過來,擺擺手,那黑矮的士兵敬了個軍禮就連忙跑到一旁去核查別的車輛。

少校軍官湊到車窗邊,似笑非笑地盯著吳羨華,問道:「請問,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吳羨華咬了咬牙,卻不看他,只是目視前方,機械地回答道:「離開緬光。」

少校軍官點點頭:「目的地是哪兒?」

吳羨華的右手在微微顫抖,似乎隨時隨地都會抽出阻擊槍在這個笑得很欠抽的少校軍官臉上來一槍,但李雲道一直握著她的右手,讓她無法去拔腰間的阻擊槍。

見她不回答,那少校軍官問道:「這個人是誰?」

吳羨華怒目相向:「是我丈夫。」

「哦?」少校軍官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李雲道兩眼,他輕輕地拍了拍車門,抬手示意前方的士兵抬起欄杆,「嗯,那就祝你們旅途愉快!」

吳羨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不是李雲道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她甚至覺得自己在夢中一般。

車子發動,緩緩駛出哨崗,李雲道一直在後視鏡中看著那個帶著一抹詭異微笑的少校軍官,看著鏡中的瘦削男子伸著一根手指左右輕輕搖擺,彷彿在跟車中的吳羨華說再見一般。

「他就是韋揚,他明明認出了我,卻放我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車子開出一段距離,哨崗從後視鏡中消失,吳羨華頓時激動得握拳顫抖,「一定是父親,一定是父親的模範榜樣感動過他,所以他才放我們去找覺溫將軍。」

「他是登溫鐵杆部下?」李雲道若有所思地問道。

「以前是,但我現在覺得應該不是,他知道自己不光是登溫的部下,更是光復軍的一員,我父親的麾下!」吳羨華有些興奮,看著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