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107章在橘樹下打滾

第107章在橘樹下打滾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2-08 21:44  字數:2430

「你怎麼還不把手拿開……啊喲……」趙紅酥見王騰的手還移開,就有些生氣了,正要轉身把王騰推開,她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什麼硬東西抵住,頓時,她的臉上就拂過兩朵紅暈,不用想她也知道是什麼抵在了自己的臀瓣子中,驚得她就好像一隻受驚的小白兔,嚶嚀著躲開王騰的身體。..

趙紅酥一躲開,王騰褲檔口的帳篷就暴露出來,高高的,很有點蒙古包的味道。

趙紅酥眼睛很尖,尷尬的同時,也注意到王騰的褲襠,更是羞得她無地自容,滿腦子都是那次在旅社裡發生的一切。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她,感覺心裡慌亂的同時,又有一種小小的期待。

王騰見趙紅酥盯著自己的褲襠看,忙彎下腰,好讓那個地方翹得不是那麼明顯。為了掩飾心裡的尷尬,他仗著臉皮厚,臉不紅氣不喘的說:「紅酥,咱倆有些日子沒見了?」

「有三十三天……」趙紅酥脫口而出,但話剛說出口就後悔了,心說,我和他說這麼明白乾什麼,這不是讓他得意嘛?

果然,王騰一聽趙紅酥說出具體的時間,臉上頓時露出奇異的光芒,連說話的語氣也激動了許多:「真的嗎?你記得這麼清楚,一定很想我?」

「哪有……」趙紅酥忙否定王騰的猜測,「我也就隨口說說,哪知道真的有多久沒見了呀?」說這話的時候,她不敢看王騰,就好像撒謊的孩子怕被大人識破一樣。

「可我記得我們有三十三天沒見面了!」王騰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狡黠,「上次本來我想送你去學校的,但是我家的騾子丟了……」

「對哈!」王騰一提騾子的事情,趙紅酥忙擔心的問,「怎麼樣,騾子找回來了嗎?」

「嗯,我今天下地里還帶來了。」王騰忙說。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了一會,剛才的尷尬就一掃而空,趙紅酥甚至主動開始和王騰說笑,沒了之前剛剛見面的局促和害羞,更像是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

王騰嚷著要摘橘子給趙紅酥吃,可趙紅酥堅持說橘子長在樹上很好看,不讓王騰破壞。王騰說了好多歪理也沒打動趙紅酥,沒辦法,他就準備來一招先斬後奏。

抓準時機,趁趙紅酥不留神,他偷偷摸到橘樹旁邊,然後伸手就去摘:「哈哈,我偏要摘給你吃,要不然,還不一樣便宜了村裡的那些熊孩子?」

「王騰,你給我住手!」趙紅酥的反應出奇的快,還不等王騰伸出手去摘,她已經竄到王騰身旁,眼看王騰伸手,她也跟著伸手,一把抓住王騰,「你好討厭,我都說了不準摘的。」

因為比王騰矮了差不多一個頭,趙紅酥想要抓住王騰的手,就不得不踮起腳尖,情急之下,她也顧不得害羞,整個人都貼在了王騰的懷裡,胸前的兩團綿軟若有若無的觸碰到王騰堅實的胸膛。

王騰其實也就是作弄趙紅酥一下,因為他發現趙紅酥生氣的時候兩隻眼睛特別的漂亮。所以,趙紅酥越急,他就越不停手,一邊享受著趙紅酥的身體在自己懷裡磨蹭的感覺,一邊故意把手繼續伸向橘樹樹枝上的一個長得很圓的橘子:「哈哈,你都沒我高,怎麼攔我嘛?」

趙紅酥的個頭沒有王騰高,力氣沒有王騰的大,想要阻止王騰,真的不容易。眼看王騰的手就要抓住那個橘子,她是真急了,也不知從哪來的力氣,一把抱住王騰就往地上推。

冷不防,王騰也沒站穩,被趙紅酥這麼一推,整個人就朝地上倒去。地上都是繽紛的落葉和枯草,軟綿綿的,也不會摔疼人,在摔倒的瞬間,王騰急中生智,猛的一下把趙紅酥抱住。然後,兩個人就這麼緊緊的抱在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啊喲……」王騰懷抱著趙紅酥,心裡別提有多開心,可摔倒在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故意喊了聲疼,與此同時,趁機把趙紅酥給緊緊的抱在懷裡,他的兩隻手緊緊的壓在趙紅酥的蠻腰上,感覺軟乎乎的。

「呀……」被王騰抱著,猝然摔倒的瞬間,趙紅酥忍不住尖叫一聲,本能的反應,她整個人蜷縮在王騰寬大的懷裡,生怕摔壞了一樣。

可當她聽到王騰喊疼,就心慌了,忙把伏在王騰懷裡的頭給湊了起來,她眨巴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緊張的在王騰的臉上掃視:「怎麼了,是不是摔壞了?」

「是……是啊……」王騰刻意讓自己的表情裝得逼真些,連帶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就好像摔得很厲害一樣。

看到王騰痛苦的表情,趙紅酥果然急了,一臉的驚慌,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急得她當即就哭出來:「那……那怎麼辦……嗚嗚……」

「別……你別哭啊……」王騰沒想到紅酥會這麼容易就被自己騙,而且還會急得哭起來,他頓時也有些手忙腳亂的感覺,忙說,「其實也不是太疼的……真的……」

「真的?」紅酥當然不會相信,她以為王騰是故意哄她的,越發的著急,想了半天,她忽然說,「不行,我你摔到哪裡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非常的堅決,就好像是下命令一樣,根本容不得王騰說不。

「……」王騰頓時語塞,心說,根本就沒摔到,拿哪裡給她看?想了想,他就有些為難的說,「那個,紅酥,不好?」

「有什麼不好的?」趙紅酥現在一門心思關心王騰的身體,只想看王騰傷哪了,也沒注意王騰說這話的時候在偷笑,她說,「快點讓我看看你摔哪了,不然就不理你了。」

「這個……」王騰猶豫了半天,突然悻悻然伸手摸向趙紅酥的臀瓣子,「這裡呢……」

「啊……」哪知道手剛放在紅酥的屁鼓上,紅酥就猛的一下子從他身上跳起來,就如同一隻受驚的小鹿,「都這樣了,你還要幹嘛?」

「我是說,我的那裡摔到了……」王騰有些委屈,「那個地方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不是只能指你那裡咯?」

「……」紅酥頓時有一種渾身被燥熱包裹的感覺,臉頰上滾燙滾燙的。

「紅酥,你還要不要看了?」見紅酥一臉cháo紅,王騰又沒頭沒腦的說了句,「唉,我現在都站不起來了,不知道是不是把骨頭給摔斷了。」

「那個……那個……」紅酥猶豫了好半天,說話支支吾吾的,好幾次她都極力說服自己,可還是覺得害臊,也不知糾結了有多久,她才低著頭小聲的說,「你把褲子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