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男上女下 >第103章春花的收口荷包

第103章春花的收口荷包 (1/1)

小說名稱《男上女下》 作者:柴刀穆  更新時間:2013-12-08 01:46  字數:2299

「啊……不要……」衣服瞬間被王騰撕開,春花就好像是受驚的小鹿,原本還只是輕輕在王騰身下掙扎扭動的她,渾身如受電擊,整個人一下子就把腰背挺起來,雙臀被綳得緊緊的。..

這一瞬間,王騰覺得春花就是一頭難馴的母獅子,稍有不慎可能就要被春花甩開。所以,王騰也卯足了勁,不顧春花的掙扎,他伏在春花的身上,死死騎著春花的兩瓣臀肉,抓著春花的兩隻渾圓就開始揉搓起來,他的手勁很大,每一次緊抓都能把春花那兩團大大的肥碩捏得變形,五指深深的嵌入那兩隻大乃子里。與此同時,王騰湊到春花耳邊,也不管春花願不願意,伸出舌頭就在春花的耳畔邊親舔起來。

很快,春花就來了感覺,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小,取而代之的,是渾身上下的燥熱,尤其耳垂和胸前的兩隻綿軟,更是感覺酥麻難耐,那是一種很奇怪的酥麻感覺,就好像上了癮一樣,被王騰抓著的兩隻綿軟都被搓得變形了,照理說應該很疼才對,但春花的心底卻恨不得王騰更加用力揉搓,最好把兩隻渾圓都捏破皮。

感覺到春花熾熱的上身,王騰忍不住一把將春花整個抱在懷裡,同時將趴在床上的春花整個翻得仰躺在他的身下。

起初王騰雖然撕開了春花的衣襟,甚至將兩團鼓脹抓在手裡揉搓了好一會,但畢竟看不到春花的胸脯,此時春花仰躺在他的身下,那兩團比大饅頭還要渾圓鼓脹的飽滿瞬間就映入王騰的眼帘。

即使沒有穿內衣罩子,也絲毫不顯得下垂的渾圓,差不多有大碗碗口那麼大,雪白雪白的,猶如兩個規則的半球貼在春花身上一樣。因為剛才被王騰搓得太用力,此時兩隻雪白肥膩的鼓脹微微泛紅,尤其那兩枚好像櫻桃一樣的凸起,更是硬邦邦的挺翹著,就好像要噴出白色的水來一樣。

看到那兩枚亮晶晶的凸起,王騰就忍不住一把抓著兩隻大大的渾圓,同時將頭埋在春花的懷裡。他的舌頭就好像掃地一樣在春花胸脯上的那兩枚紅櫻桃上攪動起來。

可能是王騰太過熱情,沒一會,原本緊緊抿著嘴唇的春花就忍不住輕輕呻吟起來,她的呻吟聲又輕又急,猶如教春的母貓一樣。她雙手纏在王騰的脖子上,極力挺動胸脯迎合王騰的狂吻。

「嗯……不要……嗯……」春花的呻吟聲有別於之前王騰接觸過的任何女人,那種酥麻到骨子裡的嚶嚀,似輕輕的抗拒,更似濃濃的愛浴,王騰聽到春花的呻吟,渾身忍不住一震,他都顧不得前戲,雙手抓著春花的褲子就一下子給脫了下來。

圓潤而且白膩的雙腿間,是一條早已濕漉漉的粉色長河,伴隨著春花腰臀的擰動,那條粉色長河不停的輕輕開合,就好像女人那誘人的雙唇一樣,絲絲縷縷的雞蛋清猶如潺潺清泉,自粉色長河裡面流淌出來。

春花的粉色長河河畔四周多有褶皺,雞蛋清滲透進褶皺里,就如同長江里的水澆灌在九曲十八彎的溝渠中一樣。看著這誘人的粉色長河,王騰脫褲子的同時,忍不住將另一隻手手輕輕的按了上去。

「啊……」就好像洗澡被男人撞到一樣,王騰的手剛剛按在春花的雙腿間,春花就忍不住長舒了一口氣,雙臀猛的上挺,把王騰的整隻手都給夾在了她肥膩柔軟的雙腿跟部。

王騰的手在春花的雙腿間輕輕的揉搓了一會,指頭就輕輕的探到了那條粉色長河的河畔邊上。

春花的大腿根部膩滑柔軟,而且河口開得比一般女人的都要大,王騰的手指才輕輕的探到河岸邊,他就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吸力,就好像是春花的粉色長河有自動吞吐的功能一把,一下子就將王騰的食指給吞進了粉色長河裡。

「啊……」王騰也嚇了一跳,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春花的粉色長河竟然會這麼詭異,不由心中大驚。而他那根被粉色長河吸進去的食指只覺得河裡暗chao洶湧,就好像有風旋一般,一股無形的吸力把那根手指頭瞬間就吸了個一乾二淨。與此同時,那根被吸進去的食指感覺到粉色長河裡一陣又一陣的熱浪席捲而來,就好像河畔在縮小一樣,伴隨著春花輕輕扭動的腰臀,王騰有一種錯覺,彷彿自己整個人都要被春花的粉色長河給吸進去一般,嚇得王騰猛的將手指給抽了回來。

不過,取而代之的卻是更大的好奇,王騰多看了那條粉色長河兩眼,雙手忍不住扶著春花的兩條曲著的大腿,旋即,他挺動著自己面前那根硬邦邦的寶貝兒給湊了上去。

感覺到王騰的那個東西,春花渾身猛的一陣僵硬,她原本纏在王騰脖子上的手忍不住擋在了雙腿之間。她現在滿面chao紅,根本就不好意思面對王騰,只能閉著眼睛輕聲對王騰說:「我還是第一次……我怕……」

第一次?王騰一愣,但只瞬息之間,他就更加興奮起來,他抓著春花擋在雙腿間的手,顫抖著聲音說:「春花姐……不怕……我會好好疼你的……」說著,他就拿著春花的手放在床上,旋即把面前的那個東西壓到春花的粉色長河河口,腰臀輕輕一挺,整個就沒入了春花的身體里。

「嗯……」在王騰進入春花身體的瞬間,春花緊咬貝齒,腰臀猛的朝後退縮,就好像是受了驚嚇想要躲避一般。

王騰的那個東西剛剛放進去的時候,只覺得春花的那條粉色長河河裡是又寬敞又安靜,和之前他伸手指頭進去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正在王騰費解的時候,春花的腰臀輕輕一挺,陡然間,原本寬闊的河畔就開始驟縮,就如同村裡老人用來裝旱煙的收口荷包一樣,只眨眼功夫,王騰就感覺到自己的那個東西被春花的粉色長河給一下子咬住。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著實把王騰給嚇壞了,他從沒想過女人的下面還有這種功能,這完全就是一條會動的粉色長河,而且王騰覺得粉色長河的河畔封口的同時,粉色長河裡的暗chao也開始洶湧起來,原本寬敞的河壁就好像突然變窄變小了一般,王騰那個又大又長又硬的東西就好像被完全箍住了一樣,陡然間,王騰竟是把持不住,眼看就要墜入雲霄。