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118章女流氓

第118章女流氓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2-17 00:38  字數:2315

?「當然是來玩玩嘍!」任綺麗說得很露骨,說話的時候,一隻手有意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雖然胸脯不是很大,但在她雪白小手的撫弄下,那隻胸脯竟然出奇的誘人,走在她身側的王騰有一種吞咽口水都艱難的感覺,忍不住不著痕迹的靠近了她一些。網

任綺麗上身穿的是一件無袖的弔帶衫,乳白色的內衣包裹著她的胸脯,因為胸部扁平,所以順著她的腋下,可以看到罩子的輪廓。

王騰也是穿一件無袖的汗衫,輕輕靠近任綺麗的時候,他的手臂就觸碰到了任綺麗那隻圓潤的香肩,雪白而光滑。

任綺麗看出王騰的小動作,非但不躲,反而甜膩的迎上來,她把身體緊緊的靠著王騰,胸前的一隻綿軟死死的貼在王騰的手臂上。她的胸雖然不大,卻自有一番韻味,貼在王騰的手臂上,王騰只覺得那個地方堅挺中帶著無法抗拒的柔軟,熱乎乎的,王騰褲襠里的寶貝兒頓時就有一種抬頭的傾向。

「那個……」王騰雖然有賊心又有賊膽,但真當任綺麗這麼直接的時候,他又覺得不自在,這任綺麗對他的的改觀也太大了點,上次還罵自己是土鱉,現在卻要倒貼。王騰總覺得這事有哪點不對,可又說不上來,索性強忍著心裡的邪火,自覺的和任綺麗保持一定的距離,「你別這麼勾引我,我抵不住誘惑的。」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還不忘盯著任綺麗的胸脯看。

「討厭,人家哪裡勾引你了?」任綺麗眼中滿是春情,就好像王騰是她前世的戀人一樣,說話的時候,一雙明眸顧盼生輝,「我聽人家說,男人喜歡女人是調戲,女人喜歡那人是勾引。你說我勾引你,那就是認定我喜歡你囉?」

「這個……」王騰還真沒聽過這種說法,一時間有一種百口莫辯的感覺,憋了好半天才說了句,「我只是土鱉!」

「可我發現我就是對你這個土鱉動情了誒!」任綺麗滿嘴的情啊愛啊的,一點也不知道臉紅心跳,和王騰見過的女人都不一樣,這讓王騰有一種疲於應對的感覺。索性,王騰來了一招按兵不動,或者說這一招叫裝聾作啞,不管任綺麗怎麼說,他都憋著不搭腔。

不知不覺,在任綺麗的帶領下,兩人已經來到了一處鬱鬱蔥蔥的密林里。樹林子里幽深寂靜,偶爾有畫眉鳥的叫聲從遠處傳來。

這裡是一處幽深的小徑,鵝卵石堆砌而成,小徑窄而且蜿蜒曲折,通向更加幽靜的密林里。

任綺麗一路上自說自話,這時候看到小徑旁邊的一個石凳,就對王騰說:「呀,好熱啊,要不歇會?」這密林是師院的綠化帶,通往杳無人煙的後山,雖然已經是秋天,但繁茂的枝葉還是把頭頂上的太陽給阻隔在了密林外,裡面清幽涼快,任綺麗臉不紅氣不喘的,一點也不像熱的那種,反倒一臉的春風得意。她說完話,也不等王騰,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石凳上。

任綺麗坐下的時候,很自然的翹起二郎腿,她的腿本來就長,二郎腿這麼一翹,頓時,堪堪蓋住膝蓋的裙底就順著長腿給滑向大腿根部,露出大片能捏出水來的雪白。

王騰當時就有些傻眼了,本來還準備催任綺麗快點的,看到任綺麗修長的大腿,他就有些不想走了。而就在王騰不知所措的時候,任綺麗挪了挪自己肥碩的屁鼓,旋即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石凳說:「你不坐會?」

石凳差不多有一米長的樣子,本來就是為兩個人一起坐而設計的,任綺麗剛剛一屁鼓做下去的時候是坐的正中間,而且她的屁鼓實在大得有些誇張,比起李翠紅的那種籮筐屁鼓也不遑多讓,一屁股坐下去,險些就把半邊石凳給占完了。

王騰看向任綺麗挪屁鼓騰出來的石凳,正好就是任綺麗剛剛坐過的地方,他現在是站著的,順著他的角度看過去,可以看到任綺麗裙底里那雙緊緊夾著的雙腿,豐盈迷人,她的屁鼓實在是太大了,這麼坐著的時候,裙底差點沒能把兩瓣臀肉裹住,王騰當時就在想,任綺麗這麼坐上去,估計屁鼓都貼著石凳了。

一想到那個地方被任綺麗那雙雪白肥大的屁鼓坐過,王騰想也沒想就一屁股坐了上去。

不知道是因為太緊張還是坐偏了,王騰這麼一屁股坐下去的時候,竟然有半邊屁股都坐在了任綺麗的大腿上,頓時,任綺麗發出一聲驚呼:「啊喲!」

王騰嚇了一跳,猛的又把屁鼓給抬起來,哪知道就正正的抵在了任綺麗的胸前。

想像一下現在的場景,任綺麗現是翹著二郎腿坐在石凳上的,王騰則撅著屁鼓貼在任綺麗的胸前,這姿勢實在是太過曖昧,饒是任綺麗也覺得渾身不自在,忍不住伸手去推王騰。

「啊呀,你好討厭!」本來任綺麗的本意是要把王騰推開的,卻不曾想王騰現在是屁鼓對著她,她一伸手就好巧不巧的摸到了王騰的屁鼓。

「……」屁鼓被襲,王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只覺得褲襠里的那個東西一下子就挺得老高老高的,嚇得他忙坐正,戰戰兢兢的坐在任綺麗身旁的石凳上。

經過這麼一出意外,原本還大大咧咧的任綺麗現在只覺得心裡怪怪的,連看王騰也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氣,更別說像之前那樣逗王騰了。這一刻,她是真的熱了,臉頰滾燙,耳垂也是熱乎乎的,就好像發高燒了一樣。

王騰坐在任綺麗的身旁,又心虛又懊悔,心說,這下可是掉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正襟危坐著忐忑了半天,王騰又忍不住偷偷看向任綺麗,他想看看任綺麗是不是生氣了。

哪知道這才剛鼓足了勇氣抬頭呢,就看到任綺麗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此時正眨眼不眨地盯著他看,就好像痴了傻了一樣。

「……」王騰的心頓時就壓抑不住的狂跳起來,忍不住又把視線從任綺麗滾燙的臉頰上移開,他心說,這是遇到女流氓了吧?

「喲,怎麼嚇得冷汗都流出來了?」王騰驚魂未定呢,任綺麗卻忽然一翻身就騎在了他的雙腿上,她一隻手搭在王騰的肩上,一隻手在王騰的額頭上輕輕的撫過,「咋的,是不是想幹壞事?」跪求分享

最少錯誤請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